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6章 凌天是个好色之徒
    “都这般时候了,你还胡言乱语,真是给伯爵府丢脸!今天,我这是给你一个教训!云明!”

    

    “啊!在!”

    

    程飞宇一声戾喝,吓的云明一哆嗦。

    

    “立刻带着两府的人,将胡巴送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可是,可是他们!”云明一怔。

    

    “可是什么,还不快滚,想要我去云侯那里告你胡作非为?”程飞宇横眼望来。

    

    “不不不,这就走,我们这就走!”

    

    云明连忙摆手,搀扶起胡巴,在一群人的簇拥下,狼狈而逃。

    

    程飞宇咬牙切齿,本想着拿这件事立威,让整个云州城都知道,他程飞宇是新晋巡查使,可没想到,胡巴如此不堪,简直就是个猪头!

    

    被张恺风这个巡查左副使插了一脚不说,风头都被宗门武者抢去了。但事实就是凌天占理再先,若是没有这巡察使的身份在,程飞宇自然不会有所顾忌,必然和张恺风、行一争上一争。但如今这巡察使,是权利,也是枷锁。

    

    “哼,张恺风,行一,你们可以。今天的事,我程飞宇记下了!”

    

    程飞宇冷哼一声,带着百余兵士,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多谢张兄,行一师傅仗义出手。”

    

    凌天深吸一口气,向张恺风和行一拱手。无论两人出于什么目的,都应该感谢。

    

    “呵呵,无妨,这本是我的职责所在,况且你是宗门之人,我定然不会让你受了屈!”张恺风伸手拍了拍凌天的肩膀,“你很不错,快点变强,我等着你!”

    

    “什么?”凌天蹙眉,没听明白张恺风这莫名其妙的话。

    

    “没什么?”张恺风却是不再说。

    

    “阿弥陀佛,贫僧乃是出家人,此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行一和尚道了一句佛号,便带着一众密罗宗的和尚,转身离开。

    

    “呵呵,你叫凌天?”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群锦衣华服的弟子,为首一人身着朱红色锦衣,身后那些弟子则是清一色的青色锦袍,胸口之上,都绣着一个天字,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为首子弟胸口处天字下方,有一道龙虎纹路,还闪着微光。

    

    “没错,我就是凌天,你是...”

    

    凌天蹙眉,这个人他也不认识,但那龙虎印纹,张恺风和行一和尚的服饰上,却是都有。

    

    “我,是擎天宗内门弟子楚狂,我只想知道,这莳花馆,我们还进不进的去!”楚狂抱着宝刀,扬着下巴道。

    

    “莳花馆如今闭馆,这么兄台,是进不去的!”

    

    “那你为何能进出自由?”楚狂冷声追问。

    

    “我无可奉告!”凌天冷道,此时他也看出来了,这楚狂来者不善,而他对擎天宗,本就没什么好感。

    

    “好,很好!”

    

    楚狂不怒反笑,看向张恺风,“巡察使,在这城内,切磋武技,应该没问题吧?”

    

    “点到为止,不伤及性命,就可以。”张恺风眼睛一转,想到了什么:“难道,你是想和凌天切磋?你可是龙虎榜上的高手,未免有些欺负人了吧?”

    

    f1最4…新%章Q节F上(P

    

    “呵呵,点到为止,单纯切磋武技,无伤大雅!”楚狂混不在意。

    

    那还未走远的行一和尚,也是在人群中停下,回身看来。

    

    “凌天,别人都进不去这莳花馆,偏偏你可以,看来,你是有过人之处啊!怎样,敢不敢和我比试切磋一番?”

    

    楚狂看向凌天,直接挑战。

    

    “呵呵,非比不可?”

    

    “非比不可!”楚狂蹙眉。

    

    “好!我应下了!”

    

    出乎张恺风意料,凌天竟然没有拒绝,而是直接应战。

    

    “凌天,这楚狂是三年前武道大会龙虎榜的第九十位,那时就已经是凝魄中期巅峰修为,实力可不是胡巴云明那些人可比,如今比试,殊为不智。你若是不便拒绝,我来开口。”

    

    张恺风给凌天传音,在他看来,凌天根本没必要迎战,而是在乎尊严。

    

    但凌天却是摇摇头。

    

    “哈哈哈,爽快,你凌天,倒是还真胆色过人!”

    

    楚狂点点头,“好!不过,既然点到为止,那就来点彩头,否则,也是无趣。”

    

    说着,楚狂掏出一枚储物戒指,“什么天才地宝的,怕别人说我楚狂忽悠你,这戒指里面是一百万下品灵币,你若是赢了,归你!”

    

    “一百万一把?这擎天宗弟子真是财大气粗啊!”

    

    “是啊,一百万灵币足够在这莳花馆听上半年的小曲儿了!”

    

    所有人都是议论起来。

    

    虽然这一百万灵币对云州城武者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这仅仅是一个切磋而已,彩头已经不算小了。

    

    “而若是我赢了,不管你用了什么法子进出这莳花馆,从今以后,我不想在这里,看到你!怎样?你还敢不敢?”

    

    楚狂咄咄逼人道。

    

    据他从擎天宗弟子口中猜测,凌天之所以能畅通无阻的进出莳花馆,无非就是在那一晚,赢得了莳花馆首席卞玉京的芳心而已。如今,若是能将其踩在脚下,那么他也就没脸在进这莳花馆了。

    

    然而,断定凌天会一口答应的楚狂却是未曾想,凌天竟然直接摇了摇头。

    

    拒绝了?

    

    刚才还一副凛然不惧的模样,如今凌天拒绝,却是让众人大失所望。

    

    “切,真是高看他了,一百万灵币而已,就让他怂了?”

    

    “我看他是舍不得这莳花馆,真是个好色之徒!”

    

    “欺软怕硬,碰见楚狂这般厉害的角色,他就不敢了!”

    

    一些还未走的世家武者嬉笑不已。

    

    张恺风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知道,凌天此时的摇头绝不是怕了,更不是拒绝。

    

    果然,凌天在鄙视之音甚嚣尘上之时,突然开口。

    

    “呵呵,莳花馆的卞首席何等天资绝色,那体香你闻上一闻,都会神魂颠倒。那白皙如玉的手,你就是摸一下,都不枉此生。你这一百万灵币就想当彩头,是当我凌天,没见过灵币,还是看不起卞首席和莳花馆的美人儿?”

    

    凌天说着,抱着紫阙剑鞘,脸上的张扬之色,再度浮现。

    

    原本凌天还因为程飞宇的出现,打乱了他之前要塑造张狂好色之徒形象的计划,如今正好,这楚狂亲自送上门来了,他自然要将张狂好色,演绎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