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3章 莳花馆主 紫气南来
    “公子是说,要为老太君寿辰,量身定做一首新曲子,而新曲子,需要我莳花馆百余名弟子合力呈现?”

    

    卞玉京彻底惊呆了,她可明白,这曲子的创错有多么难,不亚于自创一门武技,而凌天在之前说过,这一次表演,将让她名扬天下,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新曲子,至少不差于月下吟,而这其中难度,简直比自创灵阶武技,还要困难不知多少倍。

    

    这,让卞玉京怎么能信?

    

    “卞首席真是冰雪聪明。”

    

    “公子,曲子可是已经作好了?”卞玉京又问道:“我们何时排练?”

    

    “不急,曲子非同小可,我还要继续完善。今天,我希望莳花馆能够尽快挑选出我需要的弟子,而下午,神兵府就会将乐器送到,到时候,让弟子们先熟悉一下乐器和大致的配合。”

    

    “熟悉乐器?”卞玉京摇头,“公子不必了,我说过,我莳花馆的弟子,都是自幼培养,精通音律和各种乐器,随时都可以直接排练。”

    

    “卞首席误会了,莳花馆弟子的技艺,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但是我让神兵府专门定制的这些乐器,恐怕,还未曾有人见过。”

    

    凌天的话音落下,卞玉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震惊了,似乎在见到凌天之后,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子。

    

    “会有我莳花馆弟子未曾见过的乐器?公子,不会是在说笑吧?”

    

    “自然不会。我现在只能告诉卞首席的是,这批乐器,由神兵府神乐阁阁主,杨少游阁主亲自制作,所以,我必须要为它们找到合适的主人去演奏,另外,我还需要一位莳花馆内门德艺双馨的长老,作为这次表演的音律指挥。还请卞首席,向宗门申请一下。”

    

    “这..”

    

    卞玉京还要说话,就感觉身后的屏风后一阵气势爆发开来,随即,一道声音传入脑海。

    

    “好,一切都按照公子所言,我现在就为公子调遣门中弟子过来。”

    

    看^正版…章L|节G)上n1

    

    凌天:“多谢!”

    

    目送凌天的策马疾驰的身影离去,卞玉京这才如有所思的回身。

    

    而此时闺房中,却是多出了三道身影。

    

    “好一个杨少游,我莳晴让他做一把琴,他推三阻四的就是不肯,如今为了这么一个小辈,他就给做了?还是一批乐器,真是气死我了!”

    

    说话之人坐在桌前主位,面色红润,容貌贵气,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两侧则是各立着两个女子,皆是一般年岁的样子,但修为却都是在金身境以上。

    

    “玉京拜见馆主,两位长老。”卞玉京委身叩拜。

    

    这三人正是莳花馆的修为最高者。

    

    “起来吧玉京,这件事你办的不错。这凌天非同一般,凡事,都可先应承下来,莳花馆对他鼎立相助!”莳花馆主道。

    

    “馆主,这是不是有些不妥?”

    

    这时,左侧一位长老道:“这凌天不过是一个四等宗门的弟子,如果听了他的,那就等于这次老太君寿宴和云州其他势力画清界线了,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呵呵,其他势力?划清界限又如何?”

    

    莳花馆主不以为,“我且问你,其他势力无非是给你些灵币俗物罢了,可会赠你月下吟这般的仙乐?其他势力,可会让你见识从未出世的神秘乐器?其他势力,可曾请的动杨少游?”

    

    “这...好似不能。”莳花馆主如此一问,那长老便哑口无言了。

    

    “那不就结了?”

    

    莳花馆主微微一笑,风情万种,“而且,我相信那坏人的眼光,别看他整天就知道摆弄他那张破琴,无心武道,但一般人,他还真不放在眼中,别忘了,他曾经可是中州武皇神宫的御用琴师!”

    

    “是,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着手挑选一百二十名弟子,供他差遣。”那长老颔首。

    

    “嗯,对了!”莳花馆主挑眉,又道:“他不是要找一名内门长老做指挥么?”

    

    “是,馆主可有合适的人选?此人,必须极其精通各类器乐,而且声望要高。”卞玉京问道。

    

    按照凌天话说,这指挥的只要一人,作用极其重要。

    

    “不必找了,这指挥之位,我亲自担任!”莳花馆主淡淡道。

    

    “什么?!”

    

    莳花馆主的话音落下,其他三人便是惊呼出声。

    

    “馆主,自从您接任馆主之位后,就不再出山了,这次怎么...”

    

    莳花馆主摆手直接打断,“你们不必多说。我出山,自然是有缘由的。”

    

    “第一,这次老太君寿辰乃是逢百之数,非同小可,我想其他宗门之主,也都会参加。第二,杨少游都搀和进来了,我自然不能缺席。第三,你们可能记得,咱们莳花馆曾传承有一副玉流苏...”

    

    “知道,这玉流苏只有莳花馆馆主才能保存,而且还有一句话。”

    

    那位女长老想了想,道:“玉光莹者,为莳花之主。”

    

    “但这句话到底是何意,我始终都没能参透。馆主怎么突然提起这玉流苏了?”

    

    “呵呵,玉光莹者,莹者是为亮也。你们有所不知,这流苏曾是一支玉笛的坠饰,而那支玉笛则是我们老祖宗的救命恩人所有。只要那笛子出现在附近,这流苏必然有所反应,你们看!”

    

    莳花馆主神秘一笑,手掌翻开,一枚绯色的流苏出现在众人眼前,而在流苏之上有一块红色玉佩。而此时,这玉佩的红色荧光,还未散去!

    

    “馆主,这...这是怎么回事?”那长老大惊道。

    

    “唉,都是命。我曾经说过,玉京这孩子出生时就有紫气南来,命格极好,命中必会遇到一位极其尊贵之人相助,从此平步青云。可我没想到,这气运来的这么快!还这么巧。”

    

    “紫气南来,岭南紫云。凌天啊,凌天!”

    

    莳花馆主看着手中的流苏玉佩,良久之后,才豁然抬头。

    

    “玉京,通知下去,从今天起,莳花馆闭馆至老太君寿辰之后,在此期间,除凌天之外,任何宾客,概不接见!”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