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22章 楼主身份 太平公主
    宝蕴楼主声音落下,凌天豁然抬头,“什么?前辈的意思,是这光球,出自道场?”

    

    此时此刻,凌天终于明白,为何之前,宝蕴楼主对云顶商行的目的如此不屑一顾。

    

    因为这光团之中所隐藏的秘密,远不是那王道兵刃可以比拟的。

    

    “没错,这三枚光球都是出自其他三个道场,而这光团相互指引,显示还有一枚光团遗落...”宝蕴楼主点头。

    

    “就在云州的钧天道场?”

    

    “嗯!”

    

    宝蕴楼主深吸一口气:“所以我们早在百年之前,就在云州发展势力,为的,就是这最后一枚光球,只要这最后一枚光球到手,就会破解这球中文字之秘!至于这些文字代表着什么,我不说,想来你也猜的到。”

    

    “难道,真的是和那所谓的太初武魂有关?”凌天咽了口唾沫。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那么如果真是如此,就可说明,他在武魂塔中见到的那十几个关团,就是所谓的太初武魂!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太初武魂!”没想到,这次宝蕴楼主却是直接承认。

    

    “嘶...”

    

    凌天装作一副惊恐不已的表情,连退数步,道:“前辈,这恐怕,不是我应该知道的,您就不怕我出卖宝蕴楼?”

    

    “哈哈哈哈...”

    

    宝蕴楼主仰天长笑,指了指凌天,“你小子!我看,你是怕我杀你灭口吧?”

    

    凌天挠挠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这个时候,还是装傻比较好。

    

    “我宝蕴楼不怕你出卖我们。因为宝蕴楼并没有害你之心,而且也知道你的为人,你是绝不会做出这种背信弃义之事,你也没有理由,出卖我们。”

    

    “另外,我更知道你如今的处境。你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你知道当你步入云州之时,就将会陷落这片漩涡之中,所以才对各家的邀请敬而远之,想要洁身自好。保持中立。”

    

    “但是,你也不要忘了我刚才说的,是身背气运,但也站在劫难之上。这是因果,这也是宿命。逃避不是办法。”

    

    “你在莳花馆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目的应该是为了云老太君的大寿,从而博得老太君的欣赏,进而超脱云州这片泥潭,成为事外之人,再不济,也有了一个不同于其他势力的大靠山,对么?”

    

    说了很多,宝蕴楼主最后看向凌天,那目光,好似已经将凌天看透。

    

    “前辈...前辈明察秋毫,晚辈这点儿伎俩,着实有些可笑了...”凌天心中一沉,没想到,自己心中所计划的,竟然被宝蕴楼主说对了大半。

    

    “不不,你这么说就错了。这不是小伎俩,而是智谋。你不必妄自菲薄,要不是我见得多了,也不会猜透你。而我,苟活于世已经很久,但你,还年轻的很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前辈谬赞了...”

    

    宝蕴楼主摆摆手,“我也不是想夸你,只是想给你了建议,除了那云老太君一个靠山,可能还靠不住,你想不想,要一个更大的靠山?一个,比云侯府还大的?”

    

    “有多大?”凌天脱口问道。

    

    *(

    

    宝蕴楼主仰天想了想,伸手向天画了个圆,“有这么大,像天一样大!”

    

    “楼主放心,晚辈定当竭尽全力,从钧天道场中,将最后一枚光球,带出来!”凌天退后两步,对宝蕴楼主躬身行礼。

    

    “哈哈哈哈,孺子可教也!”

    

    宝蕴楼主双手虚扶,大笑不已。

    

    ......

    

    送走了凌天,宝蕴楼主在静室内静坐了片刻,那屏风之上金光一闪,一个贵气逼人的倩影走了出来。

    

    “微臣,叩见太平公主...”

    

    那倩影一现身,宝蕴楼主便起身欲行大礼。

    

    “李叔叔,太平和您说过多少次了,您是父皇的心腹,太平苏醒的时间尚短,您就当我是个晚辈...”那女子身披金色的凤凰霞帔,一团金色光晕将身形遮住,极尽奢华端庄,但却看不到脸。

    

    “这怎么能行,微臣乃一介臣子,公主则是龙种,万万不敢僭越...”宝蕴楼主连忙摇头。

    

    “唉,罢了,我们先不说这个了,那个凌天,李叔叔你怎么看?”

    

    “他...公主,实不相瞒,我李克阅人无数,连那云州侯,我也能看出一二,但这小子,我却是摸不准。公主,您有清明之眸,可是看出了什么?”

    

    太平公主摇摇头:“上一次,我就和晓蝶说过,我也是看不透他,可能是我的清明之眸开光时日尚浅,不过,我确信,他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我的清明之眸,能窥探一丝天道运转,我两次遇到此人,就...就...”

    

    说到此,太平公主的俏脸,竟然一红,不过只是一瞬,便恢复如常,“就让我心悸不已,这显然是天道在给我指引,这次钧天道场之行,事关重大,若是父皇能集齐四枚太初仙文,便有八成把握,激活太初武魂!”

    

    “是,微臣也有这般感觉,他竟然在十几个呼吸之后,就看清了那光球中的文字!而且此人为人正直,头脑伶俐,不似奸邪,是个极其值得培养的人才,若是这次他办的漂亮,微臣定让武皇将他招入宫中。”宝蕴楼主点了点头。

    

    “唉,希望不要再出现什么波折,你可查清,那日在云河之畔,到底是谁,埋伏了凌天?”

    

    “查清了,是云侯府世子,云扬!”

    

    “是他?”太平公主轻咦一声,而后冷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知好歹,不去管他!”

    

    “从今天起,对凌天严加保护!父皇来信,上次的天地异象根源还未查出,但父皇确信那异象绝对和太初武魂有关,所以在武道大会之前,我不想看到这凌天出半点差错!”

    

    “微臣遵命!我会派人时刻盯守,绝不让凌天掉了半根毫毛!”

    

    “不,不要这么刻意明显,你让得力的人去护卫,在他身死攸关之时出手便可,我们只是保他不死,不是为他摆平所有敌人,你懂我的意思么?”太平公主的声音不怒自威,天生就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王者之气。

    

    “微臣明白。”

    

    “嗯,李叔叔,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失陪了。”

    

    说罢,太平公主起身就要离去。

    

    “对了公主,微臣还有一事禀告。”

    

    “哦,何事?”

    

    “荣亲王的小郡主,来云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