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5 老太君生平 彩云追月
    “呵呵...”凌天神秘一笑,问道:“既然是老太君过寿,那,明月你可已经准备好了寿礼?”

    

    “寿礼...”秦明月摇摇头,“岭南城主府的寿礼倒是准备好了,可我的,却还没有挑选,这些天太忙了,还没来得及...”

    

    秦明月说着,眉毛一挑,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凌天,问道:“你是说,你和老弟,是去为姥姥选寿礼了?”

    

    “嗯!”凌天点头。

    

    “不对不对...”

    

    秦明月想了片刻,还是摇头,“你去神兵府选寿礼,我还能理解,但是去莳花馆做什么?”

    

    “难道,你想请莳花馆代表我们去献寿礼?这不可能的,莳花馆何等的架子,你请不动的。”

    

    “小傻瓜,有什么事情,是我办不成的?”凌天伸手捏了捏秦明月的两个圆润玉耳,笑道。

    

    “哎呀,别闹。你嬉皮笑脸的,可不能为你开脱。限你半盏茶,赶快说清楚!”秦明月撅着嘴,拍掉凌天乱动的双手,道。

    

    “好好好,我就给我们家明月好好汇报汇报工作。”

    

    凌天清了清嗓子,将这两天的所作所为和心中的想法,事无巨细,和盘托出。

    

    一盏茶后,秦明月的脸色变了数次,小嘴张着,险些能塞进一枚鸡蛋了。

    

    甚至一时间,都没能缓过神来。

    

    “你..你是说,你以一首曲子为代价,让莳花馆同意和我们合作,一同为姥姥献上寿礼?”

    

    良久之后,秦明月才缓过神来,“而且,你除了那首月下吟之外,还要为姥姥再量身定做一曲?”

    

    “没错!不仅仅是一曲,而是一整套节目!我保证,这必将会是一次惊天动地的表演。这也是我,彻底敲开云侯府的第一砖!”

    

    凌天起身,看着窗外。

    

    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凌天,是不是,有些太过张扬了。你的目标,是器丹大会!大会之后,这云州你绝对不能在呆下去,这里,并非久留之地!”

    

    秦明月蹙眉道。

    

    “不,就算我不张扬,也仍旧会有人会对我不利。与其如此。不如正大光明,将我呈现在云州所有人面前,他们想要动我,也自然要想一想后果了。”

    

    凌天也是在突然间明白,在云州,他不想有任何靠山。但这云侯府的老太君,他却是想靠上一靠了!

    

    这也是唯一一个超脱各大势力的存在了。

    

    “好吧,我听你的,无论怎么样,我都在你身边,谁要是想对你不利,我就跟他拼命!还有,以后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和我说。我害怕...”秦明月抿着嘴道。

    

    “放心吧,我始终会站在你前面的。别怕。”凌天将秦明月搂在怀里。

    

    “那需要我做什么?”秦明月抬头问道。

    

    “明月,做好这份寿礼。你还真是不可或缺。”

    

    凌天想了想道:“你的月琴,是必须上场表演的。而且,为老太君贺寿的曲子,我还没有想好,我需要你给我一些意见。”

    

    “我能给你什么意见啊,我又...又不会编曲子...”秦明月搓着手指,有些赧然。

    

    “怎么不能,我对太君的生平一无所知,对她老人家如今的喜好,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作为孙女,你一定知道,你给我说说...”

    

    “说这些,就能帮到你?”

    

    “能!”

    

    “那好吧,让我想想。”

    

    h》tI正版《◎首@^发m

    

    秦明月接过凌天递过来的热茶,思虑了会,便道:“其实,姥姥名叫崔小月,出身中州名门,乃是崔家的嫡系血脉,而崔家,在世家之中仅排在第一的李家之后,圣眷隆崇,无人能及。”

    

    “而姥姥的武道资质也是极好的,偏偏还精通炼器丹道,当时在中州,就极有名气。不知道有多少王公贵族子弟,对姥姥倾慕不已。但姥姥虽然名字软了些,但那会儿性子极烈,事事好强,不但直接退了崔家安排的婚事,还把人家公子打个半死,离开了中州,游历四方。”

    

    “而但姥姥到了云州时,恰好赶上外域作乱,云州边境战乱不断,姥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外域强者手上,救了姥爷一命,从此姥姥和姥爷出生入死,生死相依。虽然老爷的武道天赋不如姥姥,但是他们是真的很恩爱,姥爷最后死的时候,谁都不见,只留姥姥一个人在旁边....”

    

    说到这,秦明月悲从心来,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凌天给她拭去眼泪,附着她的后背安慰着。

    

    凌天也没想到,一代云侯,竟然还有这般伉俪情深的时候。

    

    “也是从那以后,姥姥就不再舞刀弄枪,也不再过问武道之事了,一心参禅听曲儿,其实我们都知道,以姥姥的资质,修为绝对还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但是她放弃了,无非就是想尽快耗了这生命,去陪姥爷...”

    

    “姥姥无论是在家世还是修为上,都冠绝整个云州,所以舅舅才会对姥姥言听计从,从不违逆...”

    

    秦明月说了很多,凌天认真的听着,良久之后,也是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老太君一生跌宕,堪称传奇。一辈子桀骜张扬,最后只想为了追随心爱之人,享受这生命最后的和风霁月。所以说,现在老太君的心境,应该是极其舒缓享受的。”

    

    想到此,心中的曲目,凌天已经有了个大概。

    

    “明月,我有一曲,你且先听听看,是否合适。”

    

    凌天掏出那支柳依依留给她的玉笛,吹奏了起来。

    

    如果前世之人,听闻此曲,一定会恍然拍案。

    

    因为凌天此时所吹的,正是前世名曲,彩云追月!

    

    这一首曲子,作于清代,乃是李鸿章抄送大内,成为宫廷曲目。风格轻快,透着平凡生活的轻松恬淡。

    

    让人听了,都会沉浸其中,心情逾越,烦恼一扫而空。

    

    可凌天只是吹奏了几段,手中的玉笛就绽放起了光芒,房间内的元气也震动起来,凌天见此,赶紧停了曲子。

    

    不然在这样下去,非引动天象不可。

    

    然而,仅仅如此,还是让秦明月怔在那里,久久不能自拔。

    

    “明月?明月!”

    

    凌天晃了秦明月几下,后者这才回过神来。

    

    “凌天,刚才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你教我!”

    

    秦明月激动莫名。她也精通音律,对这种天降仙曲,简直没有一丝抵抗能力。

    

    “别急,我当然会教你。至于名字。”

    

    凌天捏了捏秦明月的脸,“这一首曲子,我取名叫,彩云追月。”

    

    “彩云追月,彩云追月..”

    

    秦明月念叨了两遍,也是重重点头,“彩云之南,追月无悔。”

    

    “我相信,如果姥姥听到这一曲,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看着窗外,秦明月的如月双眸,华彩渐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