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4章 七品顶级 鬼墨炎【三更】
    心中惊讶,凌天看去,发现不仅是他,几乎所有炼药师的火种,都好似被扰动,朝向同一个方向。

    

    而朝向的焦点,赫然就是报丹第二的宇文庭!

    

    此时,宇文庭手中那朵原本只有六品品阶的玉髓火,已然发生了异变!

    

    玉髓火本是白色的,和宇文庭的气质打扮,也是相当。

    

    但是此时,这朵白色的火焰根部,竟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颜色!

    

    而那火种高度,也陡然拔高,已经从六层火焰,变成了七层!

    

    这宇文庭的玉髓火,在这个歌关键的时刻,升级了!

    

    “怎么回事?”

    

    观景台上,丹道大佬们都是起身,惊讶的看着那朵火焰。

    

    “真的是升级了,你们听说过玉髓火能升级么,这是什么火种?”

    

    “这个不好说,没准是因为得了类似金焱玉髓那般的天材地宝而变异的也说不准...”

    

    “火焰已经全变成黑色的了,这火,好像万火榜记载的,千年都未成出现的鬼墨炎!”

    

    此时,短短的一会儿功夫,宇文庭的玉髓火就完全变成了黑色,火焰七层,燃烧的极为沸腾,在火焰周围,还荡漾着一道道黑雾涟漪,高温扰动着空间。

    

    而这朵火焰的气势也到了极限,不仅仅下面所有的火种有朝向这朵火焰,就连凌天手中的金风雷,气势都被压了一头,雷霆震颤!

    

    这火焰,品阶竟然在金风雷之上!

    

    产生金风雷的金暴炎已经是七品中的顶级火焰,而这鬼墨炎,显然更强!

    

    …@更(S新_c最O快上*N酷2"匠5网O

    

    “绝对是鬼墨炎没错,这火焰被称作火种之魔,等级在七品火中是为顶尖,可以说是如今云州已经出世的火种中,排名第一的存在,无限接近八品灵焰!”

    

    “难怪白衣剑宗如今咄咄逼人,也难怪这宇文庭敢报尨象丹力压白敬亭,这小子绝对是有备而来啊!”

    

    “没错,看来宇文庭在前两轮是留着手段的,尨象丹对于凝魄炼药师来说,并不是不可能,如果他真的成了,绝对是这届丹新榜的榜首!”

    

    一时间,几乎大部分人都倒向了宇文庭。

    

    拥用了七品顶级火种的宇文庭看了一眼高处的凌天,将台上的药材扫入鼎炉,便开始提炼。而且速度奇快,不一会,药材便有了融化的迹象。

    

    “哼!”

    

    凌天冷哼一声,神念催动,强项压制体内直欲爆发的十万剑意,将十道金风雷升腾到了金葵花籽能够承受的极限温度,熔炼起来。

    

    刚才受到了鬼墨炎的挑衅,凌天体内的十万剑意险些就要爆发反击,到时候八品火种分分钟就能喷涌而出,不过,那样的话他自己可能会直接被带走,当小白鼠一样给解剖了。

    

    不过,此时凌天将金暴炎催动了极致,隔绝了鬼墨炎的影响,专心的熔炼金葵花籽。

    

    凌天不仅仅要提炼药液,还要同时精炼提纯,剔除杂质,每一步,都是按照规范的铸金丹炼制方法来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巨大的药香谷内,所有人屏住呼吸,保持着安静,唯有火种提炼的药材的噼啪声,在谷内回荡着。

    

    随着时间推移,凌天的额头上,也渐渐出现了汗水,熔炼这种药材耗费的神念之力远超想象,若不是他的神念堪比金身,这会就已经因为神念透支而晕倒了。

    

    错落的高台上,不断有闷响声起,这些声音,都是炸炉引起的。毕竟只有一次机会,还是不断有炼药师失败退场。一百人,正在逐渐减少。

    

    当然,也有很多炼药师凝丹成功,这就包裹梁若烟。

    

    她用了两个时辰多,就将四品丹药炼制成功,也因此排在了丹新榜榜首,紧随其后的是秦明月,但是因为丹药品质的原因,排在了梁若烟之后,两女也结束了这次丹新榜的争夺,站在一起,等候着上面仅存的几位凝丹。

    

    此时,除了凌天仍旧在提炼药材外,其他人都已然将药液融合,正在凝丹温养的阶段。

    

    就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的时候,百人炼药师,又只剩下了苏汀、风祁、白敬亭、宇文庭和凌天五人,梁若烟脸色一变,目光望向风祁的方向,此时风祁身前的鼎炉已经在轻颤了。

    

    “丹香,风祁竟然先要成丹了!”

    

    梁若烟的鼻子动了动,又道:“这丹香很浓郁,确实是四品丹!”

    

    而即将出丹的风祁,严肃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些许轻松之意,这茯苓精丹是他能够掌握的成功率最高的四品丹了,索性他今天的运气好,只用一次就成功了。

    

    “呀,苏汀也不甘示弱,也要成丹!”

    

    没过一会,梁若烟又是一声低呼,“而且,苏汀的丹香要比风祁还要浓郁!”

    

    果然,片刻之后,两股丹云分别从风祁和苏汀的鼎炉内溢出,升腾而上,都是四丈有余。

    

    “苏汀师妹,承让了!”

    

    风祁将飞射出来的茯苓精丹放入阵法之中,名字在丹新榜上飞窜。

    

    “呵呵,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苏汀微微一笑,也是将回元丹放入阵法中,她的名气也是直追而去,和风祁的名字交替上升,最后,却是力压风祁,排在了首位!

    

    苏汀,竟然成了榜首!

    

    “呵呵,没想到,师妹炼制的回元丹,品质竟然这么高!”

    

    风祁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还是露出一抹笑意。

    

    “侥幸而已...”苏汀微微颔首。

    

    “不,我输了就是输了,师妹位列丹新榜榜首实至名归。我,排在第二也无所谓,只要能和师妹站在一起,风某,就心满意足了!”风祁风度翩翩。

    

    “呵呵,可笑,现在就开始得意,是不是太早了。这丹心榜榜首,只能是我白敬亭的!”

    

    这时,上方的白敬亭却是冷笑出声,也把两人的目光拉了过去,只见白敬亭身前的灵阶鼎炉也在颤抖,似乎也要了出丹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