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9章 密罗宗 金钟罩
    “真是沉得住气!也不知道有那么多人为他担心!”莳花馆楼上,秦明月紧紧攥着的拳头,松了开来。

    

    刚才那一刻,她虽然知道凌天自有把握,可还是忍不住担心。

    

    “嘭!”

    

    众人还在惊疑之中,凌天已经发动了反击。

    

    “降龙!”

    

    伏魔棍的第二重杀招凛然落下,有着飞炎的加持,如此速度,让楚狂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硬接。

    

    “轰!”

    

    又是一声巨响,凌天紫阙剑鞘和阳炎刀对撼在一起,阳炎刀虽然是名刀,但紫阙剑鞘,却丝毫不落下风。

    

    降龙一棍之下,千钧般的重力,让擎刀支撑的楚狂膝盖一软,就到跪倒在地。

    

    虎口崩裂,鲜血顺着刀柄蔓延。

    

    此时此刻,楚狂才真正感受到,凌天体内雄浑的元气,到底有多么恐怖。

    

    简直深不可测。

    

    这一招降龙的力量,是伏虎的数倍不止,楚狂虽然接下,但是已然没有了再战之力,被压制了。

    

    “记住,败你的人,是紫云宗,凌天!”

    

    紫阙剑鞘死死的卡在阳炎刀的刀刃之上,凌天的声音冷酷。

    

    居高临下,此战,在双方都没动用武魂之力的情况下,凌天已然获胜了。

    

    “不,我楚狂是擎天宗弟子,怎么会败在你手!”

    

    楚狂紧咬着牙齿,手臂在颤抖,但背后突然猛震,一头高达六丈的赤红色火狮虚影猛然浮现。

    

    在这最后关头,楚狂竟然率先催动了武魂!

    

    楚狂的武魂乃是六品火系兽武魂,主攻杀伐,得到了武魂之力的加持,让楚狂手上的压力骤减,不仅如此,阳炎刀之上火焰爆发,翻腾到了极限状态,反手就将凌天的紫阙剑鞘崩开。

    

    “呵呵,以为这样,你就能胜么?”

    

    凌天的嘴角抽动了一些,也是打出了几丝火气,紫阙剑鞘之上,元气凝成龙虎之形,气芒暴涨一倍,陡然抬起,而后在楚狂还未起身之时,就再次落下。

    

    “伏魔压顶!”

    

    伏魔棍法的最后一重杀招,凌天也是在这几天,才触摸到这一招,虽然还不甚熟悉,可勉强还是能够施展出来。

    

    丹田气海内,九色道基爆旋,灵泉喷涌,两将元气全部灌注在紫阙剑鞘内,如重山一般,轰向楚狂。

    

    龙虎缠绕,这一招伏魔,乃是伏魔棍法的精髓所在,力量再次翻倍。

    

    凌天和楚狂的终极杀招,将周围的元气都扰动了,气浪翻滚蔓延。

    

    一众武者不得不退后开去。

    

    可想而知,两人的这一次交锋,将会有多么恐怖。

    

    楚狂面色狰狞,将所有元气都催动起来,自己和擎天宗的尊严一战,都在这一刀过后。

    

    他不允许自己输,可头顶之上那伏魔一棍,却是又给他无力抗拒的感觉。

    

    虽然,他已经倾尽全力。

    

    “阿弥陀佛!”

    

    但就在这时,一道佛号突然在人群中响起,如同洪钟大吕在耳边炸响,连凌天和楚狂的神念都是为之一震,手中滞涩的一瞬之间,一道金光闪过,下一刻,就到了凌天和楚狂之间。

    

    “铛铛!”

    

    两声金石炸响,长鸣不断,神念稍弱的武者都捂住耳朵,痛苦嘶嚎。

    

    足足过了十几个呼吸之后,暴动的元气和烟尘才彻底散尽,脑中的嗡鸣声也消失了,所有人都看向场地中间,却见此时场中,已经变成了三个人。

    

    一个和尚手持金色禅杖,单手结印,站在凌天和楚狂之间,面色淡然,古井无波。

    

    反观凌天和楚狂,胸膛,都是有些起伏。

    

    “行一!是行一和尚,他怎们回事,怎么突然插手?”

    

    众人议论纷纷,明明刚才的那一瞬间,胜负就要诞生,可如今,却被行一破坏了。

    

    张恺风摇摇头,笑骂道:“这个秃驴,就会管闲事!”

    

    “行一,你这是何意!”

    

    行一和尚身后,楚狂闷声道。

    

    “阿弥陀佛,胜负已然分出,施主又为何还要搏命一击,行一实在不愿意看到施主二人两败俱伤,才不得不,出手阻止,还望施主勿怪。”

    

    “什么意思,谁输了?”

    

    行一和尚转身,“当然是楚施主,你输了...”

    

    “放屁,老子这一刀定然获胜,他凌天,不死也要脱层皮!”楚狂当即大怒。

    

    “施主莫要激动。凌施主还未施展武魂之力,而你,已然底牌尽出,据贫僧所知,这位凌天施主乃是七品武魂,况且他还未动用兵刃,高下立判,我出手阻拦,其实是在保护施主你啊!”

    

    “就是就是,我看这最后一招,谁胜谁负,还真说不准,但是凌天没有用武魂!”

    

    “我同意行一师父所说,凌天胜!”

    

    行一说完,就立刻有无数声音应和。

    

    楚狂脸色青红交替,羞怒道:“我不服!凭什么他没动用武魂,他就胜了!说不准是凌天无法动用武魂之力,总之,我楚狂不服!”

    

    “唉,罢了,既然如此,就让贫僧来做个决断吧!”

    

    行一叹息一声,手中黄金禅杖一震,一道金色光照便将他笼罩。

    

    “两位施主,此乃我密罗宗金钟罩,不说是云州第一护体功法,但也是不差,想来诸位都是知道的。两位施主,可随意施展一招武技,谁破开这金钟罩所用时间越短,谁,就是今天的胜者如何?”

    

    “行一师傅宅心仁厚,我看此法甚好!”

    

    “金钟罩乃云州公认的第一护体功法,行一师傅的金钟罩,想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开的!”

    

    “我同意!”

    

    楚狂脸色变了数次,最后也是无奈,于是便点头同意,“既然如此,就按你说的来,但你可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放心,贫僧身兼密罗宗声誉,自然不偏不倚。施主,出招吧!”行一和尚道。

    

    “好,我先来!”

    

    楚狂怕行一和凌天暗中勾结,当即直接扬起手中阳炎刀,挥斩而下。

    

    √!更新q@最I快;上e

    

    背后火焰雄狮的武魂升腾而起,元气全力催动之下,烈阳刀法的终极杀招,轰然而出。

    

    “嗡!”

    

    如此狂暴的刀气落在行一的金钟罩上,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斩碎,而是逐渐的中和消弭。

    

    楚狂脸色越发难看,行一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三年前,他就远不是其对手,三年来,后者更强大。

    

    果然,足足十几个呼吸过去了,烈阳刀气才和金钟罩一起消失。

    

    这个成绩,真的很难看。

    

    “凌施主,该你了!”

    

    行一回身,金钟罩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