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1章 赴云顶 雷劫金的消息
    结束了...

    

    “嘶!三个呼吸,行一的金钟罩,竟然就坚持了三个呼吸!’

    

    “不会吧,难道是行一放水了?”

    

    “你眼睛瞎了么,行一连六品金钢杖武魂都用了,怎么会是放水?”

    

    “不对,你们刚才可是看清凌天手中的兵刃了么?那是什么剑?!”

    

    所有人都在惊叹连连,最后突然有人问了一声,但却没有人回答。

    

    “根本看不清,凌天出剑实在太快了!”

    

    “不对,出剑再快,也绝对能看清的,一定是那剑有门道,让我们看不清楚!”

    

    众人都在猜疑,此时再看向凌天左手上紫色剑鞘上的蓝色剑柄,都是惊奇。

    

    就连行一自己,也是看着手中的金锣杖,眉头微微一蹙。

    

    此刻此刻,金锣杖之上,仍旧游走着残余的雷芒,而他手臂之内,也有剑意在肆虐。

    

    凌天的这一剑,不但剑技强横,那剑器,也绝对非同一般!

    

    “阿弥陀佛,凌施主剑法绝伦,剑器也不再金锣杖之下,贫僧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行一收起金锣杖,双手道了一声佛号,很是谦虚。

    

    “行一师傅过谦了...”

    

    凌天微微颔首。

    

    两人客套着,可行一的这句话,还是让众人浮想联翩。

    

    剑技和剑器都不差,那岂不是说,凌天的剑法品阶直追金钟罩,那剑鞘之中的兵刃,堪比金锣棍了么?

    

    但话说回来,密罗宗的金钟罩和金锣杖,是什么品阶?那可是在整个云州,都有名号的,金锣杖,更是极品灵器。

    

    而凌天,虽然资质不错,但出身却是一个连听都没听过的紫云宗,这般极品的功法和兵刃,他是如何得到的?

    

    一时间,凌天在所有人眼中,就像是一个谜。

    

    “呵呵,既然比也比完了,这钱,我就收下了!五百万灵币,够在莳花馆花了!”

    

    凌天长袖扫过,将地上的灵币全部捡了起来,笑容轻浮浪荡。

    

    “楚施主,对这个结果,你可满意?”

    

    行一回身,看向身后早已目瞪口呆的楚狂。

    

    “满,满意...满意...”

    

    楚狂怔在那里,机械一般的回答着,忽然间,他回过神来,意识到他彻彻底底的输了,输的一败涂地,如果凌天的这一剑斩的不是行一的金钟罩,而是他,那么,他根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

    

    这凌天,或许只有内门那几个妖孽,才能压制了。

    

    “哼,凌天,今天我楚狂技不如人,我们,走着瞧!”

    

    放了一句狠话,楚狂灰溜溜的带着擎天宗的人走了。

    

    “施主,你心高气盛,业障缠身,喜忧参半。若有机会,不妨来密罗宗,静一静心。”

    

    行一看了一眼凌天和莳花馆,不等凌天回答,便又道:“既然因果已了,贫僧,也告辞了,施主保重。”

    

    更新☆最快=#上

    

    行一念了一句佛号,便和密罗宗的和尚,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唉,走了走了,今年的武道还真有看头了,这黑马凌天,我看行!“

    

    “哼,那可说不准,得看这凌天有没有命活到那时候,得罪了世家和擎天宗,啧啧...”

    

    在议论声中,莳花馆前,人群散去了。

    

    风波虽然过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凌天点燃的只是一个导火索,从今以后,他的路,将会更加难走。而相应的,凌天这个名字,在云州城内,彻底出了名气。

    

    凌天扫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张恺风的影子,索性回身,搀起秦邵阳进了莳花馆。

    

    检查了下,秦邵阳伤的并不重,骨头断了几根,服了丹药,养个十天半月也就好了。

    

    “明月,若雪,你们两人所要表演的内容已经都练的差不多了,从今天后,就不要来莳花馆了。”

    

    安顿好秦邵阳,凌天对两女道。

    

    “为什么?”

    

    晞若雪没有什么异议,但秦明月却是问道。

    

    “如今,外面都以为我流连莳花馆是因为喜好美色,你们两个出现在这里,会让人生疑。我们和莳花馆的合作,非同小可,必须保密。所以,明月,你明白了么...”凌天攥着秦明月的手,解释道。

    

    “好吧,我懂了。”秦明月抿抿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送走了秦明月和晞若雪,凌天在莳花馆前召唤出小青,策马奔腾而去。

    

    云州城云顶商行。

    

    占据着城池一隅,气势恢宏。

    

    凌天在广场外下马,看着视线远处金碧辉煌,犹如宫殿群落的建筑和滚滚人潮,心中暗暗咋舌。

    

    论恢宏气派,这云州城内,云顶商行,无人能及。

    

    若不是正门之上镶嵌着云顶四海的四字牌匾,凌天觉得,这里才更像云侯府。

    

    穿过广场,凌天在正门前刚刚驻足,身着黑色紧身襦裙的萧梦瑶便摇风摆柳的迎了出来。

    

    “哎呦,这是什么风,终于把公子你给吹来了!”

    

    上前便挽住了凌天的手臂,萧梦瑶的样子,就像是见到了情郎一般亲昵。

    

    “萧姑娘,你...你知道我要来?”

    

    凌天不着痕迹的挣脱了萧梦瑶,有些惊讶道。

    

    “可不是么!公子在莳花馆玩了这么多天,梦瑶可是都看着呢,今天公子神威大展,梦瑶也不曾错过。”

    

    萧梦瑶魅惑一笑,“公子,你怎么不早些来云顶呀,是不是,梦瑶没有那莳花馆的姑娘有魅力?”

    

    “呵呵,萧姑娘天生丽质,自然是比的上的,这不,我就来了么!”

    

    虽然来开了距离,但凌天还是表现的轻浮一些,毕竟这戏,还是要演一演的。

    

    “公子的嘴可真甜,走吧,我们进去说。”对于凌天的变化,萧梦瑶看在眼中,但也不说破,便将凌天让了进去。

    

    ......

    

    “什么,公子想要的材料,也是雷劫金?”

    

    云顶商行聚宝阁的一间静室内,萧梦瑶坐在银狐皮毛铺就的椅子上,惊讶道。

    

    “怎么?可是有人,也要这雷劫金?”对面,凌天挑眉。

    

    “这...”

    

    萧梦瑶沉吟了片刻,却是没有回答,而是道:“公子从何得知,我云顶商行,有雷劫金的消息?”

    

    “呵呵,云顶商行富有四海,凌某想要寻找灵材,当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贵行了。并没有谁告知。”凌天淡淡道。

    

    “哦,原来如此。”

    

    萧梦瑶点点头,道:“公子,实不相瞒,梦瑶之前也从没了解过雷劫金,但是最近却是查了库房账目,在几十年前,我们拍卖过雷劫金的伴生矿石,而且,我们云顶,也确实有雷劫金!”

    

    “你们有雷劫金?此话当真!”凌天站起身,有些急道。

    

    “当然,不过,这块雷劫金,就在上午,被人买走了。”萧梦瑶玩味一笑。

    

    “什么?”凌天蹙眉,“今天上午才被买走?是谁?”

    

    “买家来头极大,但,我却是能告诉你。”萧梦瑶眼波潋滟,红唇轻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