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45章 该我们上了
    屏风后台。

    

    在前面发生如此系剧情的一幕同时,后台也是硝烟弥漫。

    

    聆音阁的弟子退下来,莳晴便睁开了眼睛。

    

    她知道,莳花馆,就要上台表演了。

    

    莳花馆的触底反弹,扬眉吐气之时,就要到了!

    

    看着莳花馆弟子在莳晴的带领下,一个个取出样式古怪的乐器捧在手中,左右三大音律宗门的弟子都是愣了。

    

    玉璇玑和一众聆音阁弟子刚进了后台,就见到如此一幕,也是有些讶然。

    

    “乐器?”

    

    聆音阁领队长老走到莳晴身前,在她身后弟子身上扫了一眼,不信道:“莳馆主,我没看错吧?你莳花馆,这次表演不是要来个大合唱?玩乐器,难道是想演奏曲子?还有拿琴的?”

    

    “怎么,我莳花馆表演什么,还要告知你一个小小聆音阁长老不成!”莳晴横眉冷对。

    

    “你!”

    

    那长老也是柳眉倒竖,“你在这里和我聆音阁神气?谁不知道你们莳花馆也就会唱一些陈词滥调,萎靡之曲。玩乐器,你们真是自不量力!”

    

    “呵呵,谁说我们莳花馆就不能玩乐器了,难道你允许你们聆音阁弹琴?真是可笑。”

    

    莳晴冷道。

    

    “哼,你算什么东西,所谓的歌仙,不过是矮子里拔高个,为了扬名,你连人家聆音阁弟子玉璇玑的成名曲都抢,你们可真够厉害的!”这时,幻乐坊的张静如走过来道。

    

    “你嘴巴放干净点,别以为我莳花馆我莳晴好欺负!”莳晴怒道。

    

    “怎么,心虚了,我就欺负你们怎么了?野路子,也想登台献丑,真是不嫌丢人!呸!”张静如,也是心中火气。

    

    “找死!”

    

    以莳晴的脾气断然不会惯着张静如,当即扬起手掌,就要直接拍下。

    

    “住手!”

    

    这时,怡红院的长老闪身过来,将莳晴的手掌拦下,“我劝两位还是冷静一下吧,今天是老太君寿辰,你们在这里打,谁都别想好!”

    

    莳晴深吸了几口气,也只好收了手。

    

    “哼,量你也不敢动我分毫!”张静如在一旁得意冷笑。

    

    “诸位,要不,我看这样吧。这么打嘴仗,也不是办法,不如,我莳花馆,和你幻乐坊,还有聆音阁比一场,如何?”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卞玉京突然站了出来,淡淡道。

    

    “什么,比一场?想斗乐?”

    

    张静如一愣,随即一声冷笑,“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的脑子有问题,跟我们斗乐,班门弄斧!”

    

    “说这些没什么用,敢不敢比吧!”莳晴将卞玉京拦在身后,一人站在最前,道。

    

    “比就比,难道为我们聆音阁的底蕴还怕你们不成!”聆音阁的带队长老道。

    

    张竟如自然也不甘示弱,“好吧,那就比上一场,但是只比没有意思,不如我们赌点彩头如何?”

    

    “赌什么?”

    

    “如果你莳花馆输了,就全部退出云州城!”张静如咄咄逼人。

    

    输了一场,就举宗退出云州城,这代价实在有些大了。

    

    “好啊,我莳花馆没有意见!”莳晴轻笑着,没有一丝惧色。

    

    莳晴如此淡然,倒是让聆音阁的领队长老有些犹豫了。

    

    说实话,她可没那么大的权利。虽然她也觉得,莳花馆必输无疑。

    

    怡红院的带队长老脸上闪过一丝为难之色,道:“诸位,这赌注太重了!”

    

    “各位前辈,晚辈有一个提议,若是哪家输了,那么所代表的团队,就游街表演一个月,如何?”这时,玉璇玑建议道。

    

    “游街一个月?”

    

    张静如沉吟一声,“好,那就游街一个月!”

    

    其实,刚才她说举宗退出云州城,也是一时头脑发热。游街一个月,也很严酷了,以四大音律宗门的地位,若是游街表演,那真是颜面尽失了。

    

    “你们随意。”莳晴不置可否。

    

    “好,一言未定!”聆音阁的带队长老也重重的点点头。“那怎么判断胜负?”

    

    “这个简单,第一比异象,第二,比神念的涨幅,方才幻乐坊对神念增幅是一成,聆音阁是一成半。”怡红院领队道。

    

    “呵呵,异象,陈媚儿长老,我看你真是想多了,就莳花馆,能用乐器勾动天地?”张静如冷笑连连。

    

    “那可说不准,毕竟人家连我们璇玑的月下吟都能偷,还有什么做不到?”聆音阁的带队长老冷嘲热风。

    

    “吼!!”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让后台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阵,惊恐不已涌到门口,看向外面。

    

    前面发生的一切,在后面也都看的着,听的见。

    

    见到荣亲王府的掌上明珠驾到,还力挺凌天,怒怼云扬,四大音律宗门的弟子都是傻眼了。

    

    莳晴和卞玉京,也不例外。

    

    她们可没有想到,这个凌天的人脉会如此强大,连荣亲王府的小郡主都认识,而且还是人家的师兄!

    

    而玉璇玑和那张静如等聆音阁和幻乐坊的人,脸色就难免有些尴尬了。

    

    莫名的一瞬间,他们觉得,这个莳花馆,和以前,并不一样,变得神秘非常。

    

    “馆主,准备一下,我们马上上台表演!”

    

    凌天带着秦明月和秦邵阳走进后台。

    

    卞玉京上前,小声将刚才斗乐的事情说了一下。听后,凌天淡然一笑,并没有过多理会。

    

    “莳花馆弟子,换服装!”

    

    莳晴馆主一声令下,顿时,上百弟子身上光芒一闪,瞬间都披上了一套漆黑的服装,闪烁着黝黑的光泽,一看,便知布料上乘,让莳花馆弟子,带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

    

    “走!”

    

    凌天挥挥手,带着百余人,出了后台,沿着专属通道,向中央大舞台走去。

    

    呕心沥血一个月,这一刻,是所有人的收货之时!

    

    “哈哈,我师兄出来了!”

    

    屏风下,小郡主李师师看着凌天带着人走上舞台,看着那一群衣着特异的弟子捧着怪异的乐器上台,她却是又惊讶起来。

    

    这些天,她也知道凌天行踪诡秘,像是秘密进行着什么事情,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查清楚。

    

    而左右,云老太君和云侯等人,都是惊讶不已。

    

    她们可不是外行人,当然是能够看出来,凌天带的这批人,有大半人的乐器,都是他们没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