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80章 青云飞聚 仙殿悬河
    一时间,卞玉京不由的,竟哼唱起来。

    

    一双美眸看着其上错落有致的蝇头小楷,犹如刀斧劈凿,满是凛然剑意,但偏偏遣词,却是如此委婉优美。

    

    寥寥数十字,竟然就让卞玉京身临其境,感同身受一般,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月下之景。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

    

    卞玉京跟着自己心中的感觉,编排着曲调,渐渐的,她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黄鹂鸣翠的嗓音,竟然裹着元气声波,在江心平台之上,渐渐响了起来。

    

    莲台上,玉璇玑一边弹奏着,一边和云扬眉目传情。

    

    云扬长身而立,负手昂胸,气质翩翩。

    

    qb正版首发^

    

    除此之外的所有人,无论男女,都再一次沉浸在月下吟的曲乐之中,毕竟这短短的时间内,两次聆听这般琴声,实在难得。

    

    叶凡坐在船边,为自己倒了杯茶水,没有一丝被琴声吸引的模样。

    

    这就在这时,他手中抬起的茶杯骤然停下,眉间一蹙,猛然看向玉璇玑身后的锦阁。

    

    擎天宗的画舫之上,越擎苍早已经看不下去了。

    

    “回宗!”

    

    一声戾喝将众人惊醒,拂动衣袖,越擎苍起身就要返回楼船包厢,离开云河。

    

    “嗯?”

    

    但就在这时,他却忽然停下了脚步,豁然回身,耳郭轻颤。

    

    随后,心中便是一惊。

    

    “明月几十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只是一个问句,就让听者,引入了那方世界之中。

    

    “我欲乘风过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第二句,又让人无限遐想,好似自己就像那天上的仙人一般,乘风而去。

    

    仅此上阙,无论是在词语还是立意上,就已经胜过所有人。

    

    那云扬之前所作的填词,于此比起来,一文不值。

    

    而这首词是被人用格外动听的音波传递而来,带着另一股神魂力量,犹如惊涛一般,瞬间冲击武者的耳膜和意海,让那些沉浸在玉璇玑琴声中的他们,陡然惊醒,而又被带入了另一番情境之中。

    

    历来的月夕词,都是苦短哀婉,格调凄楚,相比之下,这首词琦峰突转,一改往常,无怨无恨,格调甚高。

    

    聆听此词的武者,都明显的感觉自己的气海在簌簌震动,神魂竟然都跟着跳跃起来,不断飞涨。

    

    “下阙呢!快些唱出来来啊!”

    

    此时,越来越多的武者被这首词所吸引,不由的在心中呐喊催促。

    

    叶凡也豪饮一杯茶,看向天上的明月,长叹一声。

    

    越擎苍回身,呆呆的望着江面,脸上的凌厉之色,都已经不见了。

    

    这就是诗词的魅力。

    

    小船上,原本已然要放弃的凌天突然抬起了眼眸,循着那声音望去,却赫然发现一道绝美的侧影,正捧着一张纸,哼唱着。

    

    而所唱之词,竟然就是他刚刚给玉璇玑月下吟填的词!

    

    在前世,这首词,叫水调歌头!

    

    堪称古往今来,中秋第一词。

    

    凌天眉头微蹙,不知道为何他这毫不起眼的词,会被那身影选中。而且,这声音所吟唱的水调歌头,和前世所听的,在曲调上不同,可意境上,却已经入了三分。

    

    虽仅此而已,但仍旧让凌天身侧的秦邵阳如痴如醉,身后的老船夫,也呆立在一旁。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唱到最后一句,卞玉京已经潸然泪下。

    

    此时此刻,整片江心河上,所有的风,都停了。

    

    那被卷起的落下,没有再出现。

    

    玉璇玑不知道自己何时,就从月下吟的意境中,被震了出来。

    

    这是神魂和神魂之间的冲击。

    

    当时她和门中上一代琴仙比琴时,就出现过如此场景。

    

    而这,是在音律上,败阵后的表现。

    

    她的月下吟,输了。

    

    而且还是在得到云扬填词加持后的,全新的月下吟。

    

    缓缓回头,玉璇玑脸上满是意外之色,想要愠怒,可那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却让她突然悲伤起来。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女子没有幻想过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觅得情郎,相濡以沫,共度余生。

    

    当最后一句被吟唱而出时,所有人,都被打动了。

    

    包括玉璇玑和云扬在内。

    

    这是一种境界,就好似从九天降下的箴言,远非世俗之语,能够相提并论。

    

    一曲唱罢,云河上的所有舞者都黯然神伤,惊叹不已。

    

    “真想不到,竟然有人写出如此绝世之词!”叶凡慨叹一声。

    

    “这首月下吟,乃是绝品之作,我等,愧不能及啊!”

    

    越擎苍的脸上浮现出羞愧之色,将手中的玉笔,直接捏的粉碎。

    

    “是谁?到底是谁写的这首词!”

    

    与所有人不同,云扬此时就好似一头爆发边缘的豹子,冷冷的扫视着周围。

    

    他本是这次赏月会的主角,也是和玉璇玑情定终身之日,这个场景,两人早已约定。

    

    可如今,这一首月下吟,竟然将他苦心作出的填词,贬的一文不值!

    

    那勾连的天地异象,都被摧毁了。

    

    这,无异于当头棒喝。

    

    所有的为人瞩目,都没有了。

    

    “玉京姐姐?”

    

    锦阁上,聆音阁的女弟子都涌上了楼顶,看着卞玉京手中的词,痴醉不已。

    

    卞玉京摇摇头,意犹未尽,仍旧未从那意境之中挣脱出来,这次,她整理心情,再一次吟唱起来。

    

    所有人心神摇曳。

    

    见到这卞玉京的歌声竟然再次响起,云扬心中惊怒,就要开口喝止。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云扬心有所感,豁然抬头,却见那江心之上,月夜之下。

    

    一座雕栏玉砌的殿宇,悬浮在长空之中。

    

    其上不见人烟,寂寥寒楚。

    

    悬停在那里,犹如仙阁神宇,玄妙非凡。

    

    一缕缕青云从四面八方向着殿宇周围聚拢,烟幕迷蒙之中,更显神秘。

    

    这一曲水调歌头,不负凌天所望。

    

    异像又起,更甚之前!

    

    正是...

    

    青云飞聚,仙殿悬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