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1章 双美作陪 胜者凌天
    卞玉京极其享受,她从幼时起,就精通音律,而且还生了一副好嗓子。

    

    连莳花馆的馆主,都对她充满了期待,说卞玉京是莳花馆崛起之子,有大气运在身。

    

    “最J:新。章5节=上%ee☆

    

    可唱了这么多年,她早以一首可以勾连天地的乐曲,成为和其他三家首席并列的歌仙。

    

    但今天的这一首词,却让她神魂剧颤,整个人竟然好似站在了云中一座仙殿之外,神念和修为都在暴涨。

    

    那已经许久都未松动的凝魄中期修为,竟然在顷刻之间,就突破到了凝魄中期巅峰,距离后期,仅仅一步之遥。

    

    “玉京姐姐!”

    

    忽然一声带着神念之力的声音,将卞玉京从幻境之中惊醒。

    

    陡然回身,却是见到那玉璇玑不知在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璇玑妹妹,姐姐我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实在是这词...”

    

    卞玉京看了一眼天空中正在消散的仙殿一眼,才知道自已竟然引动了天地异象,将玉璇玑的局,给搅了。

    

    “姐姐,这词,能够给我看看...”玉璇玑直接问道。

    

    “当然。”

    

    卞玉京将那张写着水调歌头的普通白纸递给了玉璇玑。

    

    “紫云宗,凌天?这是谁?”

    

    玉璇玑蹙眉,她对这个宗门和名字,一点印象也没有,很陌生。

    

    “我也不认识,但是这词,写的确实是极好。”卞玉京摇摇头道。

    

    “我当然知道写的好。不然,这异象也不会如此宏大了,连天地都能感动。”玉璇玑摇摇头,看向卞玉京的眼睛,“姐姐,你可这会挑时候,正好在今天,妹妹我如此重要的日子里,来上这么一曲,恐怕,从今天后,这一曲,将会流传千古,而你,也终于超脱了四仙之名,成为魁首啊!”

    

    玉璇玑的言辞中虽然听着像是赞美,但眼神,却没有一丝情感。

    

    淡漠。

    

    “妹妹,姐姐我真不是有意的...”

    

    卞玉京还想解释,河面上却突然鼓噪起来。

    

    “玉首席,这如何评判?这第二首月下吟,是何人所做?”

    

    “对,到底谁赢了啊!”

    

    “这还用说嘛,第二首月下吟力压云侯世子!”

    

    “请玉首席宣布结果!”

    

    周围此起彼伏的声音,全部都是唱衰云扬。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云扬太强了,强大到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所谓墙倒众人推,此时此刻,所以有都站在了云扬对面,群起而攻之。

    

    云扬胸膛逐渐欺负,袖中的拳头,也蓦然攥紧。

    

    “到底是谁坏我好事!”

    

    他的目光横扫四方,恨不得将其揪出,一剑斩杀。

    

    “玉首席,快快宣布吧,擎苍还等着,目送得胜者入那锦阁呢!”

    

    擎天宗的越擎苍站在楼船之上,大声问道。

    

    方圆数十里,都能听得见。

    

    这是在逼迫玉璇玑下决定。

    

    玉璇玑紧咬着朱唇,虽然结果已然很明显。但今天是她和云扬约定的日子,怎能让别人,入了这锦阁?

    

    看了那站在穿上一动不动的云扬,玉璇玑心中一定,脸色淡然飞上莲台,娇声宣布。

    

    “这次的赏月会胜者,云侯府,云扬世子!”

    

    纵然所有人反对,但玉璇玑还是想要说出这个名字。

    

    “什么?!怎么还是云侯世子?”

    

    “这太扯了,玉首席明显是偏袒云侯世子!”

    

    “玉首席,你怎能如此趋炎附势?”

    

    玉璇玑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宣布结果之后,场面就失控了。

    

    大哗声起,甚至都裹着元气,震动方圆数十里,这般动静,迟早会惊动云州城。

    

    明天一早,大街小巷,肯定都是一片斥责之声。

    

    这如何是好?

    

    “可恶!”

    

    云扬忍无可忍,提起元气,就要以一声大喝震慑所有。

    

    但这时,身后的一个白袍武者却上前,拉住云扬道:“世子,德老吩咐过,今天你可以来,但绝不能引起冲突!”

    

    “世子,云侯府名声紧要!”

    

    “嘭!”

    

    云阳忍无可忍,一掌落下,惊身前的案几拍的粉碎。

    

    正当玉首席茫然不知所措时,卞玉京却是从锦阁中飞临而下。

    

    站在玉璇玑身旁,对四方武者躬身施礼,而后道:“诸位,莳花馆卞玉京有礼了,可否能听我一言?”

    

    “真是卞首席!我说方才的歌声为何如此传神!”

    

    “卞首席请说,我们听着便是!”

    

    场面缓和了一些,卞玉京立刻道:“诸位公子小姐,方才玉首席已经说的很明白,只要能引动天地异象者就是这次赏月会的胜者!”

    

    “方才,我一时间晃了心神,才将手中得到的词吟唱出来,虽然也引动异象,但却是在玉首席之后,而小女子也不是这次赏月会的主角,这首词虽妙,但确实不能算这次的胜者!”

    

    灵机一动,卞玉京想了一个不错的理由。

    

    “卞首席所说,听起来,像是有理。”

    

    这一次,作为宗门之首的擎天宗越擎苍又站了出来,道:“但有如此佳作在前,不知道,云侯世子,还有何颜面,入那锦阁!”

    

    赤裸裸的嘲讽。

    

    越擎苍很聪明,他也不奢求玉璇玑改变结果。

    

    但如此一说,就让云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左右为难。

    

    胜之不武,弃之可惜。

    

    云扬脸色阴沉如水,一双眼睛微眯着,好像要吃人一般。

    

    秦邵阳抱着手臂站在小船上,嘿嘿笑道:“啧啧,有意思,还是头一次,看到大表哥这个表情呢,真是被气坏了啊!”

    

    忽然,他看向凌天,道:“天哥,你的词,写的是什么?”

    

    “我的词?”凌天望来,淡淡笑道:“你不是刚刚听过了么?”

    

    秦邵阳:“神马?”

    

    见场面又要失控,卞玉京还要说话,却是被玉璇玑拦下。

    

    “诸位,这次赏月会是我一人承办,规矩也是我定的。既然大家都不同意,那么我宣布,这次得胜者有两人,两人皆可入锦阁,我和莳花馆首席,分别侍候,如何?”

    

    玉璇玑的声音落下,现场瞬间寂静下来。

    

    不得了,一个玉首席陪酒,就已经是前所未有了,如今,竟然将卞玉京也加入进来。

    

    双美作陪,实在无法想象。

    

    “我同意!但不知,卞首席口中之词,是何人所作,还请玉首席,告知。”

    

    越擎苍见好就收,问道。

    

    玉璇玑抿了抿嘴唇,极不情愿的开口。

    

    “紫云宗,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