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2章 玉京怀春 太君寿礼
    凌天也没想到,这锦阁之中,却是如此的温馨惬意,就犹如进了女子闺房一般。

    

    看着左右投来好奇目光的数位彩衣小美女,那灼灼的目光,饶是凌天,也有些招架不住。

    

    “咳咳...”

    

    凌天轻咳一声,看着桌子上美味佳肴,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嘿嘿,看吧,凌公子害羞了呢!”

    

    “是啊,恐怕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些放不开呢!”

    

    “切,小浪蹄子,怎么,见到俊哥儿了,想松松骨?”

    

    “我哪敢啊,卞姐姐不活拔了我才怪。”

    

    “都嘀嘀咕咕说什么呢?是不是都春心荡漾了?”

    

    几个莳花馆的女弟子七嘴八舌的小声嘀咕着,门帘掀起,卞玉京端着一壶酒走了进来,先是妩媚无比的对凌天一笑,而后脸色一冷,看向左右,“下去吧,我陪凌公子饮酒...”

    

    “是,大师姐...”

    

    几个女弟子对视一眼,偷笑着出去了。

    

    “凌公子...”

    

    房间内只剩下凌天和卞玉京两人,后者端着酒壶,紧挨着凌天坐下。

    

    凌天身上一紧,赶紧起身,坐在了地面。

    

    “玉首席,在下填词,其实并非想入这锦阁,只是一时兴起...”凌天看着桌面道。

    

    “额...”

    

    卞玉京怔在那里,一时间呆住了。

    

    凌天竟然躲开了。

    

    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躲着自己的。

    

    多少青年才俊,都发了疯一样往自己身上贴...

    

    而且,凌天言语之中,竟没有多少入锦阁的喜悦。

    

    “公子,可是玉京容貌丑陋,入不得眼?”

    

    静了片刻,卞玉京的声音响起,凄婉潺潺,委屈至极。

    

    她的声音,好似天生就带着魔力,每一个音色,都能轻易的撩动人心。

    

    “玉首席天生玉颜,怎么会入不得眼。”凌天摇摇头。

    

    “那公子,为何不愿抬头,看玉京一眼呢?”

    

    凌天攥了攥拳头,飒然抬头。

    

    卞玉京重新打扮过,如今的莳花馆首席,比方才,还要美艳三分。

    

    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诱人的气息,眼角眉梢,自带春色。

    

    只是看了一眼,还是让凌天心中有所触动。

    

    这卞玉京,比云顶的萧梦瑶,还要魅惑,寻常人,根本无法抵挡。

    

    好在凌天心境甚坚,心神只是稍一震动,就恢复如常。

    

    如此一来,倒是卞玉京惊疑了。

    

    她莳花馆主修音律,但四大音律宗门弟子,多多少少,都暗自修炼媚功,而她自己的媚功乃是灵阶上品,修为压制的情况下,就是密罗宗的和尚,也受不了。

    

    而眼前这修为只有凝魄初期的凌天,却不为所动。

    

    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公子果真是人中龙凤。”

    

    卞玉京起身为凌天斟酒,胸口很低,自然而然的露出一截深深的沟壑。

    

    凌天也不扭捏,只是欣赏。

    

    “公子,这是玉京深藏的灵酒醉花阴,千金难求。公子来自岭南,想来是没有品尝过来,不妨尝一尝。”

    

    凌天点头,端起酒杯浅饮了一口,入口甘醇,而后火辣,如入腹之后,便化作一道火一般的元气,充斥四肢百骸,舒爽至极。

    

    而且,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之力,竟然有少许增幅。

    

    “果然是好酒,多谢玉首席款待...”

    

    见凌天赞许,卞玉京也是笑道:“公子其实才是这次赏月会的最终胜者,这醉花阴,不算什么。”

    

    卞玉京极其善谈,天南海北,古往今来,说了很多雅文趣事,两人对被换盏,竟然不知不觉中,将那一壶醉花阴,喝了个干净。

    

    “公子,玉京有一问,不知...”

    

    突然,卞玉京放下酒杯,问道。

    

    “卞首席但闻无妨..”凌天没有可以抵抗醉花阴,脸色有些微红。

    

    “公子,可是已有心上人?”卞玉京抿了抿嘴,还是将心中最想知道的,问了出来。

    

    一番相谈,凌天睿智博学以及对武道一途的真知灼见,都让她越发倾心。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患得患失的担心,因为从凌天的目光中,她只看到了对自己的欣赏,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暧昧。

    

    E☆

    

    “这...”凌天蹙眉,没想道卞玉京会直接如此问。

    

    “公子如果不方便回答。便不回答。”

    

    卞玉京又道:“只是玉京觉得,那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相思之意,实在让人羡慕。公子又这般风华出众,自然是有无数女子追捧的。”

    

    “实不相瞒,在下确实已经心有所属。”

    

    说实话,凌天在写下这一首水调歌头时,脑海中,柳依依和秦明月的身影就不断交替隐现,特别是对柳依依,凌天不知道此时远在中州的她,有没有抬头,看一眼月亮。

    

    “哦...果真如此...”

    

    一瞬间,卞玉京的脸色就落寞下来,悲从心中起,手也紧紧的攥了起来。

    

    若是旁人看了,一定会心疼到不行。

    

    “不知,是哪位女子,能这般幸运,让公子为她作如此惊世之词。”心有不甘,卞玉京抬起眼眸又问道。

    

    凌天来自岭南,那他心中的女子,也一定出身在岭南,她心中不甘,以她的身姿,她不信会输给任何女人。

    

    “这,就不方便告知了,还望卞首席莫怪。”凌天却是没说。

    

    “如此,那好吧。是玉京多嘴了。”

    

    心中怅然,卞玉京心想,也不急于一时。于是又问道:“公子可听了玉京吟唱,方才匆忙,玉京仅凭感觉,险些糟蹋了公子的词,如今,公子可有指点?”

    

    “卞首席严重了,指点谈不上...”凌天思虑片刻,觉得这水调歌头若是不配以前世的曲调流传,实在是一大遗憾,于是道:“倒是在下,心中似有一曲,与我这词,甚是相配!”

    

    “哦?公子此言当真?”卞玉京的眼睛重新焕发神采,在遇到凌天之前,曲,是唯一让她着迷的东西。

    

    “当真。”

    

    “那还请公子告知。”

    

    “这....”

    

    见凌天笑而不语,卞玉京恍然,歉意道:“是我孟浪了,能与这词相配的曲,也一定是天降仙乐,岂能是这般容易,就告知的...”

    

    卞玉京肯定,如果凌天所言当真,那么她能够再以一曲月下吟,重新勾动比之方才还要宏大的天地异象,从而直接突破到凝魄后期!

    

    而这价值所在,足以节省数年苦修之功,不可谓不珍贵至极。

    

    “其实,告诉卞首席也无妨。”

    

    不料,凌天的一番话,又让卞玉京重燃希望。

    

    “卞首席可知,下个月的云侯老太君寿辰之事?”

    

    凌天也是在听到玉璇玑的演奏和卞玉京的吟唱之后,心有所想。

    

    献给老太君绝无仅有的寿辰之礼,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