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9章 这脸,还让不让打了?
    她强忍着先于玉璇玑将凌天写的那首词抓取过来,可毕竟这里是玉璇玑的地方,所以,是不能抢先的。

    

    “嗯,那谢谢在这里稍等,我下去了。”

    

    玉璇玑微笑一声,美美的从锦阁上飞临而下,鹅黄色的衣衫飞起,犹如月下仙子。

    

    盘膝坐在莲台之上,接过侍女的送上来的古琴,玉璇玑忍着心中的激动和向往,将目光从云扬送上来的词作上移开,随便找了几首还算入得眼的,一边弹奏,一边轻吟起来。

    

    诗书画词、乐歌舞艺,都不乏有勾动天地异象者。

    

    但无论是谁,都没办法彻底解释,勾动天地到底需要都满足什么条件。

    

    但以玉璇玑的体会,单以曲乐而言,那就是必须要技艺精湛,而后内容精粹,最后是要动人动己。

    

    以上所有的条件都满足,才有可能,勾连天地,降下异象。

    

    所以,这些词,玉璇玑自己没有被触动,那么是绝对不会产生天地共鸣的。

    

    一连几首词过去,天地江河之上,都毫无反应。

    

    所有人屏气凝神,倾听着玉璇玑吟唱。

    

    有幸被玉璇玑随即选中的武者,兴奋的简直要发狂,但最后发现没有任何的天地反应之后,则又垂头丧气,黯然失色。

    

    “青云门,叶凡,作月下吟。”

    

    突然,玉璇玑换了下一首词,念出了出处。

    

    旁人虽然还没有反应,但是青云门的画舫上却是一时间大哗声起。

    

    “叶凡!是叶凡师兄,叶凡师兄的填词被玉首席选中了!”

    

    一群弟子险些手舞足蹈起来,青云门终于还是被玉首席选中了,虽然不是众望所归的大师兄杨霖。

    

    “哼,叶凡,你小子处处和我做对!”画舫的阁楼内,杨霖狠狠的攥着拳头,“武道大会之时,休怪我无情!”

    

    擎天宗弟子也自然听到了玉璇玑口中所念词作,确实比之越擎苍,也不差分毫。

    

    但越擎苍的词作,却迟迟没有被选中。

    

    擎天宗的弟子,一时间也是哑火了。

    

    但很快,叶凡的词只是念到了一半,就因为没有异象产生,而被玉璇玑换掉。

    

    而接下来的,正是越擎苍所作的那一首。

    

    “哈哈哈,选中又如何,还不是没用!青云门,还想一夜成名?真是笑掉大牙!”

    

    情形逆转,顷刻之间,青云门的弟子好似从天堂坠落地狱,灰头土脸的撤回了阁楼内。

    

    叶凡站在船艏,摇摇头,不为所动。

    

    越擎苍坐在大椅之上,拳头紧握,感受着四周,渴望那异象能够引动。

    

    之前被玉璇玑选中的,几乎都是各门各派,各望族的才俊弟子,鲜有身世低微者。最重要的,是他的词,先于云扬被选中,那么如果这一次他成功勾连天地,那么就会一举将云扬压下。

    

    如此以来,擎天宗所代表的宗门一方势力,势必将士气倍增。

    

    想到此,越擎苍已然不忍去看,缓缓闭上双眼,心中默默祈祷。

    

    …看正9a版章节_上3s

    

    但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可江面之上,一丝风,都没有起。

    

    只有玉璇玑淡淡的琴声和歌声在回荡。

    

    半首词过去,和之前的叶凡一般无二,都没有成功,就被玉璇玑直接换掉了。

    

    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玉璇玑整理心情,看向心中早就注意到的那一首词上,只看了一眼,心神,就被触动了。

    

    “云侯府,云扬作,月下吟。”

    

    “忆对月夕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今宵楼上一尊同,云湿纱窗,雨湿纱窗...”

    

    词意婉转,意境甚远。

    

    只是刚被玉璇玑轻吟出来,配以绝美动听的琴声,就让所有人犹如身临其境一般!

    

    凌天负手站在小船之上,俊逸的眉,微微蹙起。

    

    他对乐曲极其敏感,他分明感觉到,这玉璇玑在之前,就没有认真的弹奏曲子,谈何勾动天地?

    

    可如今到了云扬这里,却突然深情款款,分明是有意为之。

    

    如此一来,他想要用那一首惊天动地的词作打脸,岂不是没有一丝可能了?

    

    秦邵阳斜眼撇向凌天,也是不由得低声叹了口气。明白这一次,真的难逃云侯府那些人的嘲讽了。

    

    果然,让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玉璇玑只是读了两句,江面之上,就风波骤起,片片枯叶,被卷上高天,而后簌簌落下,犹如雨坠。

    

    万叶入河心!

    

    异象果真再现!

    

    一时间,江面上一片哀叹之声,就好似集体失恋了一般。

    

    云扬本就如日中天,年轻一辈几乎无人能及,偏偏连这考校才情悟性的诗词,都要被他压制,这还让人怎么活。

    

    那就好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一般,在自己面前,只能看着,却也只能叹息。

    

    “云扬世子实在太强了,这一届的武道大会,看来他是一定能在问鼎大榜上,夺得一个耀眼的名次了。”

    

    “唉,那是自然,听说世子在出关之后,就去找了上届问鼎榜榜首独孤问天切磋,两人足足战了百招,云扬世子才不敌落败!”

    

    “能在独孤问天手上撑下百招?这也太强了!”

    

    独孤问天是擎天宗上一代首席弟子,也是武道大会,问鼎大榜的榜首,实力之强横,当时无人能及。

    

    如此可以佐证,云扬确实已经到了巅峰之境。

    

    一时间,所有人都好似失去了心气儿。

    

    卞玉京慵懒的依着栏杆,看着一片哀声的公子们,苦笑摇头,随即看向远方,那人蹙眉的样子,竟然让她有些微微心疼,一时间,卞玉京有些迷醉,拄着玉润的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凌天。

    

    突然间,她想到了什么,抬眼看向空中,寻找到了那一张毫不起眼的纸,趁着玉璇玑沉浸在琴声之中,伸手将那纸张摄在了手中。

    

    “明月...明月几时有,把酒问...”

    

    卞玉京只是看了一眼,就瞬间痴傻了。

    

    这世间,竟然能有如此美妙的词作,让她沉浸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