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40章 众天骄献礼
    只是演奏了一首曲子,云侯就直接赏赐了一件中品地器!

    

    不仅如此,连其他普通弟子,都有百万灵币可以拿,不但赚了名气,还得了利益,这实在是大赚特赚了。

    

    “多谢云老太君夸奖,多谢云侯赏赐!”

    

    张静如欣喜不已,地器因为必须要七品火种的炼器师才能炼制,而且材料都是非常昂贵,所以一件下品地器,都是很难的,以至于她到如今,用的都还是下品的小极品地器,如今得了中品地器,让他省了上千万灵币的开销!

    

    “嗯,下去吧,你们表现的不错,等我回中州述职,带你们过去!”

    

    云侯摆摆手,让幻乐坊的人撤了下去。

    

    5t首●发Ir

    

    后台,张静如捧着地器红绫袖,傲然的在其他三大音律宗门弟子前走过,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势。

    

    确实,幻乐坊每一次都被云侯钦点,而这宗门内本就势力强大,凭此种种,让幻乐坊的弟子越来越不把其他三宗弟子放在眼中。

    

    “呵呵,莳晴妹妹,姐姐我,等着看你们的表演了,大合唱哦,厉害了!”

    

    张静如站在莳晴面前道。

    

    莳晴闭目凝神,不为所动。

    

    “你!”

    

    张静如气急,得不到莳晴的回应,她目光扫向莳晴身后的弟子,却发现那些弟子也和莳晴一样,都安静的闭目静静站在那里,一副不理会外界声音的架势,水火不浸。

    

    “哼,看你们一会怎么丢人!”

    

    张静如吃了个闷憋,带着弟子走开了。

    

    “幻乐坊,不过如此嘛,天哥,我们什么时候上?”

    

    所有人还在议论方才幻乐坊的表演,秦邵阳却不以为意。

    

    经历过了这一个月以来,彩云追月的洗礼,他对这些乐曲,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感觉了。

    

    “呵呵,当然是最后上,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先让他们多跳一会。”凌天吃了一口灵鱼肉,笑道。

    

    “好,那我们就看着!”

    

    幻乐坊的表演过后,一众云侯府的后辈纷纷上前,为云老太君献上寿礼。

    

    礼物虽然在云老太君的眼中并不算贵重,但却是代表着小辈的心意。老太君也会赏赐一些东西,当然也都不会差。

    

    “老太君,宇儿是您从小看着长得的,这次老太君大寿,宇儿没什么送的,但也求到了怡红院,特地编排了一个舞蹈,给老太君贺寿!”

    

    程飞宇看云扬还没有起身的意思,所以就先上来献礼。

    

    “宇儿啊,虽然你不是我云家的人,但我却是一直把你当成孙儿看待,既然你有这份心,就让她们上来吧,表演的好,我定然重赏!”云老太君道。

    

    “多谢老太君!”

    

    程飞宇脸上闪过一丝欣喜,随后跑进屏风之后,不一会,一群身段妖娆,衣着有些暴漏的女子从屏风之后涌上了舞台,人数也足有数十人。

    

    怡红院是四大音律宗门中,专以舞蹈出众的宗门,所以门中弟子的身材,都是极好的。

    

    这一次,她们特地为老太君编排了一支叫做繁花云锦的舞蹈,也是极为精彩,异象升起,繁华遍地,云锦漫天。让人大饱眼福,轰动效果,丝毫不亚于之前的幻乐坊。

    

    可见,为了这次老太君的寿辰,各家都是不遗余力。

    

    “好!赏!”云老太君点了点头,显然还是很满意的。

    

    云侯坐在宝座之上,大袖一扬,道:“怡红院领队赏中品地器长鞭,余者上灵币百万!”

    

    和之前幻乐坊的上次一般无二,让怡红院一众弟子欢呼雀跃。

    

    “飞宇,难得你对老太君如此伤心,我特地赏你一件宝甲,虽然品阶不是多么高,但却是我年轻时所用之物!”

    

    这时,云侯突然伸手,一道光芒射向程飞宇。

    

    “宝甲?”

    

    程飞宇一怔,但是也没有多想,当即将那光芒接在手中,定睛一看,顿时心中狂跳!

    

    只见此时他双手捧着的,赫然是一件金黄色的内甲,其上鳞片密布,弥漫着六座阵法光芒,赫然是一件上品灵器宝甲!

    

    要知道,原本甲胄类的防具就要比兵刃的品阶低一个层次,而且极品的甲胄比兵刃还要难炼制,所以,上品灵器宝甲,已经是凝魄武者可以得到的,顶级防具了。

    

    “飞宇拜谢云侯!”

    

    程飞宇一脸欣喜的捧着宝甲回到座位上,让一众云家子弟羡慕不已。纷纷上前献上寿礼,可是因为都没有音律宗门支持的节目,所以收到的赏赐也就差了很多。

    

    云扬在座位上,看向一旁的秦明月,笑道:“表妹,该你上去献礼了...”

    

    他知道,凌天带着莳花馆前来,那么就一定会以秦明月的名义,上前献礼,所以,便先问了一句。

    

    “呵呵,我怎么敢在表哥之前献丑呢,还是表哥先来吧!”秦明月道。

    

    “那好吧。”云扬点了点头,饮了一杯酒之后,又道:“还有,表妹,我想提醒你一句,那个凌天沉迷酒色,争强好胜,绝不是个善类,你要看清,什么人才真正适合你,你和我一样,都是云侯府的希望。我不想你把精力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多谢表哥提醒。”秦明月颔首,但却没有再说话。

    

    “好自为之!”

    

    云扬见秦明月根本没听进去,冷哼一声起身。

    

    在云侯府的年轻小辈中,也就秦明月敢和他如此这般了。

    

    “奶奶,孙儿祝您寿与天齐。”

    

    云阳在云老太君身前躬身行礼。

    

    “扬儿啊,我的乖孙子,怎么你也和奶奶这么客套了。”

    

    云老太君看到云扬,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快给你奶奶敬茶!”

    

    云侯夫人也是一脸端庄的笑容,递过来一个茶盏。

    

    “奶奶,为了这次寿辰,孙儿也特意准备了一个节目,希望,能博得奶奶一笑。”云扬献上一杯灵茶。

    

    “嗨,我孙儿就是不准备节目,奶奶也一样开心。”

    

    老太君喝下灵茶,眼睛一转,又问道:“对了,荣亲王府的那个师师小丫头来云州了,你可能见过她?”

    

    “李师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