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89章 这六爻鼎,有问题!【重复了】
    “凌天愿意!”

    

    岳鼎仑出面,对方有赠鼎之恩,不能不答应。

    

    “好,既然如此,那便将你的火种,注入这圣火令之中吧!”

    

    岳鼎仑点点头,随即从袖中掏出一块火红色的令牌,可还没等他下一步动作,丹会大长老却是走上前,将岳鼎仑的令牌压下,笑道:“岳鼎仑,这是我丹道比试的会场,这么做,不好吧?”

    

    敢直呼神兵府大长老之名的,在场的,也就只有丹会的大长老了。

    

    “呵呵,苏月如,你什么意思?”岳鼎仑看过去。

    

    “这句话,是该我问你吧,在我的地方,还想以你神兵府的名义收录火种?”

    

    ,T《g

    

    原来丹会大长老的名字叫苏月如。

    

    “况且,凌天的这个火种可是八品火,可不能便宜了你!”

    

    岳鼎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道:“那既然如此,就由你丹会来吧!”

    

    叹息一声,岳鼎仑讪笑着,有些遗憾的退了回去。

    

    “哼..”

    

    苏月如冷哼一声,站在岳鼎仑身前,从袖中也是掏出了一枚令牌,也是赤红色的,令牌呈一个火焰模样,表面还升腾着火炎,宝光阵阵,一看,便知不凡。

    

    随即,苏月如直接将令牌扔下,令牌立即化作一面巨大的光晕横在凌天所在的高台之前。

    

    “凌天,你要给这新火种命名,还能坚持住么?”

    

    苏月如的声音传来,凌天点点头,“还可以...”

    

    “咳咳,就叫...就叫隐龙炎吧!”

    

    他的武魂是隐龙剑,这火种也是化的龙形。

    

    “隐龙炎,不错!你将头顶上的隐龙炎放入令牌之中,就算记录完毕!”

    

    “嗯!”

    

    凌天轻咳一声,用尽最后一点神念之力,将半空中还在化形状态下的隐龙炎,一把推入令牌。

    

    顿时,火焰令牌之上一个龙行虚影霎时间浮现出来,仰天嘶鸣。

    

    而在令牌之后,显化出上万道火色光影,隐龙炎,逐渐隐没在八品火的末尾。

    

    “果然,这火焰足以列为八品火,恭喜....凌天?凌天!你怎么了了!”

    

    “凌天!快救人,他一定是神念枯竭了,这八品火,他只能用一次!”

    

    凌天在渐渐黑暗下来的视线里,听到了外面噪杂的声音,而自己,就像是突然从山崖边上跌落深渊。

    

    慢慢的,慢慢的,陷入了黑暗。

    

    ......

    

    凌天再次醒来,已经是夜里了,闻着周围充斥着的丹药味道,凌天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却是趴在胸口处睡着的桃夭夭。

    

    桃夭夭四仰八叉的呼呼睡着,还打着鼻涕泡,秀美的小脸掩在两条麻花辫子下面,可爱中,又让人怜惜。

    

    凌天忽然觉得,他这些天都太忙了,忙了那么多事,紧接着闭关,也有很久都没有见过桃夭夭了。

    

    “额...凌天,你醒啦?”

    

    桃夭夭很警觉,觉察到了异样,立即从凌天的胸口爬了起来,一双锐利警觉的眼睛闪着寒光,手中提着桃荆,一脸如临大敌的模样,但发现只是凌天醒来,她这才放松下来,揉了揉开始惺忪的睡眼:“我可是给你吃了好多丹药,不然你不知道要睡到的什么时候...”

    

    “额...是么?“

    

    凌天撑起身子靠着,发现手边确实有好多空的药瓶,大部分是的恢复元气和神念的丹药,还有一些是他没见过的。

    

    “诺,这些都是别人送给你的,他们真是烦呀,走了一波又来一波,搞的人家等到晚上才敢给你灌药!他们以为给你吃那几粒丹药就管用么!你这么能吃!”

    

    桃夭夭撅着小嘴儿,举起旁边一个比她还要大的药材道:“你看,为了让你早点恢复过来,我的零食都给你吃啦!”

    

    “额,呸呸!”

    

    凌天看到那还带着土渣的药材,这才感觉嘴里不舒服,“我说怎么这么牙抻呢!你还真直接喂我吃啊!”

    

    “不然呢?给你炼一炉?”

    

    桃夭夭,耸耸肩,别过头去。

    

    “好啦,欠你的零食我记下了,等过一阵,我去给你弄一些更好吃的!”

    

    凌天伸出手指捏着桃夭夭小脑袋。

    

    “哎呀,别闹。你可记住了,这是你说的,我最近感觉总是饿,余粮真不够了呢!”桃夭夭伸出手臂用尽了力气将凌天的手指推开,气喘吁吁的跌坐在凌天的身上,忽然道:“对了,你今天得到了一个鼎?”

    

    “嗯,是啊,怎么了?”

    

    凌天深吸了一口气,将储物戒打开,又掏出了几瓶丹药,一口气全部吞了下去。

    

    体内十万剑意立刻席卷而去,将那些丹药全部和着丹毒全部绞碎,药力如泉滋养着凌天的四肢百骸,充填着凌天饥渴的气海和意海。

    

    一夜的药力灌溉,凌天的元气和神念差不多恢复了三成。

    

    这个速度,已经很恐怖了。

    

    在没有金身境界恢复丹药的情况下,那些四品恢复性丹药对于凌天来说,也是杯水车薪,跟不要说那些三品丹了。

    

    这些送来的丹药如果给一个普通的凝魄后期武者,至少要吃上一个月,而凌天,不过是几个时辰,就消灭了。

    

    金身境界的丹药都极为珍贵,而快速恢复性的丹药本就极为稀少,而且都很奢侈,金身宗师们除非在紧要关头,不然也不会服用。

    

    “额,能给我看看么?”桃夭夭道。

    

    “怎么,这个鼎有问题?”

    

    凌天一怔,虽然不知道为啥桃夭夭对这鼎炉还有兴趣了,但还是把那六爻鼎拿了出来。

    

    “呃...”

    

    桃夭夭跳到鼎炉上,先是趴在你鼎盖上看了半天,又钻进鼎炉内细细检查了一番,最后飞了出来。

    

    “凌天,这鼎炉和鼎盖,不是一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