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86章 二轮开始 风雷惊世
    在怔呆了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药香谷内的哗声便如同涨潮一般,翻涌上来,尽皆都是难以置信的质疑之声。

    

    没办法,他们绝不会信,一个来自岭南这般偏僻之地的凌天,能够超越云州所有炼药天才一个档次,去炼制四品丹。

    

    就算凌天在这几个月来,风生水起,声明正旺。

    

    就算凌天拥有让人羡慕的才情和火种。

    

    就算凌天,是第一轮的第二名。

    

    他们也绝对不信。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凌天能炼制四品丹?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就是,我相信这届炼药师绝对有人能够炼制四品丹,但是半个时辰内练成,绝无可能!”

    

    “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么,这凌天就是故意哗众取宠,先是迟迟不报,到最后才报了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四品丹,分明就是想出名!”

    

    “唉,这凌天有点才华,在这样闹下去,非被他毁了不可!”

    

    a酷v匠网唯一;正_!版j,Q其;$他‘都是‘t盗K版$

    

    众人解释摇头指责,那些对凌天有些兴趣的人,也都不再相信了。

    

    不仅是观众,会场中央高台之上,四百多名炼药师都是将目光凝聚向中间的那个金色身影。

    

    惊讶、嗤笑、无语。

    

    状态百出。

    

    “凌天,你莫不是真的疯了吧!四品丹,就凭你?做梦去吧!臭咸鱼一条,下一轮,好好在下面看爷爷我炼丹!”隔着很远,辛子敖指着凌天破空而骂。

    

    风祁风度翩翩,负手而立在最中间的位置,垂下眼睑瞄了凌天一眼,随即便不再理会,但胸腔一震,还是冷哼一声。

    

    苏汀和行一则是投来诧异的目光,没想到凌天会如此张狂,四品丹,半个时辰,他们自己试问,是不会成功的。

    

    这一次,宇文庭和白敬亭所在的位置正好在凌天左右,前者本就跟凌天结了梁子,这一次,宇文庭冷笑着别过头去,似乎多看凌天装逼一眼,都觉得恶心。

    

    至于白敬亭,则是实在忍不住,飞了凌天一个白眼,艳丽的好似一个女人般美丽的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翘着兰花指指着凌天,“呦呦,怎么,你这个人就是想压我一头是么,真以为我白敬亭练不出四品丹?但是你这个乡野匹夫不要以为自己有实力就敢为所欲为,半个时辰炼四品丹?你连药液也融化不了!”

    

    “以为穿的人模狗样的就是超凡脱俗人中龙凤了?告诉你,我白敬亭最看不上你这种土里土气的想要往上爬的那股劲!恶心!”

    

    “上次在老太君寿宴上我就想替云侯府人好好教训你了,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你和我们的真正差距!”

    

    白敬亭喋喋不休,特别是那一手翘着兰花指,一手掐腰的架势,让凌天险些吐了出来。

    

    “我说你这自命不凡的白...娘炮,你口中所谓的云州子弟,都和你一样,只会嘴上功夫?你要庆幸今天比得是炼丹,要不然,我一只手捏碎你的胳膊腿!”

    

    凌天媚眼含煞,瞪了过去。

    

    白敬亭顿时如坠冰窟,被凌天吓的一愣,张着嘴嘟囔几句,最后才提起勇气冷哼道:“娘炮什么意思?我知道你是在骂我,还嘲讽我们所有人?哼,你少吓唬我,咱们就比炼丹!”

    

    。

    

    在修为上,这白敬亭不过是凝魄中期,看上去,也确实战斗力只有五。

    

    “呵呵,随时奉陪!你们,一起来!”

    

    凌天飒然点头,霸气的横扫前后所有,目光所及,皆是投以昂扬的战意,。

    

    “猖狂!”

    

    “无知!”

    

    “可笑!”

    

    “让他见识见识!”

    

    一时间,数百炼药师们同仇敌忾,特别是那些长相气质都不如凌天的,挽着袖子准备大...大炼一番。

    

    “铛!”

    

    随着一声钟声响起,器丹大会丹道比试第二轮,正是开始!

    

    凌天没有理会周围那些嘲讽和不屑的目光,双臂一阵,长袖挥舞,将桌上那些丹会提供的丹药,全部扫入鼎炉之中,下一刻,右手手掌缓缓举起,略微沉寂之后,一朵金灿灿的火焰轰然而起!

    

    在无数道目光中,被凌天注入了鼎炉之下!

    

    “七层的火种,金色的!还真是金暴炎!”

    

    “传说是真的,这凌天真是双生火种,而且还是和神兵府大长老一般无二的七品金暴炎!”

    

    “这金暴炎的品阶,绝对是七品顶级了!”

    

    “但是,他真的想用金暴炎来炼丹么?”

    

    在凌天金暴炎被祭出的一刻,观众们便爆发出了惊叹之声,七品火种,,已经是如今云州已知的最高品阶了。

    

    而且,金暴炎的绝高温度和狂暴属性,人尽皆知。

    

    炼器都是非常困难,更不要说对炼丹这种极其精细的活了。

    

    当然,最为好奇和惊讶的,还是观景台第二方阵首位的神兵府大长老,岳鼎仑!

    

    无他,这云州内,只有他,拥有另一朵金暴炎。

    

    “少游,自从他认识了你,凌天二字,你比我提的都勤,你觉得,这一轮,他如何?”岳鼎仑看着下方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金暴炎,忽然想身侧问道。

    

    “势在必得。”杨少游抚了抚小胡子,不假思索。

    

    “你倒是相信他。”

    

    岳鼎仑有看向另一侧,“寒剑,你觉得呢?”

    

    神兵阁主独孤寒剑则是摇摇头,“我和少游的看法恰恰相反,要说炼器,我或许能够相信,凌天用金暴炎可以初步掌握。但是炼丹...不可能的。大长老,关于这金暴炎,没有人比你清楚,炼丹?这不是开玩笑么?况且还是半个时辰炼制四品丹,我看,提炼药液都过不去。“

    

    独孤剑寒说完,还在摇头,显然对凌天十分不看好。

    

    “我的看法折中。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一个能操控金暴炎产生金风雷的年轻人,还有什么奇迹,是不可能发生的呢?”丹会大长老呵呵一笑,浮动颌下的一尺白须,若有所思。

    

    “什么?!金风雷?我怎么从未听说?”

    

    独孤剑寒眼睛一转,随即看向前方的云扬,他明白,或许这云扬,并没有将凌天的底细,全部告诉他!

    

    然而,正在众人惊讶之时,凌天已经带着笑意,右手五指张开,又是猛然一颤,在鼎炉之下的金色火焰,豁然变成了五道金色的漩涡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