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7章 莳花馆首席 歌仙卞玉京
    玉璇玑拍拍手,让场面安静下来,醉声道:“想来历年赏月会的规矩,大家都懂。我就不赘述了。但这次,璇玑想为月下吟填补一首词阙,以补遗憾。若诸位的哪一首入了璇玑的眼与璇玑的月下吟琴声相合,异象再现,那就为这次赏月会的胜者。璇玑愿意盛情邀请,入锦阁中饮宴,璇玑亲自把杯持盏,以示敬意!”

    

    玉璇玑声音落下,寂静了片刻之后,整个云河之上,就再度沸腾起来。

    

    为玉璇玑的名曲月下吟填词!

    

    若琴词相合,异象再现,是为胜。

    

    而胜者,不仅可以入锦阁,还可以饮宴,而玉璇玑竟还亲自持盏!

    

    让四仙之一,几乎云州所有年轻一辈的梦中女神,持盏侍候,这恐怕连想都不敢想。

    

    最起码,就是当今云州之主,云州侯,也不曾有过这般礼遇吧。

    

    这下,在场的青年才俊们兴奋了,只比填词,这意味这所有人都有机会。

    

    若是得胜入了锦阁,那就是一夜成名啊!

    

    不仅仅是寻常武者,就是越擎苍和程飞宇听闻如此,也都隐隐激动,心中恨不得将所有竞争者都扔进云河里喂鱼,自己得胜不可。

    

    云扬淡然,似乎成竹在胸。

    

    而同样淡然的,还有一位。

    

    那就是小船上的凌天。

    

    “月下吟,一首词?”

    

    眉头微蹙,凌天脑中稍一搜刮,一首千古流传的词,便浮现出来。

    

    这一首,似乎和这月下吟极为般配。

    

    “天哥,怎么样,月下吟填词?你行么?”秦邵阳莫名兴奋,看向凌天。

    

    这次的比斗诗词,可比以往历届,都要更难。

    

    “不知道,不过,应该没有问题。”凌天这次倒是没有笃定。

    

    毕竟,这让异象再现的要求,他不确定能否成功。

    

    “那就好。最好打肿他们的脸!”秦邵阳攥拳道。

    

    “呵呵,公子倒是有气势,若是公子真的拔得头筹,老朽的这船,也与有荣焉。老朽,在这里预祝公子,笔下成功!”那老船夫捋着胡须笑道。

    

    “呈你吉言。能否借老丈笔墨一用?”凌天拱手道。

    

    “公子严重了,您吩咐就好。”

    

    老船夫连忙还礼,从厢式内取出一副文房,呈放在案几之上,而后躬身退在一边,略显期待的,等着凌天动笔。

    

    “好,既然诸位没有异议,那璇玑就宣布填词开始了,以半柱香时间为限!”

    

    玉璇玑长袖一挥,身前悬浮着一株香,心念一动,香头自燃。

    

    填词,正是开始!

    

    此时此刻,云侯府的楼船之上,云扬突然浮动披风,从宝座上站起,一步步向船艏走去。

    

    而船艏位置,竟然也好似有着机关,随着云阳的步法,一点点前伸,竟然渐渐的到了平台的最前方,让云扬和玉璇玑相隔千米,遥遥相望。

    

    “笔墨伺候!”

    

    云扬低喝一声,随行的侍女赶紧将一套华贵无比的白玉文房套装递了上来。

    

    持着白玉笔,云扬长身而立,江面上有风吹过。

    

    撩起他的白色披风,黑发飞扬之间,更显玉面白皙俊朗。

    

    一时间,引得无数围观的小姐和侍女们惊叫连连。

    

    云扬的面相和气质,真的可以站在云州顶尖了。

    

    再加上其显赫的身世,在这云州,称为年轻一辈第一人,也不会有人异议。

    

    “璇玑...”

    

    云扬音色纯正,丝毫没有将周围的花痴之音听在耳中,一双朗星目光,看向对面的孓然而立的玉璇玑,深情款款道:“这首词,你求了好久。今天,我希望能弥补你心中遗憾。”

    

    “璇玑,恭候。”

    

    玉璇玑微微欠身,言辞虽然客套,可那眉目之间,却已然透漏了丝丝情意。

    

    “啧啧,这小蹄子,我就说她平日里和云侯世子早就眉目传情了,你们还不信,现在都明白了吧!说是赏月会,其实就是璇玑为云侯世子特意办的。真是羡煞旁人哦!”

    

    外面情形已然紧张,但此时锦阁之内的一张大床上,却是一片玉腿横陈。

    

    中间的一个女子身段妩媚,虽然年岁不大,但却显得很是魅惑,啧啧不已的说着。

    

    “哦?合着让我们,就是来看她们两个表演的啊?这不是给我们上眼药呢么!”

    

    “就是就是,玉京姐姐,你可是四仙之一的歌仙,就这么甘心当一回陪衬不成?”

    

    两侧,都是聆音阁美女,此时也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不然又能如何,谁让我和璇玑妹子情同姐妹呢。”

    

    那妩媚美女,音色犹如黄鹂鸣翠,单是声音,就足以醉人。

    

    她不是别人,正是莳花馆当代首席,歌仙卞玉京!

    

    “不过...”卞玉京突然起身,妖娆的走向窗前,看着外面的月光,淡淡道:“我总觉得,这次恐怕要出意外....”

    

    “哦?玉京姐姐为何这般说,难道是担心那董小宛和怡红院的陈团团从中作梗?”

    

    身后,那几个聆音阁的女弟子也紧张起来。

    

    ;更s新最‘q快e上@3

    

    “那倒不至于,这月夕赏月会,又不关我们四家的事,她们是没有理由破坏的,而且,有云侯世子在场,她们也没那个胆子!”卞玉京道。

    

    “那...那姐姐说的是谁?”

    

    卞玉京摇摇头:“不知道,只是直觉,女人的...直觉。”

    

    她痴痴的说着,一双传神的美目在平台前那些画舫楼船上扫过。

    

    突然,她的眸光陡然凝住。

    

    视线内,一个身着淡金龙纹长衫的年轻武者站在一艘破旧的小船之上,嘴角噙着自信的笑意,手中笔走龙蛇。

    

    站在那里,虽然没有云扬那般耀眼瞩目,但却让人看一眼,就移不开目光。

    

    “好俊的小哥哥...”

    

    卞玉京突然笑了,犹如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