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79章 云州的丹道天才们
    更W新|最|%快h#上.

    

    “哦,怎么能劳烦梁长老呢,既然都是前辈,我自然要见一见的,不然被扣一个目无尊长的帽子,我可受不起。”

    

    凌天抬手,示意梁若烟在前领路,三人便沿着青金石阶,走向北面的那座大殿。

    

    很快,三人就到了观景台上,在这里,凌天也是远远的见到了不少熟人。

    

    云侯世子云扬,小将军程飞宇,密罗宗行一和尚。白衣剑宗的宇文庭,以及很多五大宗门和世家的弟子,一个个,都是气宇轩昂,腰间挂着丹会和神兵府的腰牌,品阶都和凌天自己的一般无二。

    

    梁若然指着此时云扬身侧端坐的一个人影道:“那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是神兵府的神兵阁主张昭,想必你也知道神兵府的事情,云扬代表的,就是张昭!”

    

    “嗯,我知道.”凌天点点头,神兵阁主和大长老之间的竞争,他从杨少游那里也了解了不少。

    

    此时的张昭被一团金色的法相宝光笼罩,乃是法相大宗师。

    

    而在张昭身侧,还有这一股同样强大的气息。

    

    “神兵阁主旁边坐着那个女子,就是我们丹会的大长老赵雅芝,她身后的几人,在丹道上,都受她指教,这一次,自然也是站在了她一边。”

    

    梁若烟又给凌天指了一个人,凌天凝目望去,发现这丹会的大长老,竟然是一个女子,年纪看上去,要比梁璐年长,显然就算服用了驻颜丹,可还是无法回到豆蔻年华。不过,这大长老此时也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端坐在大椅上,满是丹会之主的气度雍容。

    

    而且一身气势威压深不可测,让人心颤。

    

    左右丹会,这大长老断然是不缺修炼资源的,武道天赋也是极高,一身修为,已然到了法相境界,蓬勃如海,浩浩荡荡。

    

    而在他身后,凌天也是看到了一群年轻一辈中,有一对儿男女分外引人瞩目。

    

    其中那个男子穿着擎天宗的核心弟子服,仪表堂堂,负手而立,眉宇之间,满是傲气。

    

    那个女子,则是一身百花裙子,容貌极美,始终面带微笑,双眸似水,胸前一个秀美的花字,证明着,她是五大宗门之一,百花谷的弟子。

    

    “呵呵,他是擎天宗弟子风祁,师承药王阁阁主马强,你也是认识的,他丹道很强,也是我们的对手之一。至于那个女子,你也应该听说过,她就是百花谷当代首席大弟子,被称作白花仙子的苏汀。不仅武道天赋资质强大,就是在丹道上,也让人望其项背。”梁璐一一介绍道。

    

    “原来是他们,看来,也都有些渊源了。”

    

    “嗯,除了我娘外,六大长老身后的弟子,都不容小觑,比如二长老后面的辛子敖,三长老后密罗宗行一和尚,四长老天道门方千金,五长老冰心堂阮沫儿,至于六长老,她和我娘在同一年被提拔为丹会七大长老之一,七人中,也只有她和我娘的实力接近,她这次竟然请动了云侯府首席丹医白一张之孙白敬亭为其站台...”

    

    “哦?连云侯的御用丹医动惊动了...”凌天哑然,那个什么白敬亭的,他确实偶尔听秦明月说过,现在看过去,这白敬亭,还真是对得起自己的姓,确实挺白的。

    

    一身白衣赛雪,若是将头发披散下来,简直和女子一般了,比之那飘逸的宇文庭还要娘炮。

    

    见过了这一众云州丹道大佬,凌天三人也走近了。

    

    根据事先约定,凌天和秦明月和梁若烟一道,都在站在丹会长老最后一位,梁璐的身后。

    

    在之前,丹会的七大长老,唯有梁璐身后,一人也无。

    

    突然出现的凌天三人,自然是引起了其他长老的注意。

    

    “呵呵,我还以为,梁长老这次只有你女儿一张底牌呢,原来,这风云小辈凌天,也被你招揽到了,梁长老着实厉害!”

    

    丹会六长老轻笑一声。

    

    她身后的白敬亭也随之望来,一眼,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凌天身上。

    

    没办法,凌天着金衣,提紫剑,卓尔不凡,不仅是他,就是其他长老身后的云扬、苏汀等人,也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

    

    眼中神色各异,有不屑有好奇有赞赏,而更多的则是嫉妒和排外的泠漠。

    

    在他们眼中,凌天这个后起之秀,始终都是外来者,他们忍的住本地天骄崛起,却看不得外人有如此成就。

    

    “呵呵,比不了方长老和白丹医的关系。不过,恐怕这一次,梁璐要让某些人,失望了吧!”梁璐可不是谦虚的人,话里带着刺。

    

    六长老闻言也是没了笑意,轻哼一声道:“呵呵,看来,你还真是把这凌天当作是杀手锏了?虽然比名气,如今谁也没有这小辈出名,但是名气可代表不了实力。况且,这小子的丹道造诣,可都是传说,金暴炎?呵呵呵,这火种,我们可都清楚的,炼器也就罢了,炼丹?呵呵呵...”

    

    六长老此话一出,其余长老也都摇头。

    

    凌天身怀七品金暴炎火种的传闻,早就在云州城传开了,虽然她们都没有亲眼见过,但却是知道这金暴炎的狂暴属性,炼器都难,更不要说来炼丹了,灵药碰上一下,恐怕就会化成灰烬了。

    

    “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梁璐的脸上依旧扬着自信笑意。

    

    “哼,看一会你还笑不笑的出来!敬亭,这一次,你千万不要再藏拙了,你爷爷那里,我自会帮你解释。”六长老冷哼一声,给身后的白敬亭传音道。

    

    “敬亭明白,六长老放心便是。”白敬亭点了点头,给凌天飞了一个美美的白眼。看的凌天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坐在首位的大长老身后的一众年轻一辈弟子,也都交头接耳,对凌天三人指指点点。

    

    言语中,都是对梁若烟和秦明月的容貌身段评头论足,对于凌天,则是鄙夷声连连,站在最前的苏汀微微摇头,索性闭了双耳听力,不再去听。

    

    风祁也是未发一言,将目光从凌天身上收回便又凝在了苏汀的身上,眼中的火热,几乎不加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