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8章 这曲子,叫十面埋伏!【加更】
    当凌天带着除了钢琴外最后一批乐器赶到莳花馆的时候。

    

    秦明月带着晞若雪,正和那以卞玉京为首的莳花馆女弟子,在馆内的大厅两侧对视着。

    

    秦明月已然知道凌天为卞玉京作月下吟一事,以她女人的第六感,她绝对相信,这卞玉京会倾慕于凌天,毕竟凌天实在太优秀了。

    

    就是在这云州,他的气质和才华,仍旧是绝顶。

    

    再加上卞玉京本就天生丽质,姿色不凡,所以一时间,秦明月也对卞玉京充满了警惕之色。

    

    而卞玉京在见到秦明月之后,也是心中一沉。当她知道是凌天让这两位女子来此的时候,心中就更不是滋味了。

    

    她知道凌天已然心有所属,而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女子,恰恰又都是这般天姿国色,气质动人,简直不输云河四仙。

    

    而当她看清其中这位身着白色纱裙的女子,就是曾经以七品武魂轰动云州城的秦明月时,心中不免又生起一丝自卑来。

    

    无论资质才华还是容貌气质,秦明月确实要比她强上一筹。

    

    更让她不服气的是,就连秦明月身旁的这位高挑美女,也是这般绝色。此时,她心中也在不断诽谤凌天真是艳福不浅。

    

    “额,你们在这大眼瞪小眼的是干啥呢!”

    

    凌天将一堆管弦和鼓类乐器摆放在大厅内。站在众人中间,拍拍手道:“都别看着了,赶紧按着昨天的安排,拿好自己的乐器,准备排练!”

    

    “凌公子,乐器我们已经熟悉的差不多了,你的曲子可是已经...”卞玉京首席心中的心思,上前媚笑。

    

    “曲子对于我们家凌天来说,自然是不再话下。”

    

    凌天刚要说话,秦明月便站上前来,眼神一转,抱着手臂道:“不过,凌天的曲子非比寻常,在告知之前,我想,我们要有一些事情,需要商榷一下。”

    

    “商榷?不知秦姑娘这是何意,可是不信任我莳花馆?”卞玉京的脸色一沉,回问道。

    

    “卞首席说这话可就误会我了,不妨,找一间静室给我们,等我们商量完了,在排练,也不迟。”秦明月笑道。

    

    “明月...”

    

    凌天皱眉,刚要说话,便感觉一股强大气息陡然从楼上蔓延开来。

    

    心中一惊抬头望去,却见一位身着玄色素衣的美妇站在二楼的雕栏前,面色淡然的注视着他们。

    

    “弟子拜见馆主!”

    

    卞玉京和一众莳花馆弟子即刻叩拜在地。

    

    凌天和秦明月对视一眼,心中凛然,没想到他们竟然把莳花馆的馆主都惊动出来了。当即也是遥遥拱手行礼。

    

    “都起来吧,凌公子秦姑娘也不必客气,我不是那般迂腐之人,还讲究这些礼仪。”

    

    莳花馆主莳晴一步步从楼下走下,脚踩莲花,身姿珠圆玉润,虽然青春不再,但仍旧风韵迷人。

    

    凌天屏气垂首,他知道,这莳花馆主看起来年纪不大,但一身修为却已经到了金身境后期,比之紫云宗主白飞云,可强多了,更是不知道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莳晴摇风摆柳的向秦明月走来,“呵呵,我知道秦姑娘顾忌的是什么。凌公子的才华我们有目共睹,我也相信,这为老太君亲自定制的曲子也一定惊天动地。但你若是担心我这莳花馆弟子走漏风声,泄漏秘密,却是大可不必。”

    

    莳晴傲气凌然,嘴角仍旧噙着威严的笑意,“我这些莳花馆的孩子,都是生在宗门之内,对于她们,我极为信得过,而且我也有办法让她们守口如瓶。绝不会透漏出半个字眼,如果这还不行,那我也没有办法。我莳花馆,琴瑟永存,没有静室。”

    

    “呵呵,既然如此,是明月不懂事了,还请馆主勿怪,我给您赔罪了。”

    

    秦明月脸上拂过一丝歉意,但也落落大方。

    

    方才她之所以如此做,就是担心这莳花馆百余名弟子有外人的眼线,这般仙曲若是提前走漏了出去,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无妨,你也是出于好意,凌公子能有你这般佳人在侧,真是羡煞旁人。”莳晴看了一眼秦明月和凌天,又看向卞玉京,不由的轻叹了一声。

    

    “天哥天哥,我们回来了!”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了时候,秦邵阳和叶宝儿两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Kj正版P首发'

    

    还喘着气,秦邵阳就将一套彩色纱衣从戒指中取了出来。

    

    “天哥,按照你的吩咐,这件衣服我让他们先做一套样板拿来了!”

    

    “好!”

    

    凌天心中一喜,敛起那衣服看了一眼,便不住摇头,“没错,就是它!”

    

    “衣服?公子做的这是什么衣服,给谁穿的?”卞玉京看了一眼,疑惑道。

    

    “这衣服倒是有意思,我竟然没有见过。”莳晴也倍感好奇。

    

    此时凌天手中撑起的衣服,赫然是一件纱裙,样式和秦明月身上的差不多,但唯一不同的,是两个袖子极长,足有十几米。这对于她们来说,从没见过。

    

    这衣服,在众人眼中,根本就没法穿啊。

    

    “呵呵,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凌天神秘一笑,看向晞若雪,“若雪,这衣服是专门为你定制,你去换上它!”

    

    “啊?给我的?哦,哦!”

    

    晞若雪指着自己,怔了片刻,也没多想,拿着衣服去了。

    

    凌天回身,看向所有人,气势凛然,道:“现在,我们排练第一首曲子。”

    

    秦明月挑眉:“你现在应该能说,这第一首曲子叫什么名字了吧?”

    

    “当然!”凌天豪气顿生。

    

    “它就叫,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