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9章 神乐阁主 一头雾水
    “就是云侯世子来请的大长老,大长老走后,云侯世子就留下和阁主议事了,说是很紧要,不得打扰。”

    

    “这可如何是好!这凌天可是大长老亲自嘱咐过的!”

    

    司徒娅一砸手,愁眉不展。

    

    人他已经请来了,如今让人家在外面等,实在不妥。

    

    “这...司徒长老,我们也无能为力。其他阁主都在闭关,要不,我叫一下其他长老?”那弟子道。

    

    “不必了,有些事情,其他长老并不知情。我再想想办法。“

    

    司徒娅摇摇头,回身要走,如今,只能先安排凌天去参观别处了。

    

    “嗡!”

    

    但就在这时,那阵法突然一震,从中走出一个身影。

    

    “神乐阁主!”

    

    左右弟子一怔,当看清了之后,赶紧行礼。

    

    “嗯。”

    

    那人点了点头,道:“司徒丫头,你刚才说,是谁来了?非要大长老见?”

    

    “杨老,您出关可真及时!”

    

    司徒娅大喜,拉着神乐阁主走到一边,低声道:“杨老,是这样的,大长老嘱咐我,云州有一位...”

    

    两人一阵低语,片刻之后,那神兵阁主才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既然被我碰到了,这事我来说,你去把他带到我神乐阁!”

    

    “是!”

    

    ......

    

    “什么,去神乐阁?”

    

    门外,凌天蹙眉道。

    

    “对,实不相瞒,原本是大长老要见你的,但是大长老刚才被请去了云侯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

    

    司徒娅有些歉意道:“这件事怪我,凌小弟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额,神乐阁可是神兵府准们制作乐器的地方?”凌天眼睛一亮,忽然问奥。

    

    “没错,凌小弟,虽然这神乐阁不做兵刃,但地位也同样尊崇,杨阁主可是中州...”

    

    以为凌天对神乐阁有偏见,司徒娅赶紧解释,不过凌天却是一笑,“无妨,我正好要去神乐阁。”

    

    “额,什么?”司徒娅一怔。

    

    “没什么,还请司徒姐姐,带路。”

    

    “哦,好!”

    

    神乐阁在神兵府最东,也是第一柄剑事楼阁群落。

    

    凌天步入其中,就断断续续听到琴瑟箫声不断,显然是炼器师,在调试乐器。

    

    司徒娅引到一座七层阁楼之下,道:“凌小弟,就是这里了,你直接进去就好,我自会招待秦公子。”

    

    “多谢”

    

    凌天点点头,整理了下衣衫仪表,便迈入其中。

    

    到此时,司徒娅才松了口气,虽说这神乐阁主很少管事,但却是和大长老关系极好。不知道,将凌天交给神乐阁主处理,大长老会不会满意。

    

    但如今,也只能如此了。若是因为见不到人,而被丹会拉过去,那就功亏一篑了。

    

    “紫云宗凌天,拜见神乐阁主。”

    

    凌天不如阁楼之内,一阵恍惚之后,便出现在了一间静室之中,静室之内极其素雅,家具极简,只有一人身着黑衫,盘坐在一章古琴之前,看起来,年纪不过半百,眉须皆黑,眉眼低垂,好似在看着身前的古琴。

    

    凌天进来,他也没有抬眼。

    

    直到凌天拜见过后。

    

    那神兵阁主才浑然一动,双手附在琴弦之上,弹奏起来。

    

    凌天淡然若素,就站在那里听着,可琴声入耳的瞬间,他便坠入幻境之中。

    

    一曲很短,琴声落下,那神兵阁主才开口道。

    

    “后辈,可听到了什么?”

    

    凌天睁开眼睛,拱手道:“晚辈只听到了四个字?”

    

    “哦,说来听听?”神兵阁主闻言,眉尖一挑,抬眼望来。

    

    “高山,流水!”

    

    “晚辈像是看到了高山的雄起巍峨,而后看到了流水磅礴浩荡!琴声虽短,但却引人入胜,挣脱不得,晚辈,佩服!”凌天躬身一礼,毫不做作。

    

    因为凌天心中震惊万分,以他堪比金身境额神念,都无法保持清醒。这老者的琴艺,不知道要比那琴仙玉璇玑高多少,如果非要比较,那简直是云泥之隔。

    

    “呵呵,高山流水!高山流水...”

    

    神兵阁主沉吟了两声,道:“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满意的答案,坐吧!”

    

    “是!”凌天松了口气,在一般的蒲团上坐下。

    

    “来自岭南?”

    

    “是!”

    

    “我听说,你身怀五雷火?而且好似,如今还起了变化!?”

    

    凌天颔首,“没错,晚辈开始觉醒的确实是五雷火,但后来不知为何,几经变化,如今,这其中原因,晚辈也不曾知晓。”

    

    心中一紧,凌天忽然明白,这神兵府找他,很可能,还是因为火种的事情。

    

    “可否,让我看一下?”

    

    “当然。”

    

    $/首g发X{

    

    凌天点头,随即伸手,噗的一声响,“一朵热烈的金色火焰腾然而起。”

    

    “金暴炎!”

    

    见此,那神兵阁主眉头紧蹙,“果然是金暴炎,倒是真巧...”

    

    轻笑了半晌,神兵阁主这才道:“你真不知道,你的火种是如何从五雷火,变成七品火种的?你要明白,这之间,意味着什么!”

    

    “晚辈之后,七品火种极其珍贵。但晚辈实在不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真不知?你若是如实相告,神兵府会给你送上一份天大的厚礼。”

    

    “真不知道!”凌天故作犹豫,还是摇头。

    

    “好吧,既然如此,也罢。”

    

    神兵阁主摇了摇头,眼中竟然有几丝怜悯之色,随后一扬手,几样东西,便落在了凌天身前。

    

    凌天俯身捡起,却发现,那赫然是一块牌子、一方锦盒和一张兽皮。

    

    牌子上面有神兵府独有的标志,正面一个灵字,而背面则是一个上字!

    

    灵阶上品炼器师!

    

    这是神兵府配发给灵阶上品炼器师的凭证!

    

    持此令牌,无论在云州任何地方,都会享有尊崇的待遇。

    

    “阁主,这是何意?”凌天一怔,他可还从未考取这灵阶炼器师呢。

    

    “你的实力,考不考,都一样。但你收了这些东西,三个月后的器丹大会,就必须一举夺魁!”

    

    “器丹大会?”

    

    凌天眉头微蹙,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