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75章 雷劫金 大会开启
    一顿飞仙楼,吃了凌天近乎五十万灵币,他也才知道,这看似不大的飞仙楼,究竟有多么赚钱。

    

    今天,自己也一定要开一个!

    

    但酒足饭饱,凌天打了个饱嗝,浑身舒坦,口有余香,倒也觉得,这五十万灵币花的值得。

    

    坐在紫云宗驻地院顶之上,看着漫天繁星,凌天捧着手中的那么古丹,若有所思。

    

    矿里竟然封存有上古时期的丹药,这还是凌天在没进入道场之前,第一次见到。

    

    而这种特殊的感觉,一定会在进入道场之后,为寻找那些东西,有很大的帮助。

    

    “还在研究这枚古丹么?”

    

    秦明月飞了上来,坐在凌天旁边。

    

    “嗯。”凌天将古丹递给秦明月。

    

    “有什么发现?”

    

    凌天点点头,“有一点,但是不确定。你看看!”

    

    “嘶,这丹药的药材,倒是有一丝熟悉的味道,可是这主药,却是我不知道的。”秦明月放在鼻下闻了半天,还是摇摇头:“可能若烟姐姐要是在,会知道一些吧。”

    

    “不一定,不仅这丹药失传了,可能连药材,都灭绝了。”

    

    凌天摇摇头。

    

    “对了,刚才,凌云回来了。”

    

    “哦?”

    

    凌天眼睛一转,道:“让他来我房间。”

    

    ......

    

    “哥,我办事不利,什么都没查到。”

    

    凌天的房间内,凌云一脸落寞之色,道:“军营的管制极其严格,而且,我们将那案几送进了中军大营,就再也不让过问了。”

    

    “军中的那几位将军,你都见了?”凌天点了点头,也是在清理之中。

    

    “见了,他们得知我是秦城主的人,都对我很照顾,不然,也不会在军营中潜伏这么久。”

    

    凌云点点头,又道:“这几天,云州大军内的调度有些频繁,好像是要有什么大动作,据几个将军说,他们从没见过军营如此浮躁,让我给秦城主带话,说早作准备。”

    

    “好,我会告知。凌云,这几个月,你也够累的了,就别回军营了,在驻地好好修炼。”

    

    “是!”

    

    凌云点点头,退了出去。

    

    “我爹?什么时候让你们办这事了?”桌旁,秦明月蹙眉道。

    

    “从岭南走之前,伯父对敖劫死之前的那句话,很在意。但是用他自己的人,容易被发现,所以就让凌云去了,他的修为低,不会有人注意。”凌天抿抿嘴,道。

    

    @最新A{章F节上g、

    

    “怀疑那个功勋榜金色案几?”

    

    “嗯,收集蛮族血魂,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记录功勋,要知道,那蛮族的血魂之力,很强。”凌天点点头。

    

    “好吧...”

    

    “嗯,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如果真有问题,那将会是天翻地覆,到时候,我们能做的,只有未雨绸缪,只有自保...”

    

    握着秦明月的手,凌天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

    

    鉴石大会之后,凌天的名字便在云州内再次流传起来,甚至有不少云州以外的势力,派人来紫云宗驻地打探古丹消息,开价,也都很吓人,但凌天却是始终以闭关准备器丹大会为由,婉拒了所有人。

    

    直到器丹大会的前一天,才爆出,那没古丹,将在宝蕴楼公开拍卖。

    

    消息一出,顿时将云州城的气氛引爆了。

    

    原本因为器丹大会的原因,云州城就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武者,如今更是全都被吸引到了宝蕴楼。

    

    一时间,宝蕴楼的拍卖行被挤爆了。

    

    拍卖会,凌天是没有去的。

    

    此时,凌天盘膝坐在床榻之上,身前悬浮着一块光芒内敛的金属晶体。

    

    这块晶体虽然看起来光芒并不璀璨,但是它散发出来的一股股狂暴炸裂的能量,却是让人心颤。

    

    凌天身后,将那晶体抓在手中,顿时噼噼啪啪的雷芒瞬间从晶体内部爆发出来。

    

    若不是凌天手中升腾着金暴炎,定然会被这雷芒灼伤。

    

    “雷劫金!”

    

    这块只有荔枝大小的金属,就是之前凌天苦苦寻找的雷劫金。

    

    而这块云州仅有的雷劫金,是李师师在走的时候,塞给他的。

    

    有了这块雷劫金,他的剑,就会被铸就成为最终形态。

    

    凌天如今所做的,就是驯服雷劫金中的雷劫之力。

    

    雷劫金是雷劫落在精铁之上变异而成,雷劫之力在金属内,格外狂暴,需要驯服,才能炼化成为锻器的材料。

    

    如今,凌天驯服雷劫金,以有一个月了。

    

    还有最后一点,他便会成功。

    

    ......

    

    第二天,又是清空万里。

    

    日光已然有了些清冷,但却也多了些凉爽,让人也神清气爽起来。

    

    今天,就是云州城的又一大盛事,每五年一届的器丹大会,甚至比武道大会的跨距还要长两年之久。

    

    不仅如此,器丹大会是举国盛事,在这同一天,九州都会在各州首府举办,可以说,是所有炼器师炼丹师的盛会。

    

    每一届,都会有无数闪耀的新星,在南唐大地上升起。

    

    当天边升起鱼肚白的时候,街道上便陆续涌出了人潮,纷纷出城。

    

    而在这人群中,有一些人腰间佩带着代表着炼器师和炼丹师的腰牌,负手而行,脸上无不扬着傲然之色。

    

    这些平时很难见到的职业武者,如今却比寻常的路人还要多,从云州城内各处的驻地涌出,虽然路线不同,可他们的目的地,却都是一样!

    

    那就是伫立在云州城北的丹会的专属洞天--药香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