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4章 两人约定
    “云国太夫人,老太君的寿辰,整个云州城,无人不知啊,不知,公子是何意?”卞玉京眼睛转了转,想不明白为什么凌天会突然提及此事。

    

    “玉首席,实不相瞒,在下想在云老太君寿辰之日,献上一份寿礼...”凌天笑道。

    

    “寿礼?”卞玉京很聪明,当即恍然道:“需要我做什么?”

    

    “到时候,我会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届时自会通知卞首席,而且,可能还要借用一下卞首席的场地...”

    

    “凌公子客气了,有需要的帮忙的,尽管吩咐便是,玉京定然不遗余力。”卞玉京笑道。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精于算计的卞玉京,会这般不加考虑,就答应一个人。

    

    “嗯,卞首席也尽管放心,我们这次合作,乃是一次双赢。我保证,届时,卞首席之名将名扬天下!”

    

    “名扬天下?!”

    

    卞玉京一怔,凌天的语气,竟然如此之大。

    

    就是四大音律宗门的宗主,也没有想过能名扬天下九州吧?

    

    一时间,她也没有将凌天的话放在心上。

    

    “而且,我希望卞首席,在此之前,必须拒绝所有来自云侯府其他人的邀约!只等我消息。”凌天又道。

    

    而很自然的,凌天身上那种莫名的上位者不容质疑的气势,显露出来。

    

    让卞玉京,也是一怔,“拒绝云侯府额邀约,额,可以,我可以借病推脱。”

    

    拒绝云侯府的邀约,如果是在之前,卞玉京绝对会认为自己疯了。但现在,她却没办法拒绝凌天。

    

    “好。作为提前答谢,凌天就为卞首席,唱一曲,月下吟。”

    

    凌天看了一眼卞玉京,起身,站在窗前。

    

    此时,明月高悬,清光落下,迎着千鳞波光,极美。

    

    缓缓闭上双眼,凌天眼中,柳依依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只是明月二字出口,卞玉京手中刚提起的筷子,就倏然掉落在了桌上。

    

    她自幼吟唱,曲调和旋律,几乎印刻在她的血液里。

    

    哪怕只有一个音符,她都会领悟,这首曲,代表的,究竟是什么。

    

    不去说卞玉京,就是此时的凌天,也沉浸在了这首极为动听的旋律中。

    

    在前世,这一首水调歌头传唱大江南北,视为经典。

    

    曾经就能感动亿万人,在这方世界,也同样如此。

    

    不过,以凌天的歌喉,虽然不至于跑调,但却远远达不到感动天地的程度。

    

    但也足以感动某人了。

    

    凌天一曲唱罢,卞玉京已然感动的不能自已,眼中的泪水犹如珠落。

    

    凌天的歌声远没有达到极致,但卞玉京明白,这一首曲,绝对可动天地,惊艳古今。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卞玉京就有循着心中记忆,哼唱起来。

    

    不过,刚开始,就被凌天直接打断。

    

    “卞首席,实在抱歉,现在,你还不能唱。”

    

    凌天微笑道。

    

    这首歌,若是出自卞玉京之口,那么必然会引起比方才还要宏大的天象,那时候,场面可就不好控制了。

    

    毕竟,这里是玉璇玑的地方。

    

    两次喧宾夺主,实在不妥。

    

    “是玉京一时迷了心窍,多谢公子提醒。”卞玉京心有余悸,更是感谢凌天的体贴。

    

    确实,这首歌如今她已然印在心里,等回了莳花馆,在找个隐蔽之地勾动天地,一举突破凝魄后期,将会完美。

    

    一桌酒席,宾主尽欢。

    

    卞玉京留下莳花馆在云州城内的位置,凌天便离开了锦阁。

    

    站在锦阁前,卞玉京注视着凌天的身影消失在夜色烟波中。

    

    “姐姐...”

    

    身后,玉璇玑的叫了一声,卞玉京却是良久在恍然醒来。

    

    “额...嗯?妹妹,你怎么出来了?”

    

    “云扬早就走了,我当然出来了。倒是你...”玉璇玑看了看凌天消失的方向,不冷不热道:“倒是你,怎么跟丢了魂是的?”

    

    (4

    

    “呵呵,妹妹真会说笑。我只是,只是刚刚突破,心境有些不稳,在这里吹吹风。”

    

    “唉,是啊,一首月下吟,从此以后,传唱云州,再也不属于我玉璇玑了。”

    

    玉璇玑似笑非笑,转身飞旋而起,一身鹅黄如飞叶,轻点在波光上,几个闪烁,便也消失了。

    

    “妹....”

    

    卞玉京伸着手轻唤,可对方,却已经不想给她解释的机会...

    

    ......

    

    “天哥,你倒是享受了,玉首席真的给你持杯喂酒了?真是羡慕死我了!”

    

    云州城外,凌天和秦邵阳并辔而行。

    

    “没有...玉璇玑,并没有招待我。”

    

    凌天摇摇头。

    

    “没有,那你这么长时间,在里面干嘛了?莫非是...”秦邵阳眼睛乱转,闪着八卦之光。

    

    “乱猜什么,我这次,可是又为你,办了一件大事!”凌天伸手在秦邵阳脑袋上拍了一下道。

    

    “给我办了啥大事?”秦邵阳想了想道:“天哥,你可不能害我啊,你知道的,我心有所属,我不能辜负宝儿的!”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像你这么不着调?”

    

    凌天横了他一眼,“给你姥姥的寿礼,可有眉目了?”

    

    “寿礼?”

    

    秦邵阳摇摇头,“你不说我差点都给忘了,我哪会选什么寿礼啊,而且,你知道的,你小舅子我囊中羞涩,都...都买坐骑了!对吧,这送给姥姥的寿礼,总不能寒酸是吧?”

    

    “所以之前让我陪你去选寿礼,真正为的,是让我给你掏钱,对吧?”

    

    “天哥你真聪明!”

    

    秦邵阳伸手过来,想要搭凌天额肩膀,却被一巴掌拍掉。

    

    “少来!”

    

    “天哥!姐夫,姐夫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秦邵阳欲哭无泪,在来之前,秦海确实已经准备好了寿礼。

    

    但那是代表城主府的献上的寿礼,作为小辈,也是必须献礼的,如果寒酸了,还是免不了别人嘲讽。

    

    以往的每一次,都是如此。

    

    秦邵阳真的不想,再次因为寿礼而被人诟病,特别这次老太君是逢百寿辰,意义不同以往。

    

    “行了行了...”

    

    凌天摇摇头,“寿礼之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替你想好了。”

    

    “真的吗?天哥,你可不能忽悠你小舅子我,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秦邵阳转悲为喜。

    

    “嗯,明天跟我一起准备,虽然不用你花钱,但是你得出力!”

    

    “那没问题,钱没有,但是力气有的是!”秦邵阳拍了拍胸脯道。

    

    “嗯!嗯?”

    

    突然,就在这时,凌天胯下的小青突然停了下来,无论怎么催促,就是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