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6章 武皇的贴身侍卫【対霺笑守护加更】
    “晚辈知道,但晚辈更知道,长老想让我,一举夺得丹道第一!不是么?”凌天也一样起身,抬眼看向梁璐,言之凿凿气势不输。

    

    其实,他对于尨象丹和铸金丹的炼制方法早就熟谙于心,此举,不过是为了解释到时候他是如何会炼制这两种丹药的借口罢了,以防有人调查他的秘密。

    

    两人对视良久,正当梁若烟想要开口劝解之时,梁璐才坐了下去,“好,铸金丹我这里有一粒,可以借给你,至于丹方,倒是简单,但是你要知道,炼制铸金丹的药材,每一味,都很珍稀,不说那三才果不好寻觅,那金葵花籽,更是被云侯府垄断,我这里,没有铸金丹的所有材料,你要自己想办法!”

    

    “娘亲,我忘记跟你说了,凌天在无回谷,得到过金葵花籽!”这时,梁若烟突然道。

    

    “什么?他有金葵花籽,此时当真?”梁璐眉间一挑。

    

    “当真!而且当时好像凌天还把那金葵花籽用来当零食,赠给门下师弟和城主府少爷直接吃了...”梁若烟无奈笑道。

    

    “当零食,直接...直接吞了?”

    

    梁璐又望向凌天,“你...你们这是暴殄天物,你们知不知道,除了云侯府外,这每一粒金葵花籽对于宗门世家各大势力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一个金身境界的战力!意味着受到云侯府的钳制就少一分。铸金丹虽然看起来只值五百万灵币,但是我告诉你,那东西根本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晚辈...晚辈当时并不知道这金葵花籽是如此珍贵,这时候想起,也想抽自己嘴巴!”凌天讪讪一笑,装作一副后悔至极的模样。

    

    “你身上,可还有那金葵花籽?”

    

    “有!”

    

    “有?还剩下几粒?”梁璐眼睛一瞪。

    

    “只有一粒,是晚辈临走时,本宗冰心宗师赐下。”

    

    “难怪了!罢了...”梁璐叹息一声,良久之后,手掌一番,扔给凌天两个储物袋,两章卷轴,以及两个玉瓶和一个锦盒。

    

    凌天打开,发现两个储物袋中,分别是一堆炼制尨象丹的药材,足有十几份,另一个储物袋中装的是除了三才果、金葵花籽外,炼制铸金丹所需的药材。但只有两份。两个玉瓶中,一个装的是尨象丹,另一个则是金灿灿的铸金丹,品质到了中品,比冷冰心那一颗,强了不少。

    

    而最后一个锦盒,凌天打开,却是一怔。

    

    “长老,这金葵花籽!”

    

    “唉,这一枚金葵花籽是我早年游历所得,一直都舍不得用。既然你紫云宗能将金葵花籽赐予你,那我有求于你,理当倾力支持你,这葵花籽,本是我用来炼制铸金丹,给烟儿用的,你知道,一粒铸金丹,不一定有把握铸就金身,但现在,你尽管拿去用吧。”

    

    饶是梁璐,也是有些肉疼。但还是侧过头,摆摆手,不再去看。

    

    将那锦盒小心收起,凌天心中更加确定,这一次的器丹大会,对梁璐绝对至关重要。

    

    但还是躬身拱手,沉声道:“晚辈凌天,定会竭尽自己所有能力,让这戾金葵花籽变成铸金丹,回报长老!”

    

    “你有这心就好,让烟儿带你下去吧。”

    

    似乎梁璐累了,便消失在了座椅上。

    

    随后,凌天又在梁若烟的帮助下,顺利拿到了三品炼丹师的身份玉牌。

    

    凌天从丹会出来的时候,发现木椀儿还乖乖的坐在小青的背上,低眉垂首,摆弄着手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此时,不知不觉间,夜色已经渐浓了。

    

    “走吧,回驻地。”

    

    凌天的声音响起,木椀儿豁然抬头,眼中的一丝欣喜和心安之色,掩盖不住。

    

    木椀儿的突然出现,让紫云宗驻地的院子里,弥漫着一股不同以往的气息。

    

    林焱焱抱着手臂,咬着嘴唇气哼哼的,凌天刚才也是好一顿解释。

    

    秦明月则是没什么反应,晞若雪则是一心在练舞上,也无暇顾及。至于紫菀和木铁柱等一众紫云宗弟子,更是不敢说话,只是看着那木椀儿,有些好奇。

    

    “都别跟木头桩子是的在这站这了。回去修炼,焱焱,带婉儿姑娘去客房休息。”

    

    “是!”

    

    林焱焱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走吧,我带你去客房。”

    

    e3

    

    众人也都散去,凌天和秦明月也一起回了房间。

    

    “掩月宗?”

    

    凌天对面,秦明月黛眉微蹙,沉吟道:“我倒是知道这个宗门,好像是雍州的一个二等宗门呢,势力也不算小了,宗门传承功法是掩月心经,和我的功法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听我师父提起过。”

    

    “嗯,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几家势力我都去过了,没必要来算计我。”

    

    断魔棍放在桌上,凌天目光凝着,说道。

    

    见凌天怔在那里,秦明月握住凌天的手,道:“在想什么?这棍子好奇怪,是从哪弄得。云顶?”

    

    “不是,是宝蕴楼赠给我的。”凌天摇摇头。

    

    “宝蕴楼?!”秦明月一怔,“宝蕴楼的也找了你?”

    

    “怎么,这宝蕴楼有问题?对了,明月,你对着宝蕴楼可有了解?”凌天忽然问道。

    

    秦明月仍旧蹙着眉,“倒是知道一点秘密,这宝蕴楼开店不过百年,但口碑极好,而且也不搞扩张。但这宝蕴楼的存在本该很碍云顶的眼,但我听舅母无意中说过一个秘密,她说那宝蕴楼的楼主,以前是中州皇宫神武殿的一个侍卫,后来触犯了律条,被废了大半修为,贬到了云州,开业的时候,舅舅还到场了呢,所以这么久以来,宝蕴楼才被忌惮。”

    

    “神武殿,那是什么地方?”

    

    “当今武皇的寝宫。”

    

    “嘶..”

    

    凌天倒吸了一口气,暗道果然如此!

    

    这宝蕴楼主曾经是武皇的贴身侍卫。被废了还这般强横,那废之前,该有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