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42章 凌天惨遭被怼
    三大音律宗门都已经上来表演过了,至于一个月都为开馆的莳花馆,很多人都以为没有来参加这次老太君寿宴,毕竟如果来了,那么擎天宗绝对会先来献礼的。而且莳花馆这些年名气渐失,在众人眼中,莳花馆已经日近西山,在衰败了。

    

    云扬刚回到座位,捧着飞云剑,在周围羡慕的目光中,欣赏着。但这时,一直都未有什么动作的秦明月,却是直接站了起来。

    

    看着秦明月一步步的走向云老太君,整个云侯府的年轻子弟,都追随着她的身影,移动目光。

    

    要知道,整个云侯府,等级森严,但除了云扬之外,就属秦明月的身份,有些特殊。秦明月不姓云,按理说属于外戚,等级应当排在最末,但秦明月却偏偏有着让人嫉妒的七品火种和七品武魂,还气质动人深得云侯夫人喜爱,样样待遇,都仅次于云扬。

    

    这导致几乎所有的云侯府子弟,特别是那些小姐们的不满和妒忌。

    

    此时此刻,他们也都十分好奇,来自岭南的秦明月,会献上什么样的寿礼。若是送的薄了或者普通了,甚至恶了老太君,这都是他们极其想要看到的,到时候,也正可以借此奚落一番,以解心中之快。

    

    坐在最后一排的凌天和秦邵阳见此,也都纷纷起身,跟在秦明月的身后上前。

    

    一众云侯府的公子小姐们见此,鄙视嘲笑之声更是大起。

    

    “切,看看看,一个马屁精带着两个废物又要去拍马屁了,真是让人讨厌,什么身份不知道?恶心!”云巧儿撅着嘴,冷笑道。

    

    一旁的云明冷眼看着,对身前的云扬道:“哥,可不能这么由着明月胡闹,他凌天凭什么上去给老太君献寿礼,真是玷污了我云家门庭!’

    

    “哼!”

    

    云扬也是脸色阴沉,很是难看,铮的一声将飞云剑入鞘,即刻起身,跟了上去。

    

    “姥姥,明月和邵阳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秦明月到了老太君身前,和秦邵阳一起欠身行礼。

    

    p正#!版w1首q发

    

    “哎呦,这不是明月丫头么,姥姥这几个月身子一直不舒服,就没有叫你过来,但是姥姥心里,还是疼你的,你可千万不要埋怨姥姥啊!”

    

    老太君见到秦明月,看着那一双璀璨无暇的清澈眸子,也是放下手中筷子,牵着秦明月的手到自己的跟前,细细的大量着。

    

    “明月怎么会埋怨姥姥呢,在明月心里,姥姥永远都是最疼我们的人。”秦明月的嘴巴一如既往的甜。

    

    “就你的嘴甜...”

    

    老太君看向秦明月身后的秦邵阳,也是笑道:“你个小混球也凝魄了,不错不错,好好修炼,别给你父亲母亲丢脸!”

    

    “额,我知道了姥姥,您就放心吧!”秦邵阳挠挠头,笑嘻嘻道。

    

    “嗯?这位是...”

    

    这时,老太君越过秦邵阳,看到了他身后的凌天。

    

    凌天的样貌气质,还是很抓人眼球的,而且老太君也在凌天胸前的星晷上,停留了片刻。

    

    “那个,姥姥我给你介绍一下。”

    

    见老太君问,秦明月当着所有人的面,挽着凌天手臂将他拽到了老太君身前,“他叫凌天,是我们岭南紫云宗的弟子,也是这次岭南战役的功勋榜首!”

    

    凌天有些愣了,就是他,也没想到秦明月会当着几乎云州所有势力面前,如此高调的介绍他。

    

    老太君左右,包括云侯和越穹辛卯等法相大宗师,也都有些惊讶的看了过来。

    

    “岭南紫云宗?”

    

    老太君一怔,她当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宗门,至于什么功勋榜首,在她眼中,更是不值得一提。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老太君看着秦明月挽着凌天的手臂,脸色严肃下来。

    

    “姥姥,我...我喜欢他...”

    

    秦明月深吸了一口气,下了莫大的决心,在云老太君的注视下,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

    

    老太君身子一直,深邃的目光在凌天的设上扫过。

    

    一时间,凌天如玉冰窖,浑身一愣,只感觉到数股强大至极的神念在自己身上扫过,气海内,九色道基瞬间隐匿,十万剑意化作隐龙剑魂升腾而起。

    

    “凝魄初期的修为,武魂倒是不错。”

    

    一众法相大宗师也是多看了凌天几眼。

    

    “明月丫头,你不是在跟姥姥开玩笑吧?”老太君道。

    

    云侯也突然开口道:“明月,我想起来了,一个月前,达飞伯爵找我告状,说一个叫凌天的人,杀了他的爱子,可是这个凌天?”

    

    “舅舅,凌天和胡巴却是有过一些过节,但胡巴的死,绝对和凌天没有关系。”秦明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场景,当即解释道。

    

    “这件事是真是假且不去理会,这凌天可是在一个月以来,一直在莳花馆内?”

    

    云州侯脸色有些不好。

    

    “还有这等事?”云老太君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云侯夫人想说话,但也是叹息一声,没有言语。

    

    “舅舅,姥姥,不是外人说的那样,凌天在莳花馆,是为了姥姥的这次的寿辰,准备节目。”秦明月急道。

    

    云侯:“哦,真的?”

    

    “是真的舅舅,如果您不信,我们现在就可以给姥姥表演。”秦明月点点头。

    

    “我不准他上台!!”

    

    这时,云扬从后面走上前,横了凌天一眼,拱手道:“奶奶,父亲,我不答应。第一,这凌天不是我云家人,就算他和明月有什么关系,但最起码现在还不是。第二,这凌天在云州城内的名声极其不好,让他给奶奶表演,我怕污了云海洞天的空气!”

    

    云扬语气不善,丝毫不给凌天面子。

    

    “表哥,你怎么能这样说。外界的流言蜚语,没有证据你怎么能信。就算凌天不是云家的人,但给姥姥贺寿又有什么问题?”秦明月蹙眉,急道。

    

    “总之我就是不准!”云扬冷道。

    

    “你!”

    

    秦明月大急,莳花馆的节目,没有凌天的钢琴表演,那么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遗憾。

    

    凌天将秦明月拦在身后,走到云扬身前,“世子,你这样,是不是对我有些不公平,我只想给老太君贺寿而已。”

    

    “公平?你争强好胜,沉迷女色,别和我说什么公平,你不是我云家的人,就别想和明月邵阳一起打着云家的旗号来贺寿,我云扬在这,就绝不会让你这种人得逞,你,给我滚!”云扬目光冷漠,淡淡道。

    

    “好,很好。世子如此容人之量,我凌天见识了!”

    

    凌天深深看了云扬一眼,毅然转身,“交给你们了,好好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