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5章 丹会之行 梁若烟的生母
    看着凌天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街口,众人又开始议论炸了锅。

    

    不过这次议论焦点,都是那个已经傻掉的赵黑三。

    

    开始还以为坑了人家六十万灵币大赚特赚,转眼间,人家就用十万灵币买的矿石开出了价值一百五十万的上品灵翠,实在是亏大了!

    

    那赵黑三如今想哭的心都有了。

    

    “呵呵,赵黑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龌龊,最好别让我抓到把柄,好自为之!”

    

    罗晓蝶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

    

    街上,凌天的脸色早已没了放荡不羁,恢复如常,淡漠如水。

    

    召唤出小青,凌天翻身上马。

    

    “你现在安全了,可以走了。记住,这里到处都是危险,你要小心。”

    

    凌天看了一眼粉裙少女,淡淡说完,就要促动小青。

    

    “师兄,我...我不知道去哪...”

    

    粉裙少女像是鼓足了勇气,突然弱弱的开口。

    

    “不知道?你自己一个人来的云州城?”

    

    凌天回身,蹙眉望来。

    

    “我..我是雍州掩月宗的内门弟子,原本是和师门弟子出来历练,可谁知在云州境内就被一伙盗匪抢掠了,师兄师姐们为了掩护我逃离,我们,都走散了...”

    

    “掩月宗?”凌天皱眉,这个名字他都没听说过。

    

    “你叫什么名字?”

    

    “木椀儿...”粉裙少女低声道。

    

    “我是紫云宗凌天,我宗的驻地在西南宗门坊,你身无分文,又无处可去,若是你信得过我,不妨先到我们驻地落脚,等你掩月宗的人来。若是不行,我也可以给你一些灵币,你自己选择。”凌天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他看不出这少女有什么可疑之处,修为也确实刚刚突破凝魄,就将她一个人放在这里,也实在不妥。

    

    “我...我信得过师兄...”粉裙少女搓了搓衣角,道。

    

    “好吧,那...你上来。”凌天点点头,俯身伸手。

    

    粉裙少女点点头,红着脸抓住凌天的大手,被拽上了坐骑。

    

    少女体香,再一次萦绕在了凌天鼻间,宁心静气,凌天催动小青向西南宗门坊奔腾而去。

    

    aK%…hb

    

    原本,凌天也是想直接回宗门驻地的,可谁曾想,在半路还是被丹会的人拦下了。

    

    凌天无奈,他明白,云顶和宝蕴楼他都去了,这丹会也绝对拖不过去,今天注定要一阵奔波。

    

    于是,凌天只好带着木椀儿,到了丹会。

    

    相比于云顶和宝蕴楼的诡计和深谋,丹会就显得没那么复杂了。而且和神兵府有些类似,都是掺杂着内部长老之间的纷争。

    

    接待凌天的是梁若烟的师父,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妇人,保养的极好,但是浑身元气浩荡,修为竟然也在金身境后期。经过梁若烟介绍,凌天才知道,这位梁姓宗师是丹会七大长老之一,同时,也是梁若烟的亲生母亲。

    

    这让凌天顿时若有所思,暗道真是没有一个天才是毫无背景的,这梁若雪的生母是云州丹会的大长老,那么她出任岭南的丹会副会长,就没什么可说的,更何况,梁若烟在丹道上的天赋,恐怖的吓人。

    

    至于梁若烟为什么也姓梁,他的父亲又是谁,凌天只是在心中八卦了一下,也没在意。

    

    “梁长老的意思,是让我在这次器丹大会上,力争丹道第一?”

    

    听了梁长老的讲述,凌天问道。

    

    按这梁长老所说,丹会的七大长老,都是来自云州七个不同得地域,虽然看上去同属丹会,但是这其中的权利争夺,却是错综复杂,而作为出身自岭南的梁长老,因为多年来岭南再无一个出色的年轻一辈丹道天才,所以在七大长老的位置上岌岌可危,若是这次器丹大会岭南地域再次落败,那么她的位置,就会被挤下来。

    

    所以,这也是梁长老让梁若烟去岭南的原因,如此以来,梁若烟便可以岭南武者身份参加器丹大会了。

    

    “没错,这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梁长老笑意盈盈的点头。

    

    “有若烟姑娘参加,我想,以若烟姑娘的丹道天赋,拿这年轻一辈的丹道第一,应该不成问题。”凌天蹙眉。

    

    他觉得,梁长老如此铺张的找他,就为了此事,有些小题大做。

    

    “你有所不知,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其他六大长老手下,都有云州一流的宗门和世家撑腰,其中的天才,不胜枚举。若烟更不是什么秘密,其他长老也都知道,所以必然会有防范,原本我的人选还有秦明月,但是,那丫头也一样做不了奇兵,倒是你,对于云州的其他人来说,还是个迷。我要你,坐我梁璐的杀手锏!”

    

    “凌天,你可愿意?这不妨碍你为紫云宗争夺荣耀,我只希望,你在大会之后,站在我梁璐身后,我会满足你一切关于炼丹资源的需求!”

    

    梁长老看着凌天的眼睛,语气,不知不觉的,变得很严肃。

    

    “晚辈当然愿意。”

    

    凌天想都没想,便点头答应了。

    

    正如对方所说,他只要要在大会之后站在梁璐一方,这和紫云宗,并不冲突。虽然凌天觉得梁璐如此手段似有深意,但却是对他没有坏处。

    

    而且他紫云宗是岭南宗门,理应力挺梁璐。

    

    “好,很好,凌天,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梁长老对凌天的回答很满意。

    

    “我需要一些丹药,和药材。”

    

    “我听说你会炼制三品中的养颜丹,而这,在器丹大会之上也算不是不错的成绩,但想作为黑马杀出重围,这远远不够,你至少有能力炼制极三品的丹药才行。”梁璐抿了抿嘴,“需要什么药材,或者丹方,你都可以跟我说。”

    

    “既然如此,那晚辈可就开口了,晚辈需要一份尨象丹的丹方和药材,以及成丹一粒。”

    

    “尨象丹!呵呵,我倒是没有看错你,有志气!”梁璐点了点头。

    

    三品极丹药的丹方和药材,紫云宗也拿得出。而这尨象丹乃是四品上的丹药,紫云宗或许还真没有收藏。而凌天若真的想在器丹大会上炼制尨象丹,那突出重围,轻而易举。

    

    不过,凌天却是紧接着开口。

    

    “另外,晚辈恳请长老赐下,铸金丹的丹方和药材,若是有成丹,也请一并赐下。”凌天想了想。突然道。

    

    “什么?铸金丹?”

    

    凌天的话音落下,梁璐便豁然起身,气势震嗖,“凌天,你莫非不知道那铸金丹是何物?铸金丹是极四品丹药,堪比五品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