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3章 又见粉裙少女 救美?
    太平公主的声音略显疑惑,“荣亲王府的小郡主?李师师?”

    

    “没错,正是李师师小郡主。公主,这小郡主偏偏这个时候到云州,会不会是荣亲王知道了什么?”宝蕴楼主抬眼。

    

    太平公主踱着步子,良久之后摇摇头,“不可能,若是他知道了,绝对不会这般风平浪静,更不会让李师师那个黄毛丫头趟这浑水,这小丫头可是他的宝贝疙瘩。”

    

    “罢了,让人看着她!这小丫头性子太野,估计就是来云州撒欢来了。

    

    话音落下,太平公主便化作万千金芒,消散在空气中。

    

    宝蕴楼主李克靠坐在椅子上,眼神微凝,久久不语。

    

    .....

    

    “你说谁?尹卓?他回来了!?”

    

    宝蕴楼下,罗晓蝶骤然停下,回身盯着凌天道:“你之前,不认识他?”

    

    “不认识,想来,宝蕴楼也是查到了吧,我和尹卓并没有交集。”凌天点头。

    

    “他现在在哪?”罗晓蝶不置可否,而是问道。

    

    “在...云顶商行,而且...”

    

    “他去找那个萧梦瑶了?”罗晓蝶眸中渐冷,打断了凌天。

    

    “嗯。”

    

    “可恶!”

    

    罗晓蝶紧紧的攥着拳头,一口银牙咬的吱吱作响。

    

    凌天没有八卦之心,也就没多问,但是大概也是猜出了什么。

    

    “哼,先不提他,这个给你。大长老得知你在寻找一件棍棒类的兵刃,也知道一般的你都看不上,就让我选了这件给你拿来,你先对付用着。”

    

    说罢,罗晓蝶手中金光一闪,一根金灿灿的棍棒出现在手中递了过来。

    

    这棍子长两米,浑身金黄,在收尾两端稍粗,被镂刻了一圈圈精美纹路,中间则是极其平整,只有四座阵法在闪烁着光芒,加上首尾,一共也是六座阵法,品阶不算高,只到了上品灵器的级别。

    

    但凌天却是看的出来,这棍棒上的阵法,赫然是古阵法,炼器的手法,也很古旧,显然是一件古宝。

    

    而且,这古宝之上还有一处缺陷,就在顶头处,好似被极其恐怖的高温给烧熔了。

    

    “古宝,断魔棍?”凌天接过棍子,惊讶道。

    

    “你到真是一个识货的人,连这古宝都认的,没错,这正是从广乐道场的矿石中,开出来的古宝,至于这古宝的残缺,应该是在被熔岩包裹时烧熔的,想来修复它,难不住你。”

    

    “呵呵,当然,我自由办法修复!”

    

    凌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便将这破损的断魔棍收了起来。这断魔棍除阵法破损之外,其他都比那流火棍精致的多,至于那阵法的修复,对于凌天来说,太过简单。

    

    罗晓蝶将凌天送到门口,还未拱手告别,就听到宝蕴楼侧门口那里吵闹了起来。

    

    凌天向那侧门看了一眼,却是眼睛一亮。

    

    罗晓蝶剑眉紧蹙,蹬蹬下了楼梯,气势汹汹的走了过去。

    

    “怎么回事,吵什么吵,这里是宝蕴楼,谁让你们这么放肆的!”

    

    罗晓蝶挤进人群,气势凌人。

    

    “罗管事!罗管事你可来了,您给小的评评理,这小姑娘来玩石头,切毁了就想赖账!”

    

    一个满脸黝黑横肉,肥头大耳的壮硕汉子走了上来,带着一眼假的哭腔说着,看起来很是滑稽。

    

    “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要赌的,是他...”

    

    黑脸大汉对面,则是一个双眸噙着泪水,一脸柔弱无辜的粉群少女,那模样,很是可怜。

    

    “赵黑三!你说她坑了你的石头?你糊谁呢,她还是一个黄毛丫头!”罗晓蝶冷道。

    

    “罗管事,我就是看她不像坑蒙拐骗之辈,才答应她先不给钱,就免费给她开的,谁承想这黄毛丫头也会骗人啊!”赵黑三也是一脸无辜。

    

    “小妹妹,你自己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放心,你尽管说出来龙去脉,若你真是被冤枉了,我给你做主!”罗晓蝶看向那粉群少女,问道。

    

    “我,我就是好奇,进来看看...”粉裙少女颔着首,眉眼低垂,指着赵黑三,“是他突然拿起一张纸,问我知不知道上面那个字叫什么,我就说那个字念‘开’,谁知道他就直接把一块石头劈开了...我真没想要堵矿...”

    

    “什么?还有这等事?”罗晓蝶先是一阵无语,而后冷然看向赵黑三:“赵黑三你可以啊,连这等下九流的招数都用了,我看是你不想在这宝蕴楼里混了!”

    

    “冤枉啊,罗管事,你怎么能听她一个小丫头片子信口雌黄!”赵黑三大急,连连拱手,“罗管事,我黑三在宝蕴楼向来遵纪守法,从不做这般下三滥的事情,不信你可以问问其他摊位的兄弟,他们可以为我作证!”

    

    “对!黑三哥说的都是实情,这小丫头就是想赖账!”

    

    “哼,长的挺水灵,没想到心这么黑!”

    

    “罗管事,是这个小丫头作妖!”

    

    #c%首发

    

    顿时,周围一片嗡鸣,少女被千夫所指。

    

    偶尔有脸色不忍要开口的,却是被赵黑三冷眼一瞪,又咽了回去。

    

    “这...”

    

    一时间,罗晓蝶,也是为难了,她从心底相信,这事情绝不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能做出来的,但此时,却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呜呜,我没钱,我被抢了,身上一枚灵币都没有了。呜呜...”

    

    粉裙少女嘤嘤的哭了起来,很是无助的模样。

    

    “赵黑三,要不这样,你这石头多少人,我给了,你放她走!”罗晓蝶于心不忍。

    

    “那可不行,罗管事,咱们这行可有规矩,你和她素不相识,我可不能要你的钱!”赵黑三咧咧嘴角,扫过粉裙女子稚嫩的身段,“她没钱也可以,我把她压在我这里,等她的亲人拿钱来赎她!”

    

    粉裙少女闻言,不禁浑身一颤,不住抽噎着。

    

    “你!”罗晓蝶怒视赵黑三,此时,她终于明白,这赵黑三就是看上了这个小姑娘。

    

    正想着召唤宝蕴楼护卫强行镇压赵黑三,这时,她身后,却是一道白影走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