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5章 遇到了鬼打墙
    “怎么了天哥?”

    

    凌天脸色冷然,开始还以为这驽马又犯病了,但突然眼神一变,问道:“邵阳,你带的这条路,可是我们之前来时的那一条?”

    

    “额,没错啊,就是这一条!”亲邵阳看了看周围,此时四周都是密林,只有一缕缕月光落下。

    

    听凌天突然一说,他也忽然觉得,这密林中萦绕的淡淡雾气,变得神秘起来。于是挠挠头道:“有什么问题么?”

    

    “看起来好像没问题,但我们走了这么久,按理说,应该已经出了这片林子了!”凌天眉头紧蹙,他也是忽然才觉察到的一丝异常,但却说不出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位置,我们好像来过!”

    

    凌天看了看路边的一块巨石,他也是在第二次看到这块石头的时候,才发觉,他们还没有走出这片林子。

    

    只有一个原因,中埋伏了!

    

    “什么情况,难道是阵法?”秦邵阳一惊,掏出腰间的双锏,警惕的感应着。

    

    “不可能是阵法,能让我不知不觉着了道的阵法,怎么会设置在这密林之中,这可是野外!”

    

    凌天摇摇头,很显然,这条路并不是什么僻静之地,只是如今走的人少罢了,那么如此说,也就是有人临时布置了什么东西,才让他们着了道。

    

    类似的这种情况,凌天在前世听说过,名叫鬼打墙。说是鬼神作怪,无非就是江湖障眼法。

    

    没想道,在这里,也能遇到。

    

    “那我们怎么办?”秦邵阳道,杀出去?

    

    “杀?你往哪杀,这周围根本就没有人!也没有阵盘阵旗!”凌天摇摇头。

    

    “我靠,他们想用这玩意将我们击杀在这里?”秦邵阳手在颤抖。

    

    “不,若是真的想动我们,远不用如此大费周折,这东西,只是想困住我们!”

    

    凌天摇摇头,道:“跟着我走!”

    

    “你看,也云河边上的密林,晚上就会升起瘴气,而这瘴气非同一般,方才赏月会,数以千计的武者逸散而出的元气,如今都在这密林之中聚而不散。”

    

    凌天下马,摸了摸两边的树木,道:“这树也不是普通的树,至少有百年历史了,最容易被人用来布置秘法。”

    

    “记住,遇到这种情况,千万不能看脚下的路。”

    

    秦邵阳摸摸头,“不看路?那看啥?”

    

    “看树啊!”

    

    凌天笑道:“有一句古话说的好,夜里走路,看树不看路,这鬼把戏,自然也就没用了!”

    

    “邵阳,你看着脚下的路,有没有一种轻微的眩晕感觉。”凌天指了指路,眼中神光一荡。

    

    “嘿?你别说,我开始还真没注意,好像真有点晃。”

    

    `-T正l版首发{

    

    “那就对了,布置这个把戏的人,神念之力很恐怖。而且手段很高明。他会让你对眼前的路失去判断,咱们的马更是如此,不自觉的转着圈走。”

    

    凌天深吸一口气,心有余悸,好在小青有所觉察,不然他也不可能如此之快,就发现异常。

    

    于是,两个人将坐骑收起,看着眼前的树木,一点点向前摸着。

    

    密林外,一身夜行衣的云扬走坐在树梢上,擦拭着手中一根青黑色铁棍。

    

    “世子,半柱香时间了,按理说,他们二人,应该已经出来了,但是...弟兄们竟然把他们跟丢了!我找遍了周围,也不见他们的影子,真是奇怪,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时,一个黑影站在树下道。

    

    “你们全撤出去,我在这里再等半柱香!”云扬冷道。

    

    “世子,万万不可,我们要保证你的安全!”那身影声色一凛,竟然拒绝。

    

    “放肆,你们的身份是我云扬的死士,我的命令也敢违抗?还是你觉的我对付不了那个人?嗯?”云扬目光如剑。

    

    “属下不敢!”

    

    “退下去!”

    

    “是!”

    

    声音落下,周围的数道黑影就消失的无影无动。

    

    只留下云扬一人,在枝叶掩映中,渐渐消失了身形。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云扬犹如雕塑一般,纹丝未动,甚至呼吸也一丝也无,隐匿之法,极其高明。

    

    但眼看着又是半柱香过去,眼前,却没有丝毫动静。

    

    “可恶,竟然让你们逃了!”

    

    终于,云扬失去了耐心,身体一震,就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远处密林中光芒一闪,云扬便倏然停在了那里!

    

    一抹蓝光闪过,那正是秦邵阳胸前晃动的星晷!

    

    “哈哈,天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都能走出来,厉害厉害!”终于看到了通往云州城的官道,秦邵阳哈哈大笑。

    

    “学着点,你还太嫩。”

    

    凌天摇摇头,正要将小青放出来,但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嗡!”

    

    一道极速的破空声起,霎那间,就到了两人身前。

    

    “小心!”

    

    凌天心中一惊,手中金芒一闪,憾云棍直接拦在身前。

    

    “铛!”

    

    一声巨响,在林间回荡不绝。

    

    一股气浪平地掀起,凌天震退了十几步,秦邵阳只是受到波及,就被掀飞了出去!

    

    “嘶!”

    

    凌天收棍而立,右手却是在不住颤抖。整个手臂,都在酥麻。而憾云棍,更是光芒不再,阵法一击被毁!

    

    而造成这一击的,赫然只是一根飞来的青黑大棍。

    

    “阁下既然敢设计与我,为何不敢现身一战?”

    

    凌天蹙眉,一双眼睛森然扫视着周围,但那股气息来的块快,去的也快,一时间竟然没有追踪到。

    

    “呵呵,将死之人,还敢言战?”

    

    一道声音响起,不能凌天反应,那青黑棍子去而复返,赫然从头顶砸落。

    

    棍棒之上六道法阵散发着黑色幽光,犹如巨石压顶般,无所抗拒。

    

    “什么?!”

    

    凌天大惊,一照面,对方就携上品灵器,施展绝杀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