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59章 灭金身 刺客的身份
    而这一次,凌天是两指并拢,赫然是纯阳指二重!

    

    二重的纯阳指,吸收着金暴炎的火种灼热能量,而且还狂吸周围的能量,当初凌天在天合山下,这一招双指破天,惜败给了敖劫的血掌。

    

    但是这次不同,今天,凌天的修为已经到了凝魄初期巅峰,而且当初的紫霆火,也变成了更为暴力的金暴炎,再一次施展双指破天,破坏力,堪称恐怖!

    

    而那遮面的金身宗师还未从神念刺痛中恢复过来,凌天的纯阳指,已然到了!

    

    “轰!”

    

    纯阳指顷刻间将那金身宗师吞没。

    

    巨大火焰,如同爆炸一般,将北山,都照亮了!

    

    对于这纯阳指的威力,凌天还是信心十足的,而且对方还没有任何防备,如果对方的肉身不够坚韧,极有可能被一招灭杀!

    

    毕竟,炼体武者,还是少数。

    

    “嗯?”

    

    不过,就在纯阳指的火焰消失殆尽之后,凌天却惊疑的发现,爆炸中心的那个金身武者并没有灰飞烟灭!

    

    虽然脸上面甲已经被崩裂了,周身的黑袍也破碎不堪,但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却犹如烧红了铸铁一般!

    

    这个金身武者,竟然真的修炼了炼体法决!

    

    “啊...啊...”

    

    那金身武者刚从裂神剑的撕裂中,恢复了一些意识,但浑身犹如要融化一般的剧痛,险些将他疼的昏过去。

    

    此时,虽然他的皮骨因为修炼了炼体法决,并没有被彻底摧毁,但五脏六腑却已经受到了恐怖的高温重创,丹田气海内的元气几近被蒸发一空,再无还手之力!

    

    “该死!这是什么鬼武技!”

    

    金身宗师怒不可遏,要不是先被神念攻击命中,他完全可以伸展防御功法和防御符篆,但如今,却已经被凌天一招击败,根本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但说什么,也是为时已晚。

    

    金身宗师强提丹田内晋升的些许元气,随意寻了一个方向,就爆射而去!

    

    这金身宗师,想要逃跑!

    

    金身宗师遁速的恐怖,绝对让凝魄武者望其项背,拍马不及!

    

    凌天蹙眉,背后飞炎披风鼓动,一双金色羽翼瞬间张开,就要追上去。可是就算凌天有金暴炎加持飞炎披风,也不一定就能追的上金身宗师,下一刻,凌天心中一动。

    

    双手虚托,一张冰晶闪烁的长弓出现在手中。

    

    霎那间,凌天双臂上的金暴炎熄灭,而后突然升起白色的火焰,周围的空气,更是在瞬间降了下来!

    

    如果此时冷冰心在此,一定惊呼出声!

    

    因为此时凌天祭出的,竟然是六品冷心炎!

    

    此时,冷心炎混在元气之中,顷刻间激发寒羽弓的八座阵法!

    

    一支由冰晶凝成,沐浴冷心炎的虚幻箭矢,铮鸣一声,爆射而出!

    

    “嗖!”

    

    如同死神号角。

    

    这一箭,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响彻北山,如同一道寒冷的冰流星,直追金身武者而去。

    

    “什么!?”

    

    那金身武者在遁光之中,也是大骇。

    

    这寒羽箭矢,将然将他的气息锁定,而且速度快到了极致。

    

    “噗!”

    

    几乎实在眨眼之间,寒光就追上了那金身武者,冰晶爆开,再一次将那金身宗师吞没。

    

    “我...我不甘..甘心!”

    

    那金身武者宗师浑身不断的冒着白色雾气。

    

    那是极冷和极热作用在一起产生的。

    

    而金身宗师的元气,已然消耗殆尽了。

    

    “咔嚓嚓!”

    

    一阵岩石般碎裂的声音响起,只见那金身宗师原本火炭一般的身体,变得漆黑无比,下一刻,竟然裂纹密布,崩裂开来。

    

    堂堂宗师,就这般不过几个呼吸之后,就碎裂成了一地碎片,死的不能再死了!

    

    远处,凌天看着手中的寒羽弓,也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一箭,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将金身宗师射杀!

    

    其实,这也算是碰巧了。

    

    纯阳指有金暴炎加持,是极热的武技,那金身宗师的皮骨本就在烧熔的边缘,在遇到了冷心炎这般的极冷包裹,热胀冷缩之下,自然就崩裂了。

    

    “凌天,你怎么样!”

    

    “没事吧!”

    

    从金身宗师出手偷袭,到被寒羽弓射杀,不过半盏茶的功夫。

    

    而北山之下等候的叶凡等人,自然早就发现了异常,一路狂奔上了北山。

    

    在路上,他们就感应到了金身宗师那强大的波动。

    

    可当他们赶了过来,却突然发现,那金身境宗师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只剩下了地上散落一堆的尸体碎片。

    

    凌天杀了金身境的宗师!

    

    张恺风也叶凡等人对视一眼,都信心中有些惊骇。

    

    他们知道凌天绝对一直在隐藏实力,但是能够灭杀金身境宗师,这未免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虽然对方并没有动用金身境的所有战力,但凌天,才不过是凝魄初期而已啊!

    

    一时间,他们对于凌天,除了好奇和佩服,又多了一丝敬畏之意,这是对强者的敬畏。

    

    “我没事...”

    

    凌天微微一晃,虽然在金身手下未死,但也受伤了,更严重的,是两次极限施展火种之力,元气已经有些枯竭了。

    

    吞掉一大把丹药,凌天的身子有些打晃。

    

    上前将那金身武者碎片中的储物袋和储物戒指收起,凌天也是摇摇头。

    

    尸体都被崩碎了,根本无法分辨这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想杀凌天,动用金身宗师,也太过卑鄙无耻了!”张恺风蹲在那些残碎肢体前,蹙眉道。

    

    “凌天树敌不少,谁都有可能派人来杀他,毕竟金身境宗师,在云州城,也不算什么。”叶凡深吸一口气。

    

    阮沫儿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中,有些复杂。

    

    正☆版&%首.☆发

    

    倒是赵罕捡起一块皮骨,突然嘶了一声,“虽然分辨不出来他是谁,但是这人绝对炼过上乘的炼体功法!”

    

    “你们看,这块皮骨的颜色青黑,外层冰冷,里层灼热,虽然碎了,但却没碎成粉末,啧啧,真是厉害!”

    

    “哦?炼体武者?”

    

    张恺风道:“罕子,你宗师就是炼体宗门,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也不敢确定,我得回去查一查,但是这么上乘的炼体功法,想来,除了我们宗门,这云州城,只有两个地方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