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57章 李师师离去 又是暗杀
    声音响起,包厢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原因无他,能够如此无所顾忌,而到了门外都不被人所感应到的,除了小郡主李师师,还有何人?果然,下一刻,包厢的大门被两个身着黄金战铠修为足有金身境后期的宗师推开,小郡主一身寻常衣裙,走了进来。

    

    “拜见小郡主!”

    

    众人全都离席,对着李师师躬身施礼。

    

    “你们这是做什么,又不是在云海洞天。这飞仙楼里酒桌之上,你们就当我是朋友呗!”

    

    说着,李师师便坐在了凌天让出的主位之上。

    

    “师兄,你们都坐吧,还站着做什么?”

    

    李师师拽了拽身旁的凌天。

    

    “是!大家都坐吧!”

    

    凌天抿了抿嘴示意众人坐下来。

    

    小郡主驾到,她的身份,在场的众人也都已经知晓,可以说,在这云州地界,李师师的地位,恐怕比云侯还要强大。

    

    和在坐的这些小辈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一时间,竟然没有说话,就连平时很爱说话的叶宝儿都显得很拘谨,不敢说话。

    

    至于林焱焱,更是不敢瞅李师师了,因为在这之前,她可没少‘欺负’李师师。

    

    “怎么都不说话了,是我长得太吓人了么?”

    

    李师师瞪着萌萌的大眼睛问道。

    

    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所以大家尽可以畅所欲言嘛!这样吧!”李师师又站了起来,斟了一杯酒,道:“我敬大家一杯,我师兄对我有救命之恩,而你们又是我师兄的好友,所以也是我李师师的朋友,或者别人和我不熟,所以敬我畏我,但是在这里,我真的想和大家交一个朋友!”

    

    *#看-正版章W。节上◎;

    

    “如果大家觉得我李师师这个人还可以交,就和我共饮此杯!”

    

    “这...”

    

    话音落下,众人面面相觑,对于李师师的坦诚和平易,他们也是没想到。

    

    能和当朝除了武皇外最强大的荣亲王最喜欢的孙女做朋友,可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拒绝。

    

    “既然我师妹如此诚意,那我们也就将酒杯满上吧!”凌天也说道。

    

    “好!”

    

    众人点点头,都是举起了满杯酒。

    

    “哈哈,谢了,我干了,你们随意!”

    

    李师师这才满意的轻笑一声,仰头洒脱的干了。

    

    众人自然也不推脱,当即纷纷喝干了杯中酒。

    

    一杯酒水下肚,众人这才适应了一些,再加上李师师极为善谈,就和寻常人家的小妹妹一样,不一会,就再一次将包厢的气氛搞了上来。

    

    而凌天也再次成为劝酒的对象,被众人一顿猛灌。

    

    ......

    

    云州城外,北山之巅。

    

    繁星稀疏,皎月低垂,天际边,一抹蔚蓝色已经升起。

    

    李师师紧了紧身上的大髦,笑道:“师兄,不用再送了...”

    

    “郡主,此去,是去往何处?”凌天站在李师师身后,清冷的晚风吹动他的衣衫。

    

    “中州...”

    

    李师师微微一笑,看着北方天际,依旧稚嫩的脸上却闪过和她年纪极不相符的成熟和沧桑。

    

    “唉,这次出来的久了,爷爷想我想的紧,该回去了,好好提提自己的修为,不然太难看了不是?”

    

    “好吧,郡主天资无人能及,铸就金身,不过指日可待。”凌天道。

    

    “那些倒是不用担心...”

    

    李师师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回身看向凌天笑道:“师兄,你应该有很多话想要问我的吧?问吧,不然放心里多憋的慌啊!”

    

    “这...”

    

    凌天摸了摸鼻子,他却是有很多话想问的,“郡主,那日在街上惊马...”

    

    “哈哈哈,你一说,我就忍不住想笑!”

    

    李师师突然用袖子掩住小嘴儿,笑的双肩颤抖。

    

    下一刻,李师师手中一挥,一头火红色的战马出现在她身后。

    

    凌天一怔,因为这匹马,正是在紫云宗养了将近一个月的那匹无人认领的极品战马!

    

    “她呀,是我的坐骑,那天我就是不想理她,自己上街逛逛,谁知道她就追上来了,恰好这个时候就被师兄你给看到了,然后,我..我就被你给救了哈哈!”

    

    “原来是这样!”凌天也是大囧,没想到这战马就是李师师的,难怪这马就认她。

    

    “那郡主,你后来在宝蕴楼...”

    

    “啊,我那是...我那是涉世为深,就被...就被人家给骗啦?”李师师眼睛转了转,有恢复了之前那稚嫩懵懂的模样,看的凌天直摇头。

    

    现在,凌天可算是知道了,这李师师敢如此游历九州,靠的,可不仅仅是他爷爷的声威,还有她那几乎可以欺骗所有人外貌,和古灵精怪的小脑子。

    

    她不出去骗人已经是别人的万幸了。

    

    “其实,我这次出来,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师兄你...”

    

    突然,李师师抿抿嘴,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我还是第一次,除了爷爷的人外,被外人救了命呢,虽然,那也只是一个误会。”

    

    “师兄,这次我走了,还是有些担心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不说你也懂,如果我一直在,可以保证你没有任何危险。但是我却必须要走了。老太君比你想象的还精明,但是她绝对不是绝对的依靠。师兄,你要小心。”

    

    凌天闻言,看着李师师稚嫩的脸,和纯洁无暇的双眸,他愿意相信,李师师的这些话,是出自肺腑。

    

    “我知道,师妹,你放心吧,我不会有问题...”

    

    凌天弯起嘴角,伸手将李师师垂下的发丝,挽在耳后,“我不管你是郡主还是公主,我只记得,你是我的小师妹,木椀儿!除非到时候在中州见了,你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呢,师兄,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在见面的,中州等你!保重!”

    

    李师师笑的像一朵盛开的小花,退后两步,便头也不会的爬上身后火红战马,那战马仰天嘶鸣一声,背后一对儿巨大的火焰羽翼猛然张开,而后便化作一道璀璨的流光,冲天而起,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之间。

    

    紧随其后,在北山四周,陆续升起十几道强大至极的气息,每一个,都不在壮武大将军程三金之下,也化作一道道遁光,冲天而去。

    

    荣亲王府的暗卫,而这,还只是能看到的一部分,在飞仙楼上,凌天从始至终,都能感觉到一股冥冥之中的神念,将整座飞仙楼笼罩,凌天知道,那一定是法相境界的大宗师,那才是真正保护李师师的人。

    

    “唉...”

    

    凌天的叹息,在风中飘散。

    

    “谁!”

    

    突然,凌天猛然回身,断魂棍瞬间紧握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