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49章 宗门晋升 名弓寒羽
    在云州的席间,左右的云家核心弟子面面相觑,都是被老太君的赏赐,震惊了。

    

    “扬哥,这...”云明厌了口唾沫,说实话,他羡慕死了。

    

    “哼,不算什么,表哥的飞云剑,可比他们的有意义,那可是老云侯之物!”云巧儿说道。

    

    左右的云家弟子也都点头应和。

    

    赐下的地器不去说,不再一个层次无法对比,但是秦家姐弟和晞若雪等一众小辈的赐礼,都无法和云扬的飞云剑相媲美,毕竟那是神兵府颁布的兵谱中,排名在灵器剑刃中,第三的存在,还是老云侯所用之物,代表着的意义,不言而喻。

    

    云扬没有说话,手里端着一杯灵酒,轻轻的摇晃着,目光定定的看着舞台之上,眼神慑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人也都赏赐过了,如今的舞台之上,就只剩下了方才用一曲钢琴之音,惊艳世人的凌天没有被提及。

    

    凌天垂袖站在一旁,一直面带微笑的看着所有人受赏,经过方才云侯和云扬的打压,凌天已经对赏赐,不报什么希望了,只要所有人一个月的不懈努力没有白费,他就已然心满意足。

    

    “凌天...”

    

    不过,在莳晴等人褪去之后,老太君还是看向了凌天。

    

    “晚辈在。”

    

    凌天随即上前。

    

    “十面埋伏和彩云追月的曲谱,可是你所做??”

    

    云老太君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看向凌天,反而一脸严色。

    

    “回禀老太君,十面埋伏和彩云追月,并非凌天所做,但名字,确实是晚辈所起。”凌天想都没想,直接承认。

    

    倒不是凌天不恋名气,实在是他也没有想到,彩云追月的勾起的异象,会让在场的所有大佬合力压下,可以说,乐团之中任何一个人拉出来勾动的异象,都要超过幻乐坊整个团队。

    

    所以,彩云追月的曲子,凌天不敢妄称自己所做,但话说回来,彩云追月,也却是不是凌天自己的。

    

    “嗯,名字倒是不错,让我想到了有很多往事,但是这曲子你说不是你所做,那是从何而来?”

    

    老太君觉得,这凌天之所以能拿出这种曲子,那背后一定是有高人,在联想到后面坐着的李师师,让她越想越不对劲儿。

    

    “老太君,实不相瞒,这两首曲子,乃是凌天在睡梦之中,梦到上界仙人所奏。凌天觉得,这两首曲子就是仙人得知老太君要过寿辰,所以特意赐下,晚辈就将其记下,特献于老太君!”

    

    凌天躬身拱手,一番话,说的非常诚恳,看起来,就像真事一样。

    

    秦明月和秦邵阳对视一眼,都暗道凌天真是比自己还会说话,不,是编瞎话!

    

    “呵呵,你这张嘴!”

    

    不自禁的,老太君也笑出声来。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凌天为自己的寿辰呈现了如此宏大的表演,而且十面埋伏和彩云追月,都是深得自己心意,她也自然不会还冷漠对待凌天。

    

    不过,老太君细细看了凌天足有半晌,以她运筹云州数百年的手段,自然能想到凌天在这之前的处境,一个微末宗门出身的弟子,在这阶级分明的云州城,遭到的打压,可想而知。

    

    但既然他想和秦明月在一起,这一切,也都是他该承受的。

    

    “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都会满足你!”老太君问道。

    

    这一次,却是和之前所有人都不同,直接给凌天开了个空头支票。

    

    这让所有人都是羡慕不已了,云老太君是何等人物,恐怕凌天就是要一件极品地器,都是能得到的。

    

    “老太君,凌天献上的这两首曲子,是一片赤诚之心,并不是为了得到赏赐。能让老太君欢心,就是给晚辈莫大的赏赐!”

    

    凌天的声音落下,大殿内的所有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凌天,也太酸了。

    

    “呵呵呵...好!很好。”老太君神秘的笑着,可却已经把凌天的小心思,猜的通透。

    

    “你虽然不要,但是我却不能不给。既然你是代表岭南紫云宗为我贺寿,那我就先赏你紫云宗!”

    

    说着,老太君回返宝座,安然端坐,随后左手掌一翻,一张金光灿灿的纸张显化在眼前。

    

    右手一支玉笔在纸张上挥舞。

    

    “岭南紫云宗弟子凌天贺寿之礼,深得吾心。今,吾以云国太君赐令:紫云宗特提为三等宗门!”

    

    云老太君的声音落下,手中的金纸,也化作千万束流光,冲破大阵,顷刻间,消逝在虚空之中。

    

    然而,此时,大殿之内的一众宗门代表,再次面面相觑起来。

    

    金云密笺!

    

    南唐王庭专供各州王侯专用传令之物,可在瞬息之间,传音云州各地。

    

    非重大功勋以及任命而不用。

    

    而这一次,云老太君竟然如此任性的,用在了一个小辈身上,就因为一个寿宴节目!

    

    而赏赐,对于在坐的一众势力代表来说,倒不是那般重要。

    

    iX看。正版X章节q上Z

    

    就算升了宗门等级,也不过是四等变成三等,在云州城,仍旧一文不值!

    

    “晚辈代紫云宗,拜谢老太君恩赏!”

    

    凌天却没有表现什么失落,直接躬身拜谢。

    

    虽然没有得到老太君的明确庇护,但紫云宗特准成了三等宗门,他也就有了名正言顺参加武道大会的资格。

    

    “噗哧!”

    

    席间,云明等人嗤笑连连,“真是笑死我了,这个猴子是的马屁精,还妄想得到什么赏赐吧,提了宗门等级,仍旧是一垃圾宗门!”

    

    “就是,老太君哪是那么容易就被这种巧言令色之人糊弄的!”

    

    云扬则是眉头一蹙,并没有露出轻松之色。

    

    果然,凌天的声音刚落下,云老太君手中冷光一闪,一把长弓出现。

    

    “此弓名为寒羽,乃是当年我游历九州所用,虽然品阶不高,但却正和你用。赐了你宗门,不赏你,说不过去,你且收下吧!”

    

    说着,老太君将长弓扔下。

    

    “名弓,寒羽!”

    

    在看到那张长弓落下的瞬间,云扬便从座位上豁然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