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37章 宫门之前 各路嘲讽
    “呵呵,怎么,寿辰筵席还未开始,就要表演了么!”

    

    又是一声娇笑响起,却是从通道内,涌出数十名身材窈窕,模样俊俏穿着华丽的女子,那笑声,正是从这群美女之首,一位身着银色白鸟长裙的女子口中发出,而她的修为,竟然也到了金身中期巅峰,和莳晴相差无几。

    

    “呵呵,原来是幻乐坊的张长老,幸会幸会,这次幻乐坊又是被云侯钦点了吧,真是让其他音律宗门,羡慕嫉妒啊!”

    

    洛千浪看到来人,立刻上前拱手,赞道。那故意的模样,分明是做给莳晴看的。

    

    “呵呵,有什么的,每次都要为云侯卖力,我们也是无奈,若是下次,幻乐坊倒是相和擎天宗合作呢。”那张姓长老长袖掩嘴笑道。

    

    “呦,那我擎天宗可没有那个荣幸,谁不知道,幻乐坊是四大音律宗门第一,听说云侯还准备带幻乐坊前方中州为武皇演出呢!”洛千浪摇摇头。

    

    “嗨,那不过是谣传,至于什么四大音律宗门第一,这东西哪有什么第一不第一的,不过是不想落后于人罢了!”

    

    张姓长老又看了一眼莳晴,远远笑道:“不过,每次擎天宗不是都会请莳花馆来演出么,莳花馆,也是很不错的。”

    

    “唉,是啊,以往都是,可是某些人心术不正,看不起我擎天宗,这次,我擎天宗只能看你们三宗的精彩表演了。”

    

    “呦!看不起擎天宗?莳花馆的生意虽然只是稍差了一些,但这架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两人一唱一和,莳晴和一众莳花馆的女弟子脸色越来越差,而凌天终于知道,莳花馆在四大音律宗门中的地位,到底有多么尴尬了。竞争,真是无处不在。

    

    “莳晴妹妹。我们先走一步了!”张姓长老带着弟子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莳晴身后的百人团队,妩媚一笑,道:“妹妹,莳花馆这次的阵仗倒是不小啊,怎么,想来个大合唱不成?不过,我可要提醒妹妹,这音律,可不是靠人多,都是些滥竽充数之辈,反而会怀了心情...哈哈哈...”

    

    张姓长老长笑,带着一众弟子就消失在了宫门之内。

    

    “哼,我们走着瞧!”

    

    洛千浪也紧跟着而上,带擎天宗的子弟,进了云顶天宫。

    

    “师父,别生气。”卞玉京拉着莳晴的肩膀,宽慰道。

    

    “呵呵..呵呵呵呵....”

    

    莳晴嘴角扬起,一声冷笑,“生气,我生什么气,她们想要优越感,就给他们好了,我倒是要看看,倒时候,她们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嗯,师父,这次我们莳花馆,一定会一雪前耻!”卞玉京点点头,信心十足,身后,百余名莳花馆弟子,也都昂首挺胸,没有任何羞愧之色。

    

    “邵阳,你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里面很忙么!”

    

    这时,最中间的通道闪起光芒,却是许久都未出现的云扬,出现在众人眼前。

    

    而他身后,也跟着数十个捧着古琴的白衣弟子。

    

    所有女弟子之首,玉璇玑身着一身白纱纱裙,如玉一般的小脸,眉间一点朱砂,平添娇艳,站在云顶天宫之上,真的犹如仙女。

    

    “表哥...”

    

    秦邵阳抿抿嘴,也是颔首站在一旁。

    

    对于云扬,多年来,云侯府所有年轻一辈子弟,都在他的威压之下,秦邵阳也不例外,从心底,有着一股畏惧,这是从小养成的。

    

    “嗯...”

    

    云扬提着云翎剑,轻嗯了一声,便带着众人掠过秦邵阳,目光在凌天和莳花馆众人身上扫了一眼,却是停顿了一下。

    

    “邵阳,你是岭南城主府的接班人,不要整日沉溺于声色犬马,也不要总和乱七八糟的人在一起,你要上进了。”

    

    说罢,云扬头也不回,便走进了云顶天宫的宫门。

    

    “我怎么了,每次都这般说我!”秦邵阳胸膛欺负者,看着宫门,双拳紧握。

    

    “罢了,他不过是颐指气使罢了,总觉得你不行。”凌天拍了拍秦邵阳的肩膀。

    

    玉璇玑留在所有人之后,停在了卞玉京身前。

    

    “璇玑,上次的事,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卞玉京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还要解释,但玉璇玑却是摇摇头,打断了卞玉京。

    

    “不用说了。你带着这么多人,是为了他?”

    

    玉璇玑看了一眼后卞玉京身旁的凌天。特别是看到卞玉京有意无意的紧挨着凌天站着,眉眼之中也满是情意,心中就不是滋味。倒不是吃醋,而是莫名的有些生厌。

    

    “嗯...”卞玉京想都想,直接就点了点头。

    

    “呵呵,怎么,姐姐是想用我的月下吟,博取云老太君欢心么?”

    

    “不是,璇玑,我...”

    

    “你不用解释,月下吟我送给你了,不过从此以后,你我不要以姐妹相称,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会!”

    

    说罢,玉璇玑捧着古琴,一轻风拂过,消失在了门中。

    

    “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卞玉京紧握着双手,浑身都在颤抖。双眸之中,氤氲点点泪光。

    

    她只不过是在赏月大会上,没有控制住哼唱了几句月下吟而已。

    

    “玉京,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们不适合做朋友,更不适合做姐妹。她,不会允许她身边有人比她强,更何况,你曾经稍有不如她,看开吧。你终究会一飞冲天,今天这一幕,也迟早都会发生。”凌天也拍了拍卞玉京的肩膀道。

    

    x正;版FI首发

    

    “凌天说的没错,当初我就说过,四大音律宗门的首席,从不会成为朋友,而你和玉璇玑之所以曾经是姐妹,那是因为我莳花馆日薄西山,你对她构不成威胁。如今她这般作为,是因为她怕了!”莳晴也开口道。

    

    “我明白了,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拿她做姐妹,是我做错了,就是我做错了。”卞玉京摸了摸眼泪,道。

    

    莳晴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也是对于卞玉京的善良,很是无奈。

    

    凌天则是深深看了一眼卞玉京,抿抿嘴,没有说话。或许,如果他是卞玉京,也会这么做吧。

    

    “哈哈,凌天小兄弟,你也在这里!”

    

    这时,通道人影闪烁,又是十几个身影闪烁出来,正是天道门的血戟张恺风。

    

    “恺风兄!”凌天拱手。眼中也是有些好奇,以为此时张恺风竟然穿着一套不一样的弟子府,胸前划着双鱼八卦,赫然是道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