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8章 胡巴被杀
    从此以后,最后一点广乐的痕迹,都不复存在。

    

    断魂棍焕然一新,虽然仍旧是六座阵法的上品灵器,但是威力,凌天也是极为满意的。

    

    将断魂棍收起,凌天盘坐在床榻之上,开始运转太初经修炼。

    

    第二天一早,凌天便起来准备出门,莳花馆还是要去盯着的,他这个好色又张狂的形象,也要维系。

    

    可刚出门,凌天就觉得后院马厩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涌动。

    

    眉头一蹙,凌天快步走向后院。

    

    “椀儿?”

    

    凌天进了后院,也是一愣,只见那椀儿抱着一捆灵草,正在喂食昨天凌天领回来的那头火红色的战马。

    

    “师兄...我..我..”木婉儿一惊,扔了灵草转过身来,低着脑袋吞吞吐吐。

    

    “怎么回事?”

    

    “我...我就是想喂喂它...”

    

    凌天眼睛动了动,喊道:“铁蛋!铁蛋过来!”

    

    “师叔,我来了!”

    

    只是片刻,木铁胆就从前院跑了过来。

    

    “怎了么师叔。”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是让你照看这匹战马的。”凌天冷道。

    

    他想来,或许是有人欺负木椀儿这个外来人。

    

    “啊,师叔,是我该负责的,但是这匹马比您那小青脾气还大,不吃灵草不说,还喷火烧我,要不是我跑得快,就受伤了!”木铁胆苦着脸道。

    

    |5正4☆版d首发

    

    “还有这事?”凌天也是哑然,“那你也不能让椀儿来喂啊..”

    

    “师叔,我也奇怪了,这马谁都喷,就不喷她...我们也没办法,就只好让她喂了....”木铁胆挠挠头道。

    

    “是么?”凌天看向木椀儿:“它为什么对你如此温顺?”

    

    “是...椀儿在掩月宗是内门灵兽院的弟子,我会兽语,所以对喂食它们,很有经验的。”椀儿说着,捡起灵草走到旁边的马厩,那里面的小青竟然也和木椀儿很亲昵,丝毫没有排斥的样子。

    

    “嘿,真是厉害了。”

    

    凌天摸了摸下巴,没想到木椀儿还会这个。

    

    “椀儿,据我所知,掩月宗的功法也是吸收月华之力,你可曾修炼?”

    

    这时,秦明月从前院走了进来,道。

    

    “本宗的掩月心经,是每个弟子有必须修炼的。”木椀儿乖巧道。

    

    “那好,你我修为相仿,接招!”

    

    说罢,秦明月直接出手,一掌拍出,赫然是一道月色的气浪轰落,拍向木婉儿。

    

    木铁胆惊呼一声,凌天却是没有阻拦,秦明月这一掌只是在试探,并没有多少攻击性。

    

    果然,木椀儿虽然惊慌,但也是抬起玉手,迎上了一掌,和秦明月的元气颜色很像,都是月白。

    

    “轰!”

    

    两掌对撞,消散在空气之中。

    

    “呵呵,不错,看来椀儿妹妹的天赋也是极好的。”

    

    秦明月笑了笑,对凌天点了点头。

    

    木椀儿的身份被验证,凌天也彻底放下心来,“那好吧,椀儿,在这匹战马的主人未找到之前,就由你来负责了。”

    

    “嘿嘿,知道了师兄。椀儿一定喂好它!”木椀儿开心的笑道。

    

    “嗯...”

    

    凌天将小青牵出来,正准备出门,这时,木铁柱却是又从大门外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师叔,出事了!”看到凌天,木铁柱就喊道。

    

    “出什么事了,这么急色!”凌天蹙眉。

    

    他可不信现在能出什么大事,最起码如今这云州城,还没有人敢来找他的麻烦。

    

    “莫非是那擎天宗来找麻烦了?”

    

    凌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擎天宗的楚狂。昨天他可是放出狠话的。

    

    “不,是那达飞伯爵府!”木铁柱喘了一口气,沉声道:“今天早上的消息,达飞小伯爵,胡巴死在了家里!”

    

    “什么?胡巴死了?”

    

    凌天眨了眨眼睛,也是难以置信,昨天还气势汹汹的胡巴,这就这么死了?

    

    而且还是在这个关键的时间点,要知道,昨天他们可是打了一架!

    

    “怎么死的?”

    

    凌天第一时间,就想到这或许是个阴谋!

    

    “是被人杀死了,据说死的很惨,体内的所有经脉骨骼都被震碎了,从外面看不出一丝异样,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武技死的。”木铁柱道。

    

    “表面无损,震碎了全身骨骼?”

    

    凌天沉吟一声,以他的阅历,也毫无头绪的。

    

    “罢了,不去管他,反正不是我们杀的,你们这些天,勤加修炼,不得怠慢。”

    

    “不是,师叔,是达飞伯爵府已经认定了是你杀的胡巴,现在已经带人杀来了,马上就到咱们驻地门口了!”木铁柱咬了咬牙道。

    

    “关我什么事!他们是蠢货么!”

    

    凌天无语,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找上门来了,也只能上了。

    

    “叫上所有弟子,门外迎接!”

    

    凌天冷哼一声,手中一颤,金灿灿的断魂棍握在手中催动小青,就冲了出去。

    

    “是!”

    

    木铁柱也是兴奋至极,着急了百余名紫云宗弟子,也跟了出去。

    

    一时间,紫云宗驻地门外,战意昂扬的紫云宗弟子在凌天的带领下,一字排开,目视着街口。

    

    果然不过盏茶的功夫,一阵湍急的马蹄声就从远处震了起来,听那声音,人数不少。

    

    下一刻,一群身着黑甲的骑兵出现在众人眼前,足有数百之多,而在骑兵之前,则是一个肥婆如猪的老者,也是顶盔冠甲,提着一根巨大狼牙棒,一脸悲愤的冲了过来。

    

    不过,当那老者看到紫云宗弟子竟然在门前摆开的阵势,当即大怒,“小小微末宗门,也想挡我伯爵府不成?所有人听着,给为冲上去,踏平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