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10章 浴雷斩星vs金钟罩
    动用了武魂之力的楚狂,尚且用了十二个呼吸,才攻破金钟罩,而行一和尚更是毫发未损。

    

    密罗宗的护体功法,让凌天都为之咋舌。

    

    这简直,比他的五血金身决,强了好几条街了,而五血金身决需要的血液,凌天还未着手去寻找。

    

    如今看到行一的金钟罩,让凌天再一次重视起护体功法的重要行了。

    

    行一第二次布下的金钟罩,和方才的看起来一般无二,同样的金光闪耀,其上流动着梵文,透着一股子凝实。

    

    “不愧是云州第一护体功法,密罗宗有此一门功法,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太强了!”

    

    “是啊,楚狂全力一击,竟然连行一的衣角都没碰到。这还是龙虎榜第九十位的战力嘛!”

    

    “其实不是楚狂弱了,而是行一太强了,这次武道大会,行一必然是问鼎大榜的有力竞争者,他的金钟罩,已然大成!”

    

    众人都在惊叹行一的实力强横,对于凌天,却没有想那么多。

    

    毕竟,凌天虽然要比楚狂强,但也必然一样奈何不得这金钟罩的。

    

    W☆看正、6版}V章6.节c上Y.

    

    “得罪了,行一师傅。”

    

    凌天没有急着出招,而是拱手。

    

    毕竟,在方才,行一有帮过他。

    

    “无妨,凌施主的棍法,似乎出自佛门,但可惜,施主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刃,要不,贫僧的金锣杖,借施主一用?”行一淡然道。

    

    “金锣杖!”

    

    “又是一件有名的兵刃,传说这杖乃是密罗宗上一任方丈所用,内嵌八座阵法,位列极品灵器!”

    

    “难怪行一方才单手就能接下凌天和楚狂两人的攻击,仅是这金锣杖,就足够了!”

    

    凌天蹙眉,在方才,他就注意到了行一手中的金色法杖,这法杖之上金光璀璨,有八道阵法,而且还透着古朴之意,并然不是后世打造,威力远非阳炎刀可比。

    

    在锻兵古谱上,金锣杖排在第十五位,而前十的,无一例外,都是九座阵法,这是灵器的极限。

    

    所以,如果凌天手持金锣杖,那么配以伏魔棍法,辅以武魂之力,所施展的武技威力,将会远超楚狂。

    

    顿时,楚狂的脸色都黑了。

    

    “多谢行一师傅的好意,但是不必了。这次我,用剑!”

    

    凌天拒绝。

    

    他要赢,而且要赢的正大光明。

    

    金锣杖资自然不能用,用紫阙剑鞘,也是不尊重行一。

    

    所以,虽然他本不想动手中的这把剑,但也无可奈何。

    

    “呵呵,好,既然如此,行一接着,施主请尽力施展。”

    

    感受到了凌天渐渐凝重的剑意,行一也是严阵以待。

    

    “轰!”

    

    凌天的丹田气海内,九色道基平台疯狂转转,由九色,赫然变成了紫色,顷刻间就到了极限,其上元气犹如火山爆发,疯狂向凌天右臂涌去。

    

    体外,莳花馆前的元气都好似受到了莫大的吸引之力,疯狂的向凌天凝聚。

    

    “这是什么情况?这元气,好似都被控制了!”

    

    一众武者从行一的金钟罩震惊中缓过神来,感觉这元气的异动,纷纷惊呼出声。

    

    “是凌天!鲸吞元气,证明凌天所修的内功心法,绝对品阶不低!”

    

    “实在恐怖,恐怕只有五大宗门的内功心法才有这般气势吧!”

    

    一时间,凌天还只是在凝聚元气,就将所有目光吸引了过去。

    

    太白楼上,放下酒杯的叶凡眉头微蹙,看着周身荡漾着淡淡紫气的凌天,沉吟着。

    

    “紫云经么...”

    

    元气凝聚完毕,凌天双肩一震,背后陡然嗡鸣一声,一柄七丈高的剑魂虚影,浮现出来。

    

    嗡鸣阵阵,剑意纵横!

    

    淡金色的剑身之上,游龙环绕。

    

    一时间,周围武者的腰间剑器,全都不由自主的轻颤起来,好似在臣服朝拜一般。

    

    “七品剑魂,这凌天的武魂还真是七品!”

    

    “没错,而且还是剑魂,对剑器的增幅最大!”

    

    凌天的七品剑武魂,再一次将气氛掀起。

    

    行一身后,楚狂也是第一次看到凌天的武魂,没想到和传说中的一般无二,这七品武魂的气势,实在让他惊骇。

    

    此时此刻,他感受着凌天的元气和剑魂的双重压力,才明白,他和凌天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大!

    

    “行一,接招!”

    

    已然将气势积聚到了极限,凌天豁然抬眼,背后剑魂之上游龙仰天长吟!

    

    “浴雷斩星!”

    

    赫然是惊雷剑经的第三重杀招,只见凌天左手握着剑鞘,右手猛然一颤,一道剑光骤然绽放,下一刻,便是一道惊天剑气,撕裂空气,携带者无尽雷威,斩向行一!

    

    快!

    

    实在太快了。

    

    众人还没看清凌天是如何出手的,那一道剑气,就已然激发而出了。

    

    而且剑气所过之处,莳花馆前用青金铺设的地面纷纷碎裂,裂纹处,更是如有被灼烧过一般,焦黑一片。

    

    一直轻念佛经的行一也是陡然停下,背后一道金色的禅杖虚影在梵音声中,轰然升起,他周身笼罩的金钟罩,也是在加持之下,金光闪耀,比之前凝实了一倍有余!

    

    在凌天出剑的一瞬间,行一就感觉到了莫大的压迫之力,但心中来不及惊讶,就毫不犹豫的将武魂释放而出。

    

    不然,这金钟罩,定然挡不下凌天这一剑之威!

    

    “嗡!”

    

    剑气撕裂在金钟罩之上。

    

    这是矛与盾之间的较量,凌天的雷系剑法杀招,锋锐至极,而行一的金钟罩,坚如磐石。

    

    咔嚓!

    

    突然,在剑气撕裂在金钟罩的三个呼吸之后,一声霹雳炸响,金光灿灿的金钟罩,竟然应声而碎!

    

    在凌天的杀招面前,被誉为云州城第一护体功法的金钟罩,竟然就这般,被破碎了!

    

    “哼!”

    

    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行一一声闷哼,右手中的金锣杖猛然前举,挡在身前。

    

    铛!

    

    又是一声惊雷炸响,凌天的剑气落在金杖之上,巨大的能量还未完全消弭,震的行一退后了三步。

    

    最后,能量终于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