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3章 程飞宇到 欲加之罪
    这实在太猖狂了,简直就是公然藐视伯爵福和云侯府!

    

    “这小子果然不简单,修为境界虽然不高,但元气之强,绝对在后期以上,而且他刚才施展的武技,如此精妙的雷系剑法,恐怕青云门也是没有吧?”

    

    太白楼内,张恺风点头叹道。

    

    “额,凌天这一招,看起来还只是这剑法的普通杀招,如此看来,品阶至少也在灵阶中品以上,雷系剑法本就少,我青云门,自然是没有的!”叶凡颔首。

    

    “嗯,我看,如果这剑技若是有四重杀招,就足以和擎天宗的苍雷刀经相媲美了!”张恺风笑道。

    

    叶凡挑眉:“恺风兄对这剑法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要知道,那苍雷刀,可是擎天宗独门刀法,虽然品阶不是最高,但也称得上是金身境之下,凝魄武者可以习练的攻击最为强悍的剑=刀技了!传说擎天宗的又位宗主,凝魄时,就是手提雷刀施展苍雷刀法,纵横外域,无人能及呢!”

    

    “而且,上一届武道大会,越擎苍就是用苍雷刀战胜恺风兄的罡雷戟...”叶凡似乎并不忌讳说出张恺风的糗事。

    

    “唉!三年前我的罡雷戟可还没炼至大成。当然不是那苍雷刀的对手。不过,我可以肯定,这凌天的雷系剑法不在仓雷刀和罡雷戟之下,呵呵,云州的雷系双绝,从今以后,恐怕在多上一绝了!”张恺风笑道。

    

    “哦?那我倒是很期待呢,武道大会我们小队双雷在手,还惧何人?”叶凡心中畅快。

    

    张恺风却指了指楼下,“继续看吧,今天来的人不少,连密罗宗的行一秃驴都来了,有意思!”

    

    ......

    

    “楚师兄,这小子用的好像是雷系剑法,这雷电威力之强,恐怕只有我们擎天宗的苍雷刀能够压制了。”

    

    楚狂身后,一个内门弟子道。

    

    “住嘴!我宗苍雷刀法名震云州,岂是他这种山野武技能够相提并论的,哼,等着,看我如何用烈阳刀经破他这雷系剑法!”

    

    楚狂面色阴沉,怒喝一声。

    

    当初,作为内门考核第一名的奖励,越擎苍以辟泉巅峰的修为,得到了当时所有凝魄武者梦寐以求的苍雷刀经,说实话,楚狂很嫉妒。

    

    …a-4n

    

    他也自认,自己的烈阳刀不是苍雷刀的对手,但如今这凌天所施展的武技,虽然也很强横,但他却有信心以刀战之。而且战之必胜!

    

    “凌天!我必杀你!我胡巴必杀你!你等死吧,在云州,谁也救不了你!”

    

    胡巴此时满脸是血,衣衫破碎,裸露着肚皮,皮肤都撕裂了,狼狈到了极点。

    

    但受到了奇耻大辱,达飞伯爵府的颜面,今天都被凌天踩在了脚底下,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一百倍!

    

    “凌天,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胡兄世袭伯爵,乃是王庭贵胄,你一阶卑贱武者以下犯上,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云明睁着一双眼睛,怒喝道:“你一个小小四等宗门的弟子,可知道得罪了我们,你的宗门都会被诛连!”

    

    “我奉劝你,现在立刻自废修为,断了双臂谢罪,否则,后悔莫及!”

    

    “云明,你们打不过我天哥,就搞什么诛连,真是丢尽了云侯府的脸面!我呸!”秦邵阳在后面极度鄙夷。

    

    “呵呵,我们就搞诛连怎么了,不会很久,你们等着,不就是西南宗门坊么,我胡巴保证,你那几百个弟子,谁都见不到云城明天的太阳!哈哈哈,我就看你凌天,能不能护的下所有人!”

    

    胡巴泣血大笑,狰狞疯狂。

    

    “胡巴这个蠢货,这种话还当面说出来,要是我,立刻就结果了他的命!”楚狂心中冷笑,暗骂道。

    

    果然,楚狂心中正想着,凌天已然动了。

    

    “你这是想死!”

    

    凌天脸色阴沉如水,手中紫阙剑鞘猛然一震,电弧密布。

    

    下一刻,乘风游随风而动,电射向胡巴。

    

    剑虽然出鞘,但已然锋芒初现,远甚方才,此时胡巴,断然无法抵抗。

    

    若是命中,即刻殒命莳花馆下!

    

    “你敢!”

    

    云明低吼出声,心中恐惧,但却不敢妄动。

    

    胡巴怔在那里,已然失去了反应,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凌天敢杀他!

    

    周围围观的所有武者,都是惊呼。

    

    虽然胡巴出言狠毒,但毕竟身世显赫,就是擎天宗云侯府,也无人敢动他性命。

    

    但凌天这一剑,乃是杀人之剑!

    

    “小子有种!”

    

    太白楼上,叶凡一拍桌子,叫道:“这胡巴就是作恶多端,早就该杀了!”

    

    “胡巴没那么容易死!也不能死在凌天手掌!”

    

    对面的张恺风摇摇头,看向街道另一侧,眉头紧骤。

    

    “嗡!”

    

    紫阙剑鞘裹着雷电,破空而至,眼看着就要将胡巴钉杀当场,当就在这时,一道大喝却是在众人头顶陡然响起。

    

    “住手!”

    

    与之而来的,是一道驱雷掣电一般的棍影!

    

    瞬息之间,就出现在胡巴身前,不偏不倚的,正中凌天手中紫阙剑鞘!

    

    “铛!”

    

    一声振聋发聩的金石炸响,险些震裂众人的耳膜。

    

    电弧崩散,黑气消弭。

    

    众人一脸惊讶的看去,却见到一个顶盔冠甲的高大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胡巴身后!

    

    “凌天,你好大的胆子,这里是云州城内,你也敢公然行凶,取他人性命?!”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岭南功勋大典上,被凌天力压的壮武大将军之子,程飞宇!

    

    凌天收剑而立,冷眼看着,并没有解释。

    

    “程兄!程兄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无辜杀我,按律当诛!!给我杀了他!”

    

    胡巴从凌天的剑锋逼迫下缓过神来,当即羞怒不已的爬了起来。

    

    此时他明白,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凌天的对手。

    

    “我程飞宇领云州城巡查右副使一职,凌天,你当街行凶,意欲杀人,放下兵刃,立即伏诛!”

    

    程飞宇横了胡巴一眼,擎起手中青黑大棍,直指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