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90章 名剑 雷殛!
    “没错!”

    

    “可是阁主,我是紫云宗弟子,器丹大会也是代表紫云宗参加,这和神兵府...”

    

    “你是神兵府的炼器师,自然就和神兵府有关系,而且不仅是你,所有参加的这次器丹大会的人,大多是神兵府的人!”神乐阁主道。

    

    “晚辈实在不知前辈的意思...”

    

    “其实,要找你的人,并不是我。但我可以替他交代你一些事情。”神兵阁主想了想道:

    

    “云州的器丹大会,不过是类似一种选拔,选取神兵府的三个最出色的代表炼器师。你手里的那个盒子,里面是蕴雷星石,是大长老特意为你准备的。”

    

    “三个代表神兵府的炼器师,而我,代表大长老?”想了片刻,凌天深吸了一口气道。

    

    “聪明。”

    

    神兵阁主笑了,“至于这其中缘由,涉及神兵府内部隐秘,我作为局外之人,也不方便多说。总之,你收下便是,百利而无一害,无论怎样,你都要参加器丹大会,而且也要夺取好名次的,不是么?”

    

    “是...”

    

    凌天没有多想,便答应了。

    

    他虽然不知道答应下来意味着什么,但他明白,如果不答应,他就会与蕴雷星石,失之交臂。

    

    见凌天点头,神乐阁主也非常满意,微笑不语。

    

    凌天这时,才打开手中的锦盒,顿时,一块足有拳头大小的晶石,呈现在他眼前。

    

    晶石通体蓝色,其中雷电交织成团,只是一露面,周围的空气就被电灼的炙热起来,正是蕴雷星石无疑!

    

    如此大的一块蕴雷星石,凌天都不知到该价值几何了。

    

    总之,就算比之他之前得到的那块金焱玉髓,也不成多让,若是非要比较,那么金焱玉髓可能只比蕴雷星石多了那么一朵金焱火焰罢了。

    

    另外,大长老还送了一张兽皮,凌天翻开来看,赫然发现,这其实,是一副卷轴。

    

    这倒是稀奇了,这卷轴竟然和灵阶炼器师令牌以及蕴雷星石放在一起,应该不会是普通的东西。

    

    “打开看看,你会喜欢。也可能会,失望...”神乐阁主笑道。

    

    @T#k首发w

    

    “哦?喜欢或者失望?”

    

    凌天也是好奇,直接破去卷轴上的禁制,翻开来看。

    

    “雷殛剑谱!”

    

    首先映入眼中的,就是一把雷光璀璨的剑刃留影,剑身细长,通体雷蓝,中间棱角两侧,布满了玄奥的狭长阵法图腾,剑意透过兽皮,仍旧让人骇然。

    

    而在剑影之后,则是密密麻麻的文字以及图形介绍,那赫然是这雷殛剑的锻造之法,事无巨细,历历在目。

    

    和凌天前世得到的锻兵古谱之上所记载的雷殛剑锻造之法,一般无二!

    

    “名剑,雷殛!”

    

    合上卷轴,凌天怔然不语。

    

    虽然他早就有所预料,锻兵古谱就是一本合集,将所有的兵刃锻造之法编撰其中,但在这一方世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和锻兵古谱上记载完全重合的东西。

    

    但不知道,这锻兵古谱和这卷轴的记载,谁在前,谁在后。

    

    “没错,呵呵...”神乐阁主笑道:“大长老这次倒是下了血本。这剑谱,除了我之外,别人都听说过,但却没有第三个人见过,就是他最喜欢的弟子,都从没有想过要传承下去。”

    

    “可以说,这剑谱,比你手里的那块星石,还要珍贵的多得多,你明白吧?”

    

    “明白。”

    

    凌天自然明白,这剑谱的价值。

    

    因为就算有极品灵材在手,但是不得锻造之法,那也是废石一块,就算侥幸锻成了剑,那也无法充分利用材料的能量,白白浪费。

    

    可以说,剑谱,就是每一把名剑的基因密码,没有,就绝对不会锻造成功。

    

    而有了这剑谱之后,就等于有了名师言传身教,锻造的成功率大大增加。

    

    “嗯,雷殛,堪称极品灵剑,是凝魄剑客,梦寐以求的兵刃,据说曾经擎天宗的一位宗主,意外在域外得到过一把,后来毁掉了,但他当时以凝魄初期的修为持此剑,连斩一百零八位域外凝魄巅峰武者,一举名震天下。至今,擎天宗的剑冢里,都留有那把剑的一截剑柄。”

    

    “但你也可能会很失望。因为就算你如今得到了蕴雷星石和剑谱,但想要锻成雷殛,也难如登天。”

    

    凌天点头,“晚辈明白。雷殛锏需要三种极品雷系灵材,蕴雷星石、雷劫金以及浴火雷粹,每一种,都可遇不可求,千金不换。”

    

    “没错,至少我来云州这么久,都没有听闻过浴火雷粹的消息,倒是雷劫金和蕴雷星石,我有所耳闻。”

    

    “哦?前辈见过雷劫金?在哪?”凌天心中陡然激动起来,或许他的锻剑设想,就要实现了。

    

    “云顶商行!三十年前,那里拍卖过一次所谓的雷劫金,但只是一块瓜子那么大的雷劫金伴生矿石,但就算如此,也卖出了三百万灵币的天价。”神乐阁主道:“这是我到云州之后,唯一一次听到过的关于这东西的消息。”

    

    “多谢前辈告知。”

    

    凌天抿抿嘴,暗道这云顶商行,恐怕也是绕不过去了。

    

    “好了,让你来,为的就是这件事。既然已经了结,那你就忙去吧。”神乐阁主擦拭着自己身前古琴,下了逐客令。

    

    等了片刻,却见凌天未动,神乐阁主抬眼道:“怎么,你还有事?”

    

    “前辈,实不相瞒,晚辈还真有一事相求。”凌天拱手,恭谨不已。

    

    “什么事?”神乐阁主挑眉道:“我话放在前头,我虽然是神乐阁主,但我心中只有音律,那些什么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都不关心,我身上,除了音律相关,也是一贫如洗,如果你想好了,再开口。”

    

    “前辈多虑了,晚辈所求之事,恰好和音律有关。”凌天笑道。

    

    那雷劫金的事,先放在一边,是时候,解决来神兵府的第二件事情了。

    

    “哦?你且说来听听,如果真和音律有关,我便答应你。”

    

    凌天一喜,当即上前,“前辈是这样的,我需要制作几种乐器,它们有的...”

    

    “哈哈哈哈!”

    

    不料,还未等凌天说完,神乐阁主便仰天大笑不止,凌天也怔在了那里。

    

    笑了好半天,神乐阁主这才伸手指了指自己,道:“你,让我给你制作乐器?你可真会开玩笑,想我杨少游,已经有三十年不能动刀了,就是那莳花馆主求我,我都没有答应,你觉得的,我会给你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