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5章 尨象丹成 谁是榜首?
    “大言不惭!就凭你这不男不女的模样,也想成为榜首,痴人说梦!”

    

    然而,白敬亭的笑意瞬间定格,一直都未说话的宇文庭突然睁开眼睛,双手猛然一震,鼎炉下的鬼墨炎豁然沸腾,鼎盖冲天而起的同时,稠密而浓郁的丹云,顷刻间蔓延开来,将平台笼罩。

    

    而一头蛟龙和巨象的虚影,也时隐时现,足有四丈九尺高!

    

    “什么,尨象丹成了!”

    

    “没错,虽然品质不高,但绝对是尨象丹不假,这宇文庭的丹道造诣怎会如此之高!”

    

    “白衣剑宗的崛起,谁也阻挡不了!”

    

    风祁和苏汀都低头看向下面的宇文庭,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风祁眼中,榜首就是白敬亭,那尨象丹,根本就不可能被炼成。

    

    “苏汀,从前我只能仰望你,但是今天,我要证明,我宇文庭才是这丹新榜的真正榜首,没有人是我的对手。而只有我我,才配的上你!”

    

    宇文庭将尨象丹放在阵法之上,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向上方的苏汀,充斥着霸气和情义。

    

    为了这一天,他忍了太久太久!

    

    “苏汀...我宇文庭自认不比任何云州天才差上半分,这次我拿了丹新榜榜首,云州年轻一辈丹道最强。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想和你在一起,必须要成为丹道第一人,今天,我宇文庭做到了...”

    

    “这...这位公子,我...”苏汀紧蹙眉头,她是记得很久之前说过类似的话,但那会儿是无心之言,根本当不了真,可她刚想解释,却是忽然从头顶又传来一道淡若轻风,可又尽皆可闻的笑声。

    

    “下面那哥们儿,你泡妹子我管不着,你想泡谁我更管不着,但是别把丹新榜首挂在嘴边儿行么?这比试可还没结束,怎么你就成榜首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是一愣,苏汀也是眨了眨眼睛,回身向上望去,只见那站在平台最高处的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成了药材的熔炼,正从容不迫的将药液盛放在玉瓶中。

    

    说完了话,他抬起眼眸,向下望来,那张俊俏到近乎完美的脸上,此时扬着自信而张扬的笑,让苏汀心中莫名的嘭嘭直跳。

    

    就像是,那人带着一股莫名的魅力,能撩动人心。

    

    “凌天?”

    

    宇文庭眼神微眯,咬着牙齿道:“你是在自取其辱?你若是不说话,我也懒得提你。怎么,我成为丹新榜榜首,你有意见?”

    

    “呵呵,当然。你说这丹新榜首是你,可我怎么觉得,榜首应该是我啊?”凌天耸耸肩,扣着指甲盖中的药渣,漫不经心道。

    

    “可笑!可悲!”

    

    宇文庭脸色低沉,指着凌天嘶吼道:“我炼成了尨象丹!是所有人中之最!你的药液才提炼完成,还想什么榜首?你莫非是疯了不成!”

    

    “时间又没有结束,你管得着么!”

    

    “你!”

    

    当众表白被凌天嘲讽,宇文庭气的浑身发抖,“别当我们是傻子,就算你再厉害,火种无法化形,铸金丹你就炼不成,我在榜首等着你如何从上面滚下去!哼!”

    

    话音落下,宇文庭将手中的尨象丹拍入阵法之中,顿时,排名在末尾的宇文庭名字瞬间暴涨而上,最后力压苏汀,成了丹新榜榜首!

    

    名字后面的光柱,已经紫的近乎黑色了。

    

    “呵呵,我站在这里,就没想过下去。你们,也谁都别想上来。既然你这么着急,那我...就如你所愿!”

    

    凌天笑了一声,飞炎披风咧咧而动,将平台上的灰尘和残渣扫落,双手平举,十指张开,略微沉寂之后,右手之上,金暴炎再度爆燃而起。

    

    而且这次的金暴炎异常猛烈,顷刻间全部转化成金风雷,随着时间,越来越盛,最后,几乎整个右臂,都升腾起了金风雷!

    

    灼热气息蔓延开去,直接影响到了下面白敬亭的白绫炎,后者火焰簌簌发抖,好像在恐惧一般。

    

    见此,白敬亭和下方的苏汀等人,也是愣了,他们不明白,凌天的火种到底有多么强大,在如此长时间耗费了金风雷的情况下,还能用催生这么强盛的金风雷!

    

    难道凌天体内的金暴炎,是无穷无尽的么!

    

    “凌天这是要做什么?火种好强!”

    

    “难道他也要进化火种?”

    

    “不可能!双生火种就罢了,还想进化什么火种?”

    

    观景台上大佬们不明所以,但是看着凌天手臂上裹着的金风雷,他们明白,凌天的火种之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凝魄境界的炼药天才。

    

    “大长老,这凌天?”独孤剑寒蹙眉,看向一旁的岳鼎仑,“这凌天的神念好强,似乎不再金身之下了。”

    

    “呵呵,没错。不然,他也不可能去炼铸金丹,但是,神念强还不够,我倒是很好奇,他究竟要怎么办...”岳鼎仑拂动长须。

    

    所有人都在看着。

    

    如今,凌天仍旧成了全场的焦点。

    

    从第一轮开始,就是如此。

    

    此时,站在所有炼药师最高处的凌天,看着自己包裹着金风雷的右臂,喃喃自语,但又全场可闻。

    

    “谁说铸金丹非金丹境无法炼制?火种化形么?我凌天,也可以!”

    

    说完,凌天右臂猛然高举向天,一道道金风雷撕空气,带着声声嗡鸣,脱臂而出,首尾相衔之间,赫然成了一条金色雷蛇雏形!

    

    众人顿时心中凛然。

    

    可随后,在凌天伸开右手手掌,强大的神念包裹火焰之后,一条尺长大小,由金风雷化成的微型蛟龙,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这怎么可能?金风雷化形了?”

    

    “匪夷所思!这凌天,好像是用神念,将金风雷强行塑造成了蛟龙的形态!”

    

    “这得多强的神念之力?能压制金风雷?”

    

    “他这是在抗争法则么?”

    

    “简直就是个疯子!”

    

    所有观众和大佬们都惊呼出声,凌天如此作为,他们闻所未闻,前所未见!

    

    “他的神念...”

    

    丹会六长老惊诧万分,她试问自己,在凝魄境界的时候,神念绝对无法控制自己的火种到早如此地步,能将金风雷这般暴躁的火焰揉捏成蛟龙形态,这至少也要有堪比金身境的神念才行啊!

    

    最“新}√章P节!F上&

    

    而这凌天,还是在高强度催动金风雷近乎三个时辰后,仍旧可以如此施为,简直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