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00章 流言蜚语 麻烦上门
    良久之后,她这才摇着头道:“这...这简直美极了,这么美的创意,怎么我们就想不到呢!”

    

    仅仅不过是一件表演用的衣服而已,将能让这个舞姿绚丽到如此地步,此时此刻,所有人对凌天的才华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对,很好。但若雪你的气质不能变,你要把这里当成是腥风血雨的沙场,你周围的这些鼓,都是包围你想置你于死地的敌人,这水袖就是的武器,你要用它们,击打鼓面!”

    

    凌天又看向秦明月,“不知道曲子你记住了多少,来试试?”

    

    P8

    

    “当然都记住了!”

    

    对于音律,秦明月早就有过耳不忘的能力,当即捧起月琴,在一旁演奏起来。

    

    “铮铮!”

    

    和凌天方才演奏的一般无二,晞若雪也心领神会,水袖左右张开,在元气的包裹下,击中鼓面,一时间琴声和鼓声相互映照,彻底将众人扯入了血肉横飞的沙场幻境之中。

    

    不过数息时间,整个莳花馆便阴云密布起来,这次的异象来的不仅快,而且更为煞气逼人。

    

    莳晴脸色一变,当即掏出那块血红的玉佩,红芒一闪,整个莳花馆大厅周围景物一变,赫然被耀眼的血红的光芒笼罩。

    

    “各位,这可是我莳花馆内最强的阵法了,你们最好别再动用元气了,否则现在就惊动整个云州城,可不是什么好事。”

    

    莳晴的声音来的很及时,还未彻底入境的秦明月和晞若雪立刻受了元气,顿时那异象没了元气加持原地溃散,但琴鼓之声犹在,让人震撼。

    

    莳晴转身,看向凌天道:“为老太君献寿应该不只是这一首曲子,另一首你可以先教给我。”

    

    “馆主,您这是...”凌天一怔。

    

    “你不是要找一个指挥么,我师父答应来做你的指挥了!”莳晴还未说话,卞玉京便抢先道。

    

    “这是真的?!”凌天惊呆了,让四大音律宗门的一宗之主做自己的指挥,这面子也是没谁了。

    

    “当然,你觉得我师父能骗你嘛!”卞玉京见到凌天惊讶的表情,也是捂嘴笑道。

    

    “那实在太好了,多谢馆主出手相助。”凌天立刻拱手而拜。

    

    有了莳花馆主加入,这次的寿礼,凌天的信心更足了。

    

    “不必客气,随我来吧,你的曲子,我先听一遍。”莳晴将凌天虚拂而起,便走上了二楼。

    

    凌天也恭谨的跟了上去。

    

    莳晴不愧是音律宗门之主,音律造诣高深莫测,就算是凌天心中有着千年之曲,还是被莳晴发现了几处问题,经过修改之后,曲子变得越加完美。

    

    排练的任务被告知下去,一连数日,凌天都在莳花馆里忙碌着,将百余人的乐团融合到一起表演,想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太难了,就算是这些弟子,放在前世都堪称国家级乐师,但仍旧困难重重。

    

    若不是有莳花馆主在一旁帮衬,凌天脑子都要爆炸了。每天只有回驻地的时候,才有时间修炼。

    

    终于等到排练步入正轨,凌天心中想着雷劫金一事,莳花馆内如今又不是太忙,于是便和莳花馆主告辞,准备去云顶商行,这些天,得知凌天去过神兵府之后,丹会和云顶商行就多次到驻地甚至莳花馆来找过。再不去会一会这些人,恐怕是要惹下众怒了。

    

    不料,凌天却是被莳花馆主叫住。

    

    “凌天,你可知道,这些天,外面对你的非议?”莳晴笑问。

    

    “非议?什么非议,凌天这些天忙的晕头转向,还真没过问这些。”凌天摇头。

    

    “呵呵,无非是说你沉迷美女,整日流连这烟花柳巷,愧对紫云宗的栽培,给神兵府和云州军摸黑的议论罢了。毕竟,你的身份除了紫云宗弟子,可还是云州的游击将军和神兵府的炼器师。这多少,说出去有些不好听。”

    

    莳花馆主叹息一声,“明面上,各大势力都会给我莳花馆一些面子,但是实际上,在他们眼中,我们还是一些为人取乐的红尘戏子,甚至都不能拿到一个称心的宗门地位,呵呵,烟花柳巷,他们真当我们是妓院青楼了?”

    

    “馆主...”凌天连忙拱手,“凌天从未有过这般想法,莳花馆的弟子个个才华过人,凌天从未轻视过。另外,外界的流言蜚语何必介怀,我们总不能活在别人的眼光里,死在别人嘴里!他们想如何说,就让他们说去。”

    

    “不能活在别人眼光里...”

    

    莳晴嘀咕了一声,也是笑道:“唉,我经营莳花馆两百年,竟然还没你这般觉悟,真是惭愧。不过,我莳花馆本就在这红尘之中,又怎能避开所有人的目光呢...”

    

    “罢了,本以为外面的流言会影响到你,却是我多虑了。你心性之坚,远非寻常天骄可比,我也...放心了。”

    

    良久,莳晴这才恢复了往日的一宗之主的威严之色,可这时,却是眉尖一挑。

    

    “嘭!”

    

    凌天颔首,正要离开。就听到一声沉闷的爆鸣声在馆外响起,声音带着不小的能量,赫然是有人施展了武技,撞击在莳花馆外的阵法上,声音虽然极其微弱,但还是被凌天感应到了。

    

    莳晴长袖浮动,在房间内的屏风之上,出现了莳花馆外的影象,画面中,赫然是几个衣着不凡修为不低的年轻武者,各带数十跟班随从,气势汹汹的站在莳花馆前。

    

    其中大部分人凌天都不认识,可其中却出现了云明和那达飞伯爵世子胡巴的身影。

    

    而在他们对面,秦邵阳嘴角噙着鲜血,靠坐在莳花馆的门前。

    

    显然,刚才就是他被人用武技击中,撞击在了莳花馆的阵法之上。

    

    “哼,真是得寸进尺,真以为我莳花馆是他们能随意撒野的地方了!”

    

    莳晴戾喝一声,美艳的脸上闪过一丝骇人的怒色,犹如暴起的毒蝎,便要起身。

    

    她正想着杀鸡儆猴,堵住那些人的嘴呢。

    

    “馆主,这事本就和贵宗无关,交给我来处理便好!”

    

    凌天却是先起身,将莳花馆主拦下。

    

    “你自己?外面这些人,你可能不认识,但却都是世家和宗门有名号之人,修为不浅!”莳晴淡淡道。

    

    “呵呵,馆主放心,凌天最擅长的,就是招待这些天才。”

    

    凌天嘴角扬起,眼中隐藏这一丝冷意。

    

    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如此,那他,也不介意给他们松松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