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60章大会之前 凌天出关
    “哪里?”

    

    凌天也走过来,问道。

    

    到底是谁这么千方百计,不顾如此多势力的保护也要杀他,这让他气恼不已。

    

    “一个,就是军中。军中的武道流派最多,而炼体的也多。另一个,就是...密罗宗!密罗宗不仅护体功法冠绝云州,炼体法决,也是极其玄妙的。”赵罕道。

    

    “密罗宗,应该不能。看来,还是云州城的军中,有人想害我了。”凌天叹息一声道。

    

    联想到之前在云河边上被疑似程飞宇的人暗杀,这次,连他都不得不愿意去怀疑,是军中的人搞鬼。

    

    毕竟他和密罗宗,可没有什么仇怨。

    

    “一切在未水落石出之前,都不要妄下定论。这样,罕子你去你宗门调查一下,密罗宗那里我去找人查探一番。”张恺风站起身道。

    

    “好!”

    

    “那军中方面,就让我来吧,我爹在军中的战友还是不少的。”这时,一旁的秦邵阳也是站出来道。

    

    “那就多谢大家了!”凌天对众人拱手,这一刻,也终于体会到,人脉的重要性了。

    

    ......

    

    第二天,经过云海洞天内老太君寿辰,莳花馆惊艳表演的发酵,让云州城异常热闹。

    

    大街小巷,酒馆茶楼讨论的,无非就是莳花馆和凌天,以及那十面埋伏和彩云追月两首曲子引发的惊人天象。

    

    一大早,莳花馆刚刚开馆,就险些被人踏破了门槛。

    

    他们都是慕名而来,想要听一听那十面埋伏,和彩云追月。

    

    得知昨日在洞天内,很多人都直接突破了境界,那曲子简直堪比灵丹妙药,那些没能去上寿宴的武者,当然坐不住了。

    

    一时间,莳花馆的上座率顷刻间爆满。

    

    而莳晴,却是吊足了武者们的胃口,十面埋伏和彩云追月,要每一个月表演一次,而且还是经过缩减的。毕竟给老太君表演过的节目,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看到。

    

    至于各大宗门和世家的邀约,都已经排到三年之后了,仅仅是收上来的定金,都让莳晴笑的合不拢嘴。

    

    相比莳花馆的火爆非常,幻乐坊和聆音阁,则是不复往日荣光。

    

    而且,张静如还要带着团队去游街表演,简直险些把幻乐坊的坊主气的吐血!

    

    至于凌天,则是再次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谁都知道,这曲子和乐器,都是出自凌天,不管凌天是从何处而得,但绝对新奇,若真是如他所说,得自仙界,谁能保证,凌天只是听到了曲子,万一有别的什么秘辛,那岂不是更吸引人?

    

    所以,紫云宗驻地的门槛子,也被踩踏了一截,除了一些音律宗门来邀请凌天填词作曲之外,更多的则是旁敲侧击,想要打听那仙界之事。

    

    甚至白衣剑宗、焚香谷和冰心堂,都派长老过来,邀请凌天加入宗门。小三宗对于第六大门派之争,都在明争暗斗,以凌天的名气和势力,在他们看来,留在紫云宗实在太过委屈。

    

    而五大宗门碍于面子不会招揽,这正是他们的机会。

    

    在得知凌天在炼丹炼器上都极有造诣之后,他们更是对凌天青睐有加,毕竟两个月后就是器丹大会,那可是在武道大会之前,云州规模最大的盛事了,而焚香谷和冰心堂作为炼器炼丹门派,也是雄心勃勃,想争一个好名次。

    

    而白衣剑宗,则是纯粹看上了凌天的剑法!

    

    总之,凌天成了人见人爱的香饽饽。

    

    对于此,凌天本就无心应酬,借着被暗杀受伤,需要养伤的借口,谢绝了所有访客,闭门炼制了一堆丹药,便开始了闭关。

    

    还有两个月,就是器丹大会,他的修为,也到了瓶颈,凌天想用两个月的时间,来冲击凝魄中期,虽然这有些难。

    

    ......

    

    五日后,岭南紫云宗山门,两道遁光在山门外落下。

    

    经过通报之后,宗主白飞云亲自接见。

    

    随后,白飞云亲自将来者送走,手里,却是多了一方玉匣。

    

    “太君卫...”

    

    看着那两道遁光远去,白飞云这才嘀咕了一声,打开了手中玉匣,而他只看了一眼,便是瞳孔猛然一缩!

    

    玉匣之内,整整齐齐码放着五枚金灿灿的丹药,那赫然就是让岭南宗门梦寐以求的铸金丹!

    

    而且足有五枚之多!

    

    有了这五枚铸金丹,紫云宗就可以出现五个金身宗师,到时候,凑齐七位金身宗师,并不是难事,而紫云宗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位列三等宗门了!

    

    “凌天,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遥望着北方,白飞云伫立良久...

    

    ......

    

    两个月,对于凡人来说,足够他们收成一季灵谷,赚些小钱儿了。但是对于武者,甚至那些金身境宗师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在老太君寿辰的热度逐渐消散之后,云州城内的天骄,明显很少出来走动了。

    

    最为明显的,就是原本之前在云州城声名狼藉,留恋烟花柳巷的凌天,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视线中过。

    

    距离器丹大会和武道大会的日子越来越近,谁都想在这最后关头,做最后的冲刺。

    

    终于,距离器丹大会开启还有三天的时候,紫云宗驻地的宅院大门,一大早便被推开。

    

    今天的天气也很好,一碧如洗,万里无云。阳光初上,合着轻轻凉凉的风吹过,没有了夏日的炙热,很舒服。

    

    今天虽然不是器丹大会,但是自打城门大开之后,便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进了城,而且这些人很多都不是宗门世家武者,但一个个神色倨傲,很是奇怪。

    

    而在这个日子,秦邵阳却是早早的就到了凌天的门前,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宝蕴楼的人在之前就来了几次了。

    

    今天就是正日子,可凌天正在闭关,所以秦邵阳来回踱着步子,却是不敢敲门。

    

    房间内,静坐如同泥塑的凌天,眼皮突然晃动了一下,盘坐在床榻之上静静的调息了盏茶时间后,这才睁开眼眸。

    

    酷Uo匠网&《正版$首a发(

    

    “吱嘎!”

    

    推开房门,清新的空气合着元气冲击着鼻翼,让凌天也是顿感神清气爽。

    

    慵懒的扭了妞腰身,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肉响动,凌天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随后才看向一旁的秦邵阳。

    

    “天...天哥,你,你有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