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77章 辛家和辛子昂的关系
    众人鲜衣怒马,拱卫着凌天一人和小青在前,出了城门之后,一路上,便吸引了无数目光。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行人俊男靓女颇多,更是因为凌天腰间悬挂着的三品炼药师的腰牌和灵阶炼器师腰牌交相辉映的光芒,在小青拉出了灰尘中的两道散落的光点。

    

    这足以让大多数人敬畏和羡慕了。

    

    三品炼药师已经备受推崇,而再加上炼器师,那可是了不得人物。要知道隔行如隔山,能精通炼器炼丹的,那都是人中龙凤,况且凌天的年纪如此之轻,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宽畅的官道上,许多势力的小姐们,都坐在华美的车驾内,此时也都掀起车驾的绣帘,掩着嘴,低声调笑着,将娇羞和崇拜的目光,投向官道之上那些炼药炼器师们,若是有能相中的,便可以等器丹大会之后联络一下,帮着自家势力招揽一些人才。

    

    当然,凌天无疑是所有人中,备受瞩目的几个天才之一。

    

    到了药香谷外,凌天等人眉头紧蹙,看着早已人满为患的入口,想要挤进去,短时间内是不可能了。

    

    “凌天!你终于到了!”

    

    正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凌天回身望去,却见到一身湖绿色花裙的梁若烟带着几个丹会护卫站在一块巨石,正向他们走下来。

    

    “若烟姑娘...”

    

    凌天赶紧招呼所有人下马。

    

    “凌天,我们就在这里等你呢,来参赛的,都很早就进去了,只有你呀有谱,来的这么晚。”梁若烟走来,轻笑着,好似湖光山水,涤荡着人们的心灵。

    

    “额,这个,我也是第一次参加,不懂得规矩。”

    

    “呵呵,嗯,不怪你,你们跟着我走,其他不参赛的,让我们丹会的人,带他们进去,如何?”

    

    “那就多谢梁姑娘了。”

    

    于是,凌天带着一同参赛的秦明月,随着凌若烟进入了一座阵法,直接被传送到了药香谷内部。

    

    三人走在一条专属的谷内通道内,梁若烟和秦明月手挽着手,说着闺蜜之间,体己的悄悄话,时不时的浅笑出声,确实足够赏心悦目。

    

    透过通道尽头,凌天已经能看到药香谷内,偌大至极的广场!

    

    那面积,比上老太君大寿的大殿,还要大上数倍了。

    

    显然这次器丹大会,邀请的观众,要远远多于云老太君的寿辰。

    

    “呵呵,你家凌天真是越来越帅气迷人了呢,妹妹,你可真是让我们这些姐妹羡慕呢!”

    

    这时,前面的梁若烟的音量突然抬高,笑了起来。

    

    “哎呀,你们都取笑我。在我眼里,凌天就是一个普通人...”秦明月脸色顿时羞红,道。

    

    “呦呦,说你,你还谦虚上了。”

    

    梁若烟回身,看了凌天一眼道:“我说凌天,既然你都穿了这龙纹战衣出来了,为何还撤了它的阵法元气,让它光芒暗淡,犹如明珠蒙尘呢?”

    

    凌天摸了摸鼻子:“额,这个战衣,实在是...”

    

    其实,是秦明月在凌天出来之前,觉得凌天的龙纹战衣太过惹眼了,所以才让凌天撤下了元气。

    

    “太过张扬了是么?不过,凌天,既然你都已经穿上了龙纹战衣,这本身代表的就是一种荣誉和自信,而你今天,也是为了器丹大会双榜第一去的,你觉得,现在还要低调,有这个必要么?”

    

    梁若烟又看向秦明月,“妹妹,凌天足够爱你,相信你自己!”

    

    “嗯,我也明白了。”秦明月抿抿嘴,也看向凌天点了点头。

    

    “那好吧。”

    

    凌天耸耸肩,双臂一阵,丹田气海能的元气瞬间和龙纹战衣勾连,顷刻间,龙纹战衣上的密密麻麻的微型阵法亮起光芒,让凌天如同金衣上仙一般,连着头发,都好似裹着淡淡的金光,一时间,气质绝人。

    

    “这才对嘛!”

    

    梁若烟深深看了凌天一眼,说实话,凌天确实足够有吸引女人的资本。

    

    “呵呵,有句话怎么说的,小人得志,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

    

    这时,一道语气不善的声音,从后方不远的通道岔口响起,却是一个丹会执事,领着一个浅蓝色华服的世家子弟走了上来。

    

    那公子面色白皙,眸子狭长,看起来有些阴鹜,但是凌天,却不由的瞳孔一缩。

    

    这人,竟然和已然许久都未曾露面的辛子昂,有着七分相似!

    

    不仅如此,这个公子的左胸之上,赫然就纹绣着一个辛字,下面,还有这龙虎暗纹!

    

    云州神秘辛家的龙虎榜高手!

    

    而此时此刻,凌天在心中已经基本确定,那半路加入紫云宗的辛子昂,就是这辛家子弟。

    

    “辛子敖?”

    

    梁若烟见到此人,也是秀眉微蹙。

    

    “呵呵,若烟,三年前你离开云州,我知道,我辛子敖没办法留住你,决定闭关,直到你看的起我。从今天之后,我辛子敖,会让你刮目想看,你梁若然,终究是我的女人!”

    

    那公子哥目光灼灼的看向梁若烟。

    

    凌天吸了口气,翻个白眼,暗道他么的自己是招黑体质是怎么的,怎么每次无缘无故被针对,都是因为女人,不管和自己有关没关的,全部躺枪!

    

    “辛子敖,你是有病么,在胡说什么?”

    

    一向温柔甜美的梁若烟,此时也是津着鼻子,瞪向辛子敖,活脱脱的一只要发怒的小猫咪。

    

    但这个样子,却正好似抓在辛子敖的心肝上。

    

    “若烟,我知道你娘在丹会的地位尴尬,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可以立刻代表你娘出战这丹道比试,怎样?你要知道,我代表的可不只是我自己,是整个辛家庞大的势力!”

    

    }h最Z新h章r》节.?上$g!

    

    那辛子敖身子前倾,隐隐激动。

    

    “辛公子,你可是答应了我们二长老的啊!”那带路的丹会执事一听,顿时也着急了。

    

    “呵呵,呵呵呵呵...”

    

    正当辛子敖觉得势在必得的时候,梁若然却是漠然一笑,摇了摇头。

    

    “辛子敖,你还是和三年前一模一样,狂妄自大!辛家?辛家祖先若是听到你这番话,恐怕会恨不得复活掐死你!你已经答应了二长老,如今说反悔就反悔,你这种人,谁敢相信?再说,我们根本用不着你!明月,凌天,他就是一条疯狗,我们走!”

    

    梁若烟冷哼一声,转身拉着秦明月走了。

    

    “你叫凌天是吧?”

    

    凌天也正要转身,却是那辛子敖直接叫出了声。不过,这种公子哥他见得多了,也没想理。便摇摇头走了。

    

    “是个男人,你就给我站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