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4章 被秦明月误会了
    一整天,凌天和秦邵阳险些在莳花馆和神乐阁之间跑断了腿。杨少游决定最后制作钢琴。

    

    因为在这之前的大中小提琴皆属于弦乐,大同小异。凌天跟着杨少游一起,寻找了数百种琴弦材料,这才最终确定下来。

    

    看着一把把提琴从神乐阁中被送出来,凌天也不禁感慨,这方世界的能工巧匠得天地之利,效率可比前世那工厂作坊,要快得多了。

    

    前世制作一把琴,程序就有几十套,还要雕工,打磨,晾晒,上漆。

    

    在这一世,却已然很是方便。那杨少游的制琴手段极其高明,只要将材料融于锻炉之中,就如同炼器那般,出来之后,就是一把想象中成型的琴,辅以琴弦和扩音阵法,调音之后,便能弹奏,而且音色和音质,绝无仅有,堪为珍品。

    

    短短一上午,杨少游就做出了十几把提亲,凌天将这些琴亲自送往莳花馆,让那些女弟子逐一上来演奏。

    

    “不对,姿势不对,这琴你要卡在脖子上,对,像我这样,然后拉动琴弦,就和你平时一样。”

    

    “嗯,这是大提琴,音色厚重,别觉得它难听,真配合起来,保准儿让你们喜欢!”

    

    莳花馆内,凌天不厌其烦的作着示范。

    

    “公子累坏了吧,快坐下来喝口茶。”

    

    卞玉京拉着凌天坐下,钦佩不已道:“公子真是大才,这些乐器还真是我们不曾见过的,但是这音质音色,偏偏又动听悦耳,乃是上乘乐器。想来这些都是出自公子的创造,玉京真是敬佩不已。”

    

    与此同时,莳花馆内,所有女弟子都望向凌天,眼中的钦慕之意,简直要把凌天淹没了。

    

    虽然凌天教琴很是严苛,但偏偏这演奏出来的曲调声音,却好听极了。

    

    再加上凌天的气质决然,简直太吸引人了。

    

    一时间,让那些女弟子无不小兔乱装,芳心暗许。

    

    P4'

    

    秦邵阳趴在边上,一脑门的黑线,他倒不是嫉妒,而是深深的害怕和担心。

    

    “老哥,你看这天色都黑了,我们,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要是被宝儿和我姐知道,这...这恐怕脑袋不保啊!”秦邵阳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

    

    “已经子时了!”

    

    “什么?子时了?!”

    

    凌天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砸手道:“忙的我都忘了时间,邵阳,赶紧回家!”

    

    ......

    

    月黑风高。

    

    云州城西南宗门坊紫云宗驻地,凌天和秦邵阳站在们前。

    

    “老哥,我怎么觉得今天这么安阴森?你先进!”秦邵阳怼了凌天一下。

    

    “能有什么事,你先进去吧!”

    

    凌天没有动。

    

    “天哥,这时候你怎么怂了,不像你啊!”

    

    “少废话。快进去!”

    

    就在两人你推我搡的时候,紫云宗的大门轰然洞开。

    

    “你们两个别争了,都进来吧!”

    

    一身白裙的秦明月站在门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凌天两人。

    

    衣裙飞舞,冷若冰霜。

    

    “秦邵阳,你消失了一天,说,去哪了!”

    

    叶宝儿站在旁边,掐着小蛮腰瞪着眼睛。

    

    “我...我去神兵府了啊!”

    

    “神兵府?还去哪了?”

    

    “没,没去哪啊...”秦邵阳眼神闪烁。

    

    “没去哪?!好啊,秦邵阳,你现在都会瞒着我了!你给我过来!”

    

    叶宝儿娇怒不已,跑下来揪住秦邵阳的耳朵就往门里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去莳花馆了!你倒是厉害啊,到了云州没几天,就往那烟花柳巷里钻了,想气死我是不!”

    

    秦邵阳的惨嚎和叶宝儿的娇叱声音越来越远。

    

    秦明月面无表情,就那么淡淡的看着凌天。

    

    良久之后,秦明月的眼睛眨了眨,一滴泪水从眼角低落。

    

    “进来吧。”

    

    说罢,秦明月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后。

    

    “明月。”

    

    凌天蹙眉,暗道不妙,秦明月一定是误会自己了,当即就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

    

    凌天的房间内,秦明月站在窗前,自己抱着双臂,落寞孤寂。

    

    “我知道,你是人中龙凤,就是你光芒内敛,可还是引人瞩目。我很好,不用担心我...”

    

    凌天心中叹息一声,赶紧走过去,急道:“明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去莳花馆事出有因!”

    

    “事出有因?那莳花馆是何种地方,难道你不知道么?去那儿,能有什么事?”

    

    秦明月摇摇头,“若是你喜欢歌舞,明月为你去学...”

    

    说着,秦明月心中委屈,眼泪也连珠似的止不住了。

    

    “明月...”

    

    凌天伸手将秦明月环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去秦明月的额头,宠溺道:“傻瓜,就这么不相信我么?我凌天,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

    

    “我也相信你不是,但...但你就是去了莳花馆...还,还不止一次,流连忘返...”

    

    原来,秦明月酒醒之后,却迟迟不见凌天,于是差云侯府的人去找。凌天和秦邵阳的骏马何其惹眼,想找他们并不难,如此以来,凌天出入莳花馆的事情,也就自然瞒不住了。

    

    “小傻瓜,你见过喝个花酒,还进进出出几十趟的么?”

    

    凌天将秦明月的身子搬回来道。

    

    一整天,他在莳花馆和神兵府之间往来奔波,护送乐器,几乎没有停歇。

    

    “那...那你到底去那莳花馆做什么?”秦明月蹙眉,现在想起来,她也觉得可疑了。

    

    在得知凌天去了莳花馆以后,她的脑袋里就一片混沌,没了判断能力。

    

    “我本来就是要找你商量的,但是你们昨晚喝多了,早上又没醒。所以我和邵阳就先办了。来,坐下说。”

    

    凌天拉着秦明月的手,在桌边坐下,道:“明月,你应该知道,云侯府老太君的寿辰在即...”

    

    “当然,这是今年云侯府最大的事情了,这几天,舅母一直为这事忙着,我明天,也要回云侯府支应了。”秦明月黛眉微蹙,“但是这,和你去莳花馆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