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9章 凌天还会舞?
    “十面埋伏?这个名字为何如此奇怪,我知道四面八方,还不知道十面都是那些方向呢。”叶宝儿眼睛转了转道。

    

    “我倒是觉得这个名字不错,十面埋伏,就是意味着九死一生嘛!先听听再说。”秦明月道。

    

    “嗯!”

    

    凌天点头,“不过,这曲子需要明月你用月琴来独奏,最为恰当。”

    

    “我先来给你演示一遍。”

    

    凌天随手抄起一面琵琶,在这方世界,也是有琵琶的,但声音却远不如秦明月手中的月琴,凌天只能拿来坐示范。

    

    众人屏气凝生,看着凌天摆好姿势坐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喘。

    

    凌天将剑放在膝上,握着琵琶,深吸一口气,顿时一股凛然战意腾然而起。

    

    十面埋伏乃是战曲,那是在生死关头升起的无尽战意。

    

    “铮铮!”

    

    凌天猛的拨动琴弦,顿时让周围所有人为止一惊。

    

    仅仅是两个极为普通的音符,就营造出了那危机的紧迫之感。

    

    秦明月和一众莳花馆弟子顿时脸色一凛。

    

    是不是好曲子,其实只需要听前面一段,就可窥之全貌。她们心中激动,已然知道凌天所要演奏的曲子绝对非同小可。

    

    甚至秦明月的手指都在激动的颤抖。

    

    “铮铮铮!”

    

    十面埋伏的前面节奏很慢,丹每一个音符都极其有力而短促,紧接着便是犹如火山迸发,疾风劲草,越来越急,越来越快。

    

    凌天到了最后,就是完全靠着感觉在弹奏。

    

    在前世,他对着这首曲子还不甚熟悉,只是在电影上听过之后,偶尔学了几遍,但是在这方世界,那前世的记忆却是极为深刻,他竟然毫无滞涩的演奏出来。

    

    凌天演奏不过小半盏茶的时间,周围百米之内,就已经站不得人了,周围的元气都在震荡,好似刀枪,挂着皮肤,所有人,都彷如深入了沙场敌阵,心惊肉跳。

    

    渐渐的,从凌天背后,隐龙剑魂升起,绕动了元气,一丝丝异象征兆,在莳花馆的大厅上空酝酿。

    

    “嗯?”

    

    莳晴脸色一变,手中长袖扬起,顿时一层稠密的阵法波动将整座莳花馆遮蔽下来。

    

    “凌天,可以收了!”

    

    莳花馆主声音落下之际,凌天已然收了琵琶,那还未凝成的异象,也戛然而止,聚拢的元气顷刻间四散开来,吹动着众人的衣衫。

    

    “果真又是一首难以置信的曲子,太厉害了。”

    

    卞玉京摇了摇头,难以置信道。

    

    她真的想不到,会有这样一个人,所做的曲子,都是这般经典。

    

    “我还从未听过有如此杀气的曲子。”

    

    最激动非秦明月所属,因为她知道,这首曲子,凌天让她一人独奏。

    

    能不能勾动天象,都是压在她身上的沉重压力。

    

    “不过,凌天,这首曲子,是不是还有些缺陷?”

    

    在一众赞叹声中,莳晴的声音却突然响起,显得格外突兀。

    

    “缺陷?师父,凌天的曲子已然可以勾动异象了,这般曲子,难道还有缺陷?”卞玉京怔道。

    

    如果这曲子还有缺陷,那最完美的状态,该有多么恐怖?

    

    “我也说不清楚,但就是感觉,差了些什么。这琵琶之声虽然凌厉,但太过尖锐,用来表现沙场的危机四伏,少了些凝重。”莳晴摇了摇头道。

    

    “凝重?”秦明月摇摇头,“噼啪本就是弦乐,而且声尖,是没办法表现厚重音色的,除非有其他乐器配合。”

    

    但秦明月也知道,如果掺杂了其他乐器,这琴声又会变的不再纯粹了。

    

    “莳花馆主说的没错。若是单以琵琶或者月琴来演奏这首十面埋伏,的确有失厚重。不过,我早有应对。”

    

    凌天将琵琶放下,拍了拍手,早已经等待的林焱焱便将十几个小鼓搬到了大厅中间。

    

    众人惊疑,因为这些小鼓她们都未曾见过,鼓面一个个镶嵌在一人高的架子上,上面布满古老的图腾。

    

    )√最L新py章F~节上hE

    

    十几个小鼓围成了一个圆型,其实,连林焱焱自己,都不知道这些鼓是用来干嘛用的,因为唯独这些鼓,没有鼓棒。

    

    “凌天,你可是想用鼓?鼓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这些鼓怎么用,需要十几个人?我怎么从未见过?”莳晴惊讶道。

    

    “这些鼓自然有用,但,只需要一人!”凌天笑道。

    

    “什么,一人?这怎么可能?”莳晴摇摇头,根本不信。

    

    “若雪过来,我教你一套舞蹈。”

    

    凌天没有急着解释,而是看向刚刚换上新衣服的晞若雪。

    

    “哦...”

    

    晞若雪正在和叶宝儿摆弄着长长的袖子,听到凌天叫她,便应了一声赶紧上前,站在了十几个小鼓中间。

    

    “师叔?你,你要教我跳舞?”

    

    站在大厅中间,晞若雪也是突然反应过来。

    

    她虽然不似四大音律宗门的弟子那般自幼习练琴乐歌舞,但还是有一些功底的。可让凌天教,这未免有些太匪夷所思了,凌天还会舞蹈?

    

    “嗯,没错。这支舞,除了我,可再没有人会了。怎么,你不相信?”凌天负手笑道。

    

    “不不不,若雪不敢。”

    

    晞若雪颔首,咬着嘴唇道:“只是,若雪舞技不精,恐坏了师叔大事,不如让莳花馆的弟子换下我,更好。”

    

    “不,你身上有一种东西,是她们没有的。何必妄自菲薄。”凌天摇头。

    

    “我身上?”

    

    “没错。”凌天点点头,看向晞若雪,“你身上天生就带着一丝冷冽之气,所以你天生不会以舞取悦他人,而我要的,就是你身上的这股气。我选你,并不是没有道理。”

    

    晞若雪被凌天说的怔的那里。

    

    凌天却是不再解释,敛起那长长的袖口道:“这,叫做水袖。你跟着我的动作,做一遍,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凌天张开双臂,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所有莳花馆的弟子长老们都重新围了上来,抿着嘴轻笑,因为说实话,凌天的音律造诣是不错。但这舞姿,实在是有些难以入目。

    

    就连那馆主莳晴,也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唉,天才啊天才,终究不是全才。不然,要我们这些女人还有什么用?’

    

    凌天赧然,挠挠头道:“额,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你要用元气,将这袖口甩起来,试试...”

    

    晞若雪冰雪聪明,眼睛一转,当即心领神会,想到这水袖舞动起来的场景,也是难以抑制心中激动,在小鼓中间,翩然旋转。

    

    这套样板纱裙仍旧是彩色的,一对儿长长的水袖舞动起来,犹如一朵花,盎然绽放。

    

    只是在晞若雪旋转了一圈后,所有人的笑意,都定格在了脸上。

    

    莳晴怔怔的看着,心中震惊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