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6章 诡异的救援 逃脱
    但凌天手中憾云棍已然灵力全失去,根本无法催动阵法,在这一棍下,怎能抵挡?

    

    施展这一棍的武者,修为绝对在凝魄后期,如此重重加持,已然几近凝魄武者能够施展的最强一击。

    

    千钧一发之际,凌天手中金焱暴涨,就要施展纯阳指。

    

    这是凌天在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唯一一个实力强大的武技了。

    

    “铛!”

    

    但电光火石之间,一道漆黑的幽光斜向飞来,正好拦在凌天头顶,与棍棒悍然撞击在一起。

    

    又是一声巨响,比之上次还要强力,周围数里内的树木尽皆拦腰冲断。

    

    冲击波将下面的凌天,都被席卷在了百米之外。

    

    “咳咳!”

    

    凌天从地上爬起来,体内的元气翻滚,受到的冲击不小。

    

    不过,他顾不得这些,猛的抬头望去,却赫然见到,远处有两道身影相对而立。

    

    两人皆是穿着宽大的夜行衣,分辨不出男女,但其中一人提着一根青黑的大棍子,另一人,则是抗着一把丈长的巨大镰刀,针锋相对。

    

    而这两人,凌天都不认识。

    

    但两人的实力,却应该在伯仲之间。

    

    刚才那绝强的一击之后,两人都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仅是这般淡然之色,就让凌天心中凛然。

    

    其实,最为惊讶的,还是云扬。

    

    原本在第一棍,就应当一击必杀,但他低估了凌天的战力,那看似不起眼的金色棍子,竟然能扛下上品灵器棍的一击。

    

    而第二棍,他几乎用了除去武魂外的最强力量,就是凝魄后期的高手,不死也脱层皮,用来击杀凌天绰绰有余。

    

    但这个时候,却突然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不但将自己的一棍绝杀拦下,还毫发无损。

    

    “滚!”

    

    就在云扬惊疑之时,那抗着镰刀的身影陡然发出一声低吼。

    

    竟然就是一个滚字!

    

    云扬乃云侯世子,在云州境内,何曾受过如此呵斥?

    

    从没有人敢对他说过滚字。

    

    忍无可忍,云扬提起棍子就冲了过去。

    

    对面的那身影冷笑一声,擎起镰刀憾然迎上,两人在密林之中棍镰翻飞,厮杀起来。

    

    “邵阳,你怎么样?”

    

    凌天冲到秦邵阳旁边,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秦邵阳脸色苍白,但并没有大碍,只是浑身的元气被全部震散了。

    

    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仅仅是凝魄后期交手的余波,就已然让他承受不住。

    

    “咳咳咳,还好。天...天哥,怎么回事,有人,有人想杀你!”秦邵阳看着远处大战的两道身影,咳嗽了两声。

    

    “先别说这么多了,赶紧走!”

    

    凌天背起秦邵阳,召唤出小青,翻身上马就向云州城方向狂奔而去。

    

    “想走!?”

    

    云扬惊怒,他还从未失手过。

    

    当即一棍将对面的武者震开,随即化作一道黑影飞掠而去。

    

    但手持镰刀的武者显然不肯善罢甘休,同样追了上来,将云扬拦下,而且速度更是不慢。

    

    仅仅是耽搁了片刻时间,凌天坐下青色战马就如同一道青色闪电,消失在了官道尽头。

    

    “可恶!”

    

    云扬怒不可遏,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凌天逃走,这次没有暗杀成功,那么下次,可就没有这般绝好的时机了!

    

    “都是你!找死!”

    

    怒火无处发泄,云扬回身杀向手持镰刀的武者。

    

    如果不是这人横插一脚,凌天如今已然是一具尸体了。

    

    “呵呵...”

    

    不过,出乎云扬的意料,那武者却是倏然后撤,在冷笑中,身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任凭云扬如何用神念搜寻,都找不到任何踪迹。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坏我大事!”

    

    云扬仰天嘶吼,胸中郁闷无处发现,将周围的树木全部轰断。

    

    黑暗中,一个身影背靠着一根巨木,眉头始终紧蹙着,直到凌天安全离开,这才舒展了一些。如果凌天看见,一定会好奇不已,青云门的叶凡,竟然也会出现在这片密林之中....

    

    云州城西南宗门坊,紫云宗驻地。

    

    木铁胆坐在大门前站岗,苦练了一天,刚才又吃光了丹会送来的一桌子美食,都是一些珍禽和灵药烹制,不但美味,药力更是十足,搞的他现在竟然昏昏欲睡起来。

    

    当就在这时,一道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响起,地动山摇。

    

    木铁胆陡然惊醒,豁然真开眼睛,就见到一个斗大而狰狞的青色头颅出现在自己眼前,恶狠狠的看着他。

    

    “我靠特么什么玩意,吓死你爷爷了!”

    

    木铁胆险些被吓尿,轮起铁拳就轰了上去。

    

    可谁知一声闷响,木铁胆只觉得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精铁之上,头颅纹丝没动不说,拳头上剧痛犹如针扎,险些骨折,疼的要命。

    

    “铁胆,升起阵法,任何人禁止靠近!”

    

    一道声音传来,却是凌天从小青马上翻了下来,背着秦邵阳冲进了院子。

    

    “呃...”

    

    “都别愣着了,严加警戒!”

    

    虽然有些懵懂,但木铁胆还是挥动令牌,让整个驻地都笼罩在防御阵法之中,所有在外的紫云宗弟子也都如临大敌,严阵以待。

    

    “什么情况,那凌天刚回来就这般动静?”

    

    远处的巷子深处,隐藏着两个黑影,如不路过此地,绝对无法被察觉。

    

    最#新章√e节上

    

    “掌柜说过,凡是异常情况都要通报,你盯着,我去回禀!”

    

    无独有偶,类似这般情况,在紫云宗驻地周围各处发生着。

    

    驻地内,凌天将秦邵阳背回了房间,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抓出一把丹药就塞进了已经昏迷的秦邵阳嘴里。

    

    盏茶之后,凌天啪啪两下抽在秦邵阳的脸上。

    

    “嚯!吓死我了!有埋伏!”

    

    秦邵阳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惊恐。回身看到凌天就在旁边,惊呼道:“天哥!有人要杀我们,我受伤了,脸好痛!他们打我的脸了?快看看,有没有毁容?”

    

    凌天蹙眉:“......”

    

    “别叫了,我们已经回宗门坊了,这里应该很安全。”凌天摇摇头,“你也没受伤,只是元气耗尽了而已。”

    

    “宗门坊?我们回云州城了!那就好,还没有人敢在城里撒野,吓坏我了。”秦邵阳拍拍胸脯,心有余悸。

    

    此时此刻,他才终于明白,自己的修为和凝魄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邵阳,刚才那两人,你可看出了什么?他们,是什么人?”凌天坐在桌旁,端起一杯茶,蹙眉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