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74章大会落幕
    “这...这是什么情况,都疯了不成!”秦邵阳等人也惊讶不已的看着平台,目瞪口呆。

    

    凌天在最后,竟然惊动了云州城的所有大势力。

    

    而为的,不过是一个丹药。

    

    “没什么可奇怪的,你们不知道这种失传的古丹,意味着什么。”叶凡叹息一声道:“失传,意味着是孤品,如果这枚丹药的价值极高,那么就会被得到它的势力,所垄断!到时候,这枚丹药,会变成成千上万枚,势力或许会因为此丹,在实力上,超越其他势力,这其中的价值,可不是灵币,能够比拟呢!”

    

    “确实,如果是类似铸金丹,或者是精进金身境界修为的丹药,这得到它的势力,就会在数十年内,甩开对手,你们试想一下,如此珍贵的东西,他们能不疯狂争抢么!”张恺风也笑道。

    

    “乖乖,原来天哥这一次真是掏上了啊!”秦邵阳咋舌。

    

    台上,凌天面对如此场景,也是懵了。周围都是金身宗师,而且气势汹汹,很是迫人。

    

    其实,这古丹,别人不认识,他却是知道的。

    

    在钧天百草集中,就有记载,此丹名为养魂丹,能够对金身境界宗师的武魂起到滋养的作用,虽然不是类似铸金丹那般,可以破境,但对之后凝成武魂法相,作用很大。

    

    在上古时期,就是金身境界宗师极其需要的丹药,但是这方世界,竟然还没有。

    

    可想而知,如果这枚丹药落入到云州城任何一方势力手中,那么将会是何等的助力。

    

    “凌天,条件你随便开,我辛家,什么都能答应你!”

    

    “呵呵,什么都答应?将家族让出去也答应?真是会说大话!”擎天宗的长老傲然道:“凌天,我擎天宗出价五千万,或者是一尊地器,你可以任选!我们就要这一枚丹药!”

    

    “哼,五千万,擎天宗还真是会捡便宜呢!我百花谷,出价七千万!地器,我们也能拿得出!”这时,百花谷也开口了。

    

    “你,你这是在抬价!”

    

    “抬价又能怎么样,不服你可以加价!”

    

    “你疯了不成,就不怕这丹药不值?”

    

    “不怕!”

    

    擎天宗长老彻底无语了。

    

    “凌天,云州府需要这枚丹药,无论是谁给你开的价格,云侯府,给双倍!”

    

    这时,岱秉德说话了,顿时让其他人哑口无言。

    

    云侯府财大气粗啊。

    

    /Kt正(!版r首fJ发Y

    

    “额,诸位,想来你们不要这么着急。我,我并不想现在就处理这丹药,因为晚辈就是炼丹师,也是对这古丹,很有兴趣,所以,对不住了诸位前辈!”

    

    凌天拱手,随后将那丹药俯身捡起来,放在玉瓶之中收好。

    

    “你?你一个小辈,还要研究这五品古丹,真是大言不惭,疯了不成?”擎天总的长老马强盛气凌人道。

    

    “呵呵,这就不劳前辈担心了。这东西是晚辈之物,就算毁了它,又如何?”凌天无惧金身宗师的气势,冷笑道。

    

    “你这小辈,敬酒不吃吃罚酒,敢和我这般说话,要付出代价!”

    

    马强在擎天宗威望很高,何时当过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辈如此语气对待过,这简直就是耻辱,当即遥遥身后想要将凌天镇压。

    

    “住手!”

    

    不过,就在此时,李克,岱秉德,丹会的杨湛以及得月楼的长老,齐齐出手,一同将凌天护下。

    

    “嘭!”

    

    擎天丈长老的大手被震退,蹬蹬退了两步,停住道:“你们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想,马长老可能不知道,这里是我宝蕴楼下,是鉴石大会,想要动他,要经过我允许,不然,谁都别想碰他!”

    

    “你!”

    

    “好,等着瞧,得罪了我擎天宗,谁也别想好!哼!“

    

    马强大袖一甩,讪讪离去。

    

    “哼,真是猖狂惯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宗门第一呢!凌天,虽然你不想卖,我百花谷还是想合作的,何时有机会,你可以来百花谷做客,我们掃榻相迎!”

    

    苏月道。

    

    “一定,一定!”

    

    “既然如此,我们过后,再商谈。”岱秉德也深深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各大势力见此,也都无奈,纷纷离去。

    

    凌天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暗道真是多事啊。

    

    这古丹哪里是什么好东西,分明就是烫手的山芋。

    

    今天不论卖给谁,都会得罪别人,最稳妥的,还是将这东西放自己手里,毕竟投鼠忌器啊。

    

    “凌天,你要是真不好处理,就交给宝蕴楼拍卖!”

    

    凌天拱手,“那就多谢前辈了,在器丹大会前,就拍卖此丹!”

    

    管他如何,倒时候放在宝蕴楼,谁有钱谁就买吧!

    

    “我宣布,本届云州鉴石大会,魁首是--紫云宗,凌天!”

    

    李克回到评委席,高声宣布。

    

    “耶!凌天哥哥还是赢啦!”

    

    叶宝儿等人欢呼雀跃,将那横幅举起来,就是一阵尖叫。

    

    “赐龙纹战衣!”

    

    宝蕴楼上,那纹绣着龙纹的金色战衣,缓缓落下,送到了凌天手中。

    

    捧着精美的战衣,凌天也是心中开怀。

    

    不过,凌天还是忍着激动,将这龙纹战衣收回了戒指中,而后拜谢诸位评委和在场的所有观众。

    

    尹卓带着云顶商行的鉴石师们早就悄悄的溜了,宇文庭则是一脸铁青,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凌天身前。

    

    “你记住,这一次,我宇文庭不服,三日后,器丹大会上,我要让你失去所有荣耀!”

    

    凌天正和罗晓蝶说着话,闻言也是看了过去,淡淡笑道:“这位小兄弟,你这话,我听了太多遍,三天后,再说吧!”

    

    ‘哼,劝你不要太嚣张,我和他们不一样!”

    

    宇文庭板着脸,豁然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靠,这家伙有毛病啊!拽什么拽啊!”

    

    秦邵阳等人赶过来,看着宇文庭的背影,嗤了一声。

    

    “不用搭理他,这家伙就这个样子,而且这次还被凌天击败了,只有魁首,才会被人铭记,他当然郁闷了,走吧凌天,飞仙楼走起!”

    

    张恺风揽着凌天的肩膀就走。

    

    “呵,恺风兄今天破费了啊,咱们这人可不少!”凌天笑道。

    

    “哈哈哈,这有什么的,酒菜我都已经订好了,全是飞仙楼的招牌,管够!”张恺风拍了拍胸脯。

    

    “额,我说,你订的酒席,用的谁的名号?”这时,叶凡突然问道:“我记得,你好象上了飞仙楼的黑名单!”

    

    “我自己的肯定...肯定不行啊,我还欠人家五百万灵币呢!”张恺风摇摇头,撇了一眼脸色渐变的凌天道:“我用的凌天兄弟的名号,飞仙楼立马就给准备了。”

    

    叶凡:“.......”

    

    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