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92章 炼制铸金丹 是个奇迹
    “这...这是怎么回事?白衣剑宗是认真的么?”

    

    丹会的长老们都看向后面坐在角落里的白衣剑宗代表,那是一个并不有名的炼药师。此时,那炼药师也是一脸得色,对周围的质疑之声,不屑一顾。

    

    “宇文庭?难道你也疯了?”白敬亭没想到连宇文庭也敢挑战他,当即俯身看去。

    

    不过,宇文庭却没把白敬亭放在眼中,而是手指凌天,俊脸抽动着。

    

    “凌天,你是否还记得那日我和你说的,器丹大会,你注定要败在我的手上!我失去的所有,都会尽数收回!”

    

    自从鉴石大会之后,他就一直忍到今天,甚至在前两轮,都保留着实力,面对心上人苏汀,他也都强压着心中的悸动。

    

    但是到了这决胜局,他要一鸣惊人了!

    

    只要拿下丹新榜的榜首,之前凌天给他的所有耻辱,都会加倍还给凌天!

    

    而苏汀,也会对他正眼相看!

    

    “呵呵,是么?”

    

    但是,连风祁和苏汀都为宇文庭感到惊讶的时候,凌天似乎是早有预料,起身上前,长袖舞动,行指如剑。

    

    下一刻,丹新榜榜首的凌天名字之后,一个个紫的发黑的字眼,浮现了出来。

    

    “铸金丹,极四品!”

    

    从凌天输入丹名开始,药香谷喧闹的声音,便渐渐消散。

    

    直到最后一个字落下,偌大的药香谷,几乎是落针可闻...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包括所有观众,包括风祁苏汀甚至秦明月,也包括观景台上所有的丹道大佬,也包括在后方的神兵府众人。

    

    都不住摇头。

    

    尨象丹已经是凝魄境界炼药师能够达到的炼制极限了,唯有凝魄后期雄厚的元气和神念支撑,才能完成。

    

    而那传说中的铸金丹...确实就是个传说。

    

    炼制铸金丹难不难?

    

    所有武者,无一例外,都会告诉你--难。

    

    不然,浸淫丹道数十年的紫云宗百草峰峰主冷冰心,也不会在铸就金身之后,才能炼制铸金丹。

    

    铸金丹的炼制方法极难是一方面,还有一个硬性条件,是金身境宗师,才能拥有的。

    

    铸金丹是极四品丹药,只是因为药材数量和品阶的问题,才没有被列入五品丹,但实际上,却和五品丹相差不多了。

    

    而想要炼制五品丹,炼药师必须拥有金身境界强大神念和修为。

    

    因为武者铸就金身之后,无论是在神念,元气还是武魂之上,都有了质的变化,也就是所谓的超凡脱俗,是武道的分水岭。

    

    而火种也是如此。

    

    武魂在铸就金身之后,武者才能充分利用武魂之力,金身魂相,临于天地。

    

    而炼药师和炼器师的火种,也会因为武魂潜移默化的影响,幻化成武魂的模样。

    

    同品阶化形后的火种,在作用上,远非凝魄境界的火种可以比拟。

    

    r}看#h正}O版l章节q上}…酷匠NT网}}

    

    而化形火种,是炼制五品丹的必须条件之一。

    

    铸金丹,亦是如此。

    

    而这,也是铸金丹珍贵的一个原因。冷冰心就是在铸就金身之后,将冷心炎化成了莲花的模样,才炼制能了铸金丹。

    

    不然,以冷冰心的丹道造诣,早就可以炼制铸金丹了。

    

    “哈哈...妹妹,你找的这个后辈,还真是逗呢。他要炼制什么?极四品的铸金丹?”

    

    、静默良久之后,六长老这才忍俊不禁,手掌翻开,一朵红色的蛇形火焰浮现,“他连这个都没有,拿什么炼制铸金丹?”

    

    “没错!风祁苏汀是名副其实,白敬亭是后生可畏,宇文庭炼制尨象丹,也算是背水一战。他凌天想要炼制铸金丹,我看是不自量力,纯熟胡闹!”

    

    二长老此时此刻,也是不禁言辞冷冽。

    

    如今,他邀请的辛子敖,已经被甩的看不到身影了。

    

    “就是,有丹道天赋是不假,但是凌天如此作为,应当惩治,以正云州丹道风气!”

    

    “他若是炼制失败了,我等恳请将凌天踢出丹新榜,以儆效尤。云州丹道,不能助长这种虚浮攀比追名逐利的邪风!”

    

    “况且炼制铸金丹的药材何其珍贵,若是失败,他应该赔偿!”

    

    几个素来和梁璐不合的丹会长老立刻鼓噪,他们其实是在意凌天的潜力,若是任由其成长,那么梁璐迟早会凌驾于他们之上。

    

    “炼药者,却是应该戒骄戒躁。梁璐,你有什么想说的么?”大长老看向梁璐,

    

    “如果凌天炼制失败,所有后果我一人承担。但我不明白,争夺丹新榜首怎么就成了追名逐利了!”梁璐淡淡道。

    

    她说完,目光所向,那些人都是低下头去,不敢对视。

    

    “好,吩咐下去,从丹会库房取出一.份铸金丹的灵药给他!”大长老点点头,指挥一个执事下去安排。

    

    “是!”

    

    .....

    

    丹会众人后方,神兵府的阵营中,独孤剑寒放下茶盏,拄着一把黑色宝剑,哭笑不得道:“唉,真是...恕我见过的市面少,这小辈的狂妄,我真没见过。”

    

    岳鼎仑闻言,看向另一侧的杨少游,却发现此时的杨少游,也是眉头微蹙,有些怔然。

    

    凌天要炼制铸金丹,他确实没想过。

    

    “奇迹之所以称为奇迹,就在所有人眼中,它是不可能成真的。而第一届丹新榜的榜首,怎么能不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呢!”

    

    “怎么,大长老你的意思是,觉得这凌天能创造奇迹?这和奇迹根本没有关系,火种不能化形,根本就没有可能炼制铸金丹的可能,难不成,它还能当着我们的面,铸就金身?”独孤剑寒对岳鼎仑的态度很不解。

    

    “那道不至于,但是...似乎火种化形,不只是铸就金身一种吧?”岳鼎仑笑了笑。

    

    “火种化形除了金身....”独孤剑寒微怔,张了张嘴,却又是摇头,“不可能!是,除了铸就金身外,八品火种也可以化形,但那可是八品火种!先不说那八品火种全云州都没有一朵,就算是有,也不会是他凌天,他已经双生火种了,难道还想拥有第三种不成?”、

    

    “还不如铸金金身靠谱些!”独孤剑寒将脑袋都摇成了拨浪鼓。

    

    岳鼎仑不以为然,也不想在和独孤剑寒议论。看向林身前的石台,沉吟着,”我倒是觉得,他那个炉子似乎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