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7章 若雪,你可会跳舞?
    第二天一大早。

    

    满脸疲惫之色的凌天打开房门,此时朝阳初升,光芒有些刺眼。

    

    虽然疲惫,但是凌天心情却是极好,因为此时,他腰间挂着紫阙剑鞘,而在剑鞘内,插着一柄剑,只露出了一截蓝色的晶光剑柄,光芒深邃而内敛。

    

    紫阙剑鞘本就有温养之功效,如今对凌天新锻的剑胚,作用更甚。

    

    新的一天开始,凌天又要为老太君的寿辰之礼而忙碌了。

    

    而秦明月对曲子提出的问题,凌天仍旧没有头绪。

    

    “哎呀,天哥,快救我,宝儿她要谋杀亲夫!”

    

    刚推开门,秦邵阳就从大门外跑了进来,后面叶宝儿提着一根大棍子狂撵。

    

    在之后,则是晞若雪带着十几个落花宗的女弟子冲了进来。

    

    “怎么了这是?”

    

    凌天一怔,看着躲在身后的秦邵阳和四面包围过来的落花宗弟子。

    

    “哼,凌天大哥,秦邵阳实在太气人了,昨天他和我解释到一半就睡着了,怎么叫都不醒,今天一早,他又想跑,好在被我抓了个正着。他一定还想着去那莳花馆看美女呢!”

    

    叶宝儿掐着小蛮腰,气呼呼的,呲着一对儿小虎牙,一副小老虎的模样。

    

    “天哥我冤枉啊,我只是一大早出去方便一下,谁知道就被四面包围了,她们,她们在外面埋伏啊!”秦邵阳咧着嘴,捂着裆道。

    

    “哼,你要是敢做最不起宝儿的事,我们这些做师姐的,绝不会饶了你!”

    

    “对!绝不饶了你!”

    

    晞若雪和一众落花宗弟子将秦邵阳团团包围,连凌天都被围在了其中。

    

    “额,各位妹妹,一大早这是做什么?”

    

    正当局面僵持不下的时候,秦明月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这阵仗,也是一愣,随即便想到了什么,拉着晞若雪和叶宝儿到一旁低声解释一番。

    

    “哦,原来是这样。你早说是去办正经事情不就好了,害我气了一晚上!”

    

    知道了真相,叶宝儿的脸色这才好转过来,把秦邵阳从凌天身后拽出来,柔声道:“下次必须和我报备!”

    

    “知道了知道了。”

    

    秦明月摇头苦笑,对她们这对儿欢喜冤家也是无奈,可再看向凌天,去发现后者还怔在那里,和定身了一般。

    

    “凌天,你怎么了?”

    

    秦邵阳也绕着凌天走一圈,道:“完了,天哥一定是被宝儿她们给吓傻了!”

    

    “别闹,天哥怎么会被我们吓到。”叶宝儿掐了秦邵阳一下。

    

    “凌天,凌天?”

    

    秦明月在凌天眼前伸手晃了晃,好半晌,凌天才忽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秦明月的手,激动不已。

    

    “明月,我想到了,我终于想到了!”

    

    “哎呀,你想到什么啦,抓的我手好痛呀。”

    

    “我想到为老太君贺寿缺少的那个曲子了!”凌天激动的在秦明月耳边低声道。

    

    “哦,是嘛,那太好了!”闻言,秦明月也是很开心。

    

    “嗯!”

    

    凌天重重点了点头,而后却是直直的看向晞若雪,眼神闪烁,在后者身上来回扫视着。

    

    晞若雪今天仍旧一身彩衣,微风拂过,将她极为高挑又凹凸有致的诱惑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额,凌师叔,若雪可是有什么不妥?”

    

    被凌天盯的有些不知所措,一向冷若冰霜,生人勿进的晞若雪,此时也有些面色羞红。

    

    “额,天哥,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姐可还在这呢!你这胆子也忒大了!”

    

    “你少废话!”

    

    秦邵阳还刚说完就挨了秦明月一下,后者知道凌天绝不会在她面前,轻易对一个女子瞩目。

    

    “若雪,你可会跳舞?”

    

    这时,凌天突然开口问道。

    

    “啊,啊?跳,跳舞?”

    

    晞若雪一怔,抬眼望向凌天,也是愣了。

    

    “跳舞很简单嘛!我师姐什么都会,跳舞最棒了,她就是低调,从来不再别人面前展现罢了!”

    

    晞若雪还没说话,叶宝儿就抢先回答了。

    

    x首发c

    

    “那就好,现在我安排分工。”

    

    凌天点点头,“邵阳宝儿,一会你们带上我的图纸,去云州城最好的铺子赶制一批衣服,不用品阶多高,材料上乘即刻。”

    

    “明月,若雪,你们两先去莳花馆等我,我和焱焱去神兵府。”

    

    “额,好,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秦邵阳和叶宝儿也不管是什么,一齐拍着胸脯保证。

    

    “额,这...师叔...这跳舞,我...”

    

    晞若雪还在迷糊着,就被秦明月拉着出了门。

    

    “呵呵,若雪妹妹,放心。凌天这是给你们落花宗的一份大礼,你要好好把握。”

    

    秦明月看向晞若雪,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