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6章 本命剑器
    送秦明月回房休息,凌天盘坐在床榻之上,却没有一丝睡意。

    

    因为秦明月提到,虽然老太君如今追求平淡惬意,但那些峥嵘岁月毕竟陪伴了她大半辈子,如果不表现出来,还是一大遗憾。

    

    但如今,选何曲子,却是一时间让凌天犯了难。

    

    想了半天也没有头绪,凌天也不再去想。

    

    而是掏出今日从神兵府得来的三样东西,放在身前。

    

    灵阶炼器师的令牌,本身并不算什么,有了它,凌天也算是除了紫云宗弟子以外,有了另一个正式身份。就像是前世工程师考取了一个资格证,还是那种非常高级的。

    

    但这东西,在普通的宗门世家或许作用很大,但是在云侯府或者擎天宗这般庞然大物面前,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除非,拿到地级炼器师的令牌。

    

    但凌天知道,那还很远。

    

    将令牌放在一边,凌天将那记载着雷殛剑锻造之法的兽皮卷轴捧了起来。

    

    “嘶,这兽皮倒是来历不凡哦?”

    

    这时,桃夭夭从桃核中钻了出来,趴在凌天的肩膀上,拄着下巴道。

    

    “怎么,你又认识这兽皮的来历了?”

    

    凌天还真没注意过这兽皮的材质,被桃夭夭这么一说,也细细看了一眼,发现这兽皮呈深青色,透着一丝古朴之意,看起来就像是存在了几万年似的。又用力拉了拉,用金暴炎在其上灼烧,都没能留下一丝痕迹,极其坚韧。

    

    “不知道。但是你不觉得,这兽皮,和你新得的那匹马有些像么?”

    

    “嘶!”

    

    凌天闻言,又是将兽皮放在眼皮子地下,运足了目力,不留一丝疏漏的观察,最后心中也是一惊。

    

    如果没有桃夭夭提醒,凌天还真不会想到小青身上去。

    

    这卷轴兽皮虽然久经沧桑,但质地,确实和小青差不多,但要比小青坚韧多的多,但至少能证明两者绝对有所关联。

    

    或许,这卷轴上的雷殛剑锻造之法对凌天无用,可却是解开小青身世血脉之谜的一把钥匙。

    

    想到此,凌天将卷轴小心收好,等有了机会,再、向神乐阁主讨教。

    

    没准,他会知道。

    

    接下来,就是今天,凌天最大的收获了。

    

    一整块蕴雷星石!

    

    这块蕴雷星石足有拳头大小,加上金焱玉髓,就是没有雷劫金,分量也足以炼制一把剑器了。

    

    但如果随意炼制,顶多,也就是一个中品以上的灵器,运气好或许是上品,但也不会比秦邵阳的乌龙锏强到哪去。

    

    如果是那样,可就是真是暴殄天物了,毕竟无论是金焱玉髓还是蕴雷星石,价值都远超乌龙锏的金斑乌钢。

    

    “雷殛剑么?”

    

    盘坐在床榻上,凌天忽然咧嘴一笑。

    

    从青雷锏到紫殛剑,凌天都没有依照锻剑古谱上,有谱可循的去做。

    

    他真的打心眼里,就不愿意用别人用过的兵刃。

    

    但雷殛剑,已然是灵器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也是最适合凌天自己使用的兵刃,在这之上,就只剩下了地器。

    

    “雷殛剑虽是极好,但却不得我心。”

    

    凌天眼中透着坚毅,脑海中,锻兵古谱一页页的翻过,直到灵器谱子最后一页,被面的一句话,却让凌天铭记于心。

    

    “剑由心生,铸以血炼,心血之器,是为本命。”

    

    当初,凌天根本无法领悟这十六个古字的意思,但直到他看到破碎的紫殛剑仍旧在手中颤抖的时候,感受那仿佛在敲击着心脏的脉搏时,凌天终于明白,他要铸造一把什么样的兵刃。

    

    本命剑器!

    

    那古谱之上十六个古字所记载的,正是,本命兵刃的炼制之法,而凌天,如今,已然将这十六字箴言,参悟透彻。

    

    剑有心生,即是心中有剑。铸以血炼,乃是血炼之法。心血之器,是为剑意和血溶于兵刃,以心血为引,勾动兵中之灵性,那么兵刃就会随着主人的成长而逐渐变强。

    

    不仅成为一个衍生灵性的兵刃,而且可以随之成长。

    

    本命之器的潜力,可谓无穷。

    

    在炼器上,灵器只是衍生器魂的基础条件,只有在地器之后,才能动用器魂的力量,就类似在紫云宗铸金大典上,柳千炼做的九节鞭所释放的火鳞之魂。

    

    而只有天器所生的器魂才能在武者的心神温养之下,产生灵智,从而形成器灵,威力大增。

    

    器魂和器灵,虽然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

    

    但如果想在这之前,就让兵刃越过器魂直接产生灵性,那就必须是本命兵刃,才能做到了。

    

    而想要铸成本命兵刃,除了按照极其玄秘的铸造之法外,对炼器水平、火种品阶,材质品阶、神念强度,意境造诣,都堪称苛刻,而最最重要的,就是剑刃通灵。

    

    也就是说,想要锻造一把本命剑器,满足了以上所有的条件之后,还要拥有一把通灵的剑刃胚子,剑成之后,还要日夜在身,寸步不离。

    

    一步步下来,才导致本命兵刃的稀少,极难炼制。就是有,也都是掌握在法相境界的超级强者手中。

    

    而凌天恰恰全都符合。

    

    凝魄境界的修为虽低,但凌天的神念极强,而剑意更是不、必多说,体内的十万剑影,足以攻击本命剑器之用,剩下的炼器水品,火种强度,也都没有问题,最后剩下的,就只剩下这极品材料和通灵胚子了。

    

    “虽然差了雷劫金,但我本就不是要炼制雷殛剑,自然也就没必要现在执着。”

    

    凌天嘀咕着,其实这雷殛剑谱来的也正是时候,最起码能让之后的本命剑器出之有名。

    

    如果没有神兵府赠的这雷殛剑谱,就算凌天铸成了本命剑器,也是不敢轻易拿出来用的。

    

    毕竟这对于一个凝魄修为的灵阶炼器师来说,太过匪夷所思。

    

    “既然如此,就先为你锻造剑胚。至于剑成之日,我会给你选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因为只有那样,才配的上你。”

    

    不知何时,那把残掉的紫殛剑,出现在了凌天膝间。

    

    凌天在剑身上摩挲,感受着上面每一道裂痕,那都仿佛割裂在他自己身上一般,他的声音落下,紫殛剑仍在颤动,灵性不失。

    

    这把已经衍生灵性的残剑,就是凌天铸造本命剑器的最大保障,有了它,就自然省去了去由器魂衍生灵性的步骤。

    

    “好,那我现在,就为你换一个身子!”

    

    凌天心中也是振奋,起身到了炼器室,抬手布置好阵法,便开始融化金焱玉髓和蕴雷星石。

    

    最新章;t节F+上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