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4章 擎天宗 越擎苍
    “厉害了...”

    

    凌天点点头。

    

    秦明月的月琴之术,他领教过,武技攻击不错,而且对神念神魂的影响更大。

    

    而这云州四大音律宗门的四大首席,看起来,应该都比秦明月都强横很多。

    

    能吸引如此多的青年才俊甚至云侯,都能被触动,想来,一定不是一般女子了。

    

    “那在这里,能见到四仙?”凌天问道。

    

    秦邵阳耸耸肩,“天哥,你的想法倒是奢侈啊,还想一口气见四个?今天正逢节日,能见到一个,你就烧高香了!“

    

    “节日?什么节日?”

    

    凌天蹙眉,掏出星晷,发现其上显示的,赫然是八月十五。

    

    “中秋?”

    

    “什么中秋?还上秋呢!今天是月夕节,正值月满之际,今夜又是天气爽朗,四仙之一的玉璇玑在云河之上设下赏月会,吟诗作词,弹琴弄萧,恭迎佳节。你说,这等盛事,我们若是不来,岂不可惜?”秦邵阳笑道,若是这个时候给他一把折扇,倒是可以充当一个书生了。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吟诗作词?这难道不是武道世界,怎么还有诗词了?”凌天又是讶然。

    

    √更Z新最P快*●上0

    

    从初临这方世界之后,凌天就知道,这里以武为尊,实力至上。有音律也就罢了,这诗词歌赋都出来了,恍然间,竟然让他有一种陌生而又熟悉之感。

    

    “为何不能有?”

    

    相比凌天,秦邵阳竟也有些惊讶,“天哥,你是生活在岭南那个圈子里太久了,不曾见识过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缤纷多彩。”

    

    “我们研读武技功法,用音律锤炼心形。那诗词歌赋和字画,何尝又不是呢?文字博大精深,任何门派的传承,都赋予文字图形之上,其中千变万化,内象万千。”

    

    “最重要的,文字图画是最能描述一种事物的载体,对我们武道有一处,作用最大!你猜是什么?”秦邵阳看相凌天,带着考校的神色,问道。

    

    “意境...”凌天淡淡道。

    

    其实,这些凌天早就想到过,可还从未见过。

    

    “没错,领悟至深,才能赋予字画,若字可显意,画可传神,那便是意境。”秦邵阳叹息道:“所以在高等宗门和世家之中,这些东西都被极为重视,而这,也是和那些中下等宗门之间,差距所在。”

    

    “好吧,我明白了。”

    

    凌天点头,“这话,也不是出自你口吧?”

    

    “咳咳,曾经有人问过同一个问题,这是当时的萧仙董小宛首席,回答的。我就..记住了。你就当是我说的好了。”秦邵阳挠挠头道。

    

    “行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上去看看吧!”

    

    凌天深吸一口气,站在河畔边,望向四方,黑夜中,星光月色,衬托着远处那恢宏无比的城池。

    

    高大的城墙,虽将内外分隔,但却不能将热烈的气氛分开,城内欢腾,城外的云河之上,也是鼎沸。

    

    一时间,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相比前世,这里或许真的是一座不夜之城。

    

    或许云河之上的活动刚刚开始,河畔边,车马络绎不绝,渐渐多了起来。而且来者尽皆都是俊男靓女,衣着璀璨夺目,笼罩光晕,元气涌动,都在凝魄以上,一看,便知到是出自高门弟子。

    

    波光粼粼,倒映在明灭灯光的河面之上,画舫楼船不绝,歌声和曲乐之声,在河面上徘徊。

    

    凌天和秦邵阳走下河畔,早已等候的船家早就盯上了各自的生意。

    

    秦邵阳和凌天都是骑着千里马而来,这良驹本就价值不菲,若是侍候好了,打赏,那是自然不会少的。

    

    “这位公子,可要租赁游船么,别看我这船小,但却是自在,畅通无阻,保证能让您到最好的位置!”

    

    “公子,用我的船吧,我看您二位是一起的,我的船宽敞!”

    

    船夫们都凑上来,凌天没有见过这般阵仗,一时间,也是不知道如何取舍。

    

    就在这时,河畔远处突然响起一阵车马嘶鸣之声,马蹄声阵阵,甚至地面都在颤抖,同时,嘶喝喧闹之声,也传了过来。声势不小。

    

    凌天和秦邵阳蹙眉望去,也是疑惑。

    

    “这是谁啊,车马随从这么多?”秦邵阳看了看道。

    

    “应该是擎天宗的首席大弟子越擎苍!公子你看那为首的玄玉追风马,就是柳擎苍的坐骑!”

    

    船夫就生活在云河之畔,达官贵族,天骄贵胄自然也都是见过,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来的是何人。

    

    “越擎苍?上届武道大会龙虎榜第一人的越擎苍么?”

    

    秦邵阳骇然问道。

    

    “没错,正是他!”

    

    “乖乖,难怪难怪,在这云州,没有哪个宗门弟子能够压制他了。”秦邵阳看着越擎苍的车驾越来越近,也是唏嘘不已。

    

    他上次来云州时,并没有见到越擎苍,关于这个人,也只是在坊间听说而已。

    

    总之,这越擎苍在三年前就叱咤云州,年轻一辈,几乎鲜有人敌。

    

    然而,听到擎天宗三个字,凌天的目光却瞬间凌厉起来。

    

    对于什么龙虎榜第一人的越擎苍,他根本不在意,他只在意,那个曾经带着师父柳千炼耻辱的洛千帆!

    

    “他擎天宗洛千帆,可是在其中!”

    

    冷然回身,凌天森然问道。

    

    “谁?”

    

    “洛千帆!”

    

    船夫们面面想却,竟然好似不知凌天说的是何人一般。

    

    “难道擎天宗没有洛千帆此人不成!”凌天蹙眉。

    

    “公子,他们或许不知,老朽却是知道公子口中所说是何人!”

    

    这时,一个年迈的船夫上前道:“公子口中之人,应该是曾经以炼器之术名动云州的擎天宗弟子,洛千帆!”

    

    “没错,就是他!”

    

    “那公子就是在说笑了。这洛千帆早已铸成金身,成为擎天宗内门长老,这般场合是不会出现的。”那老船夫道。

    

    “是啊,天哥,这里是年轻人来的地方,那洛千帆或许曾经风流过,如今也是玩不动了啊,你别动怒,找他算账,不着急!”秦邵阳赶紧上来安抚。

    

    凌天这才将周身的煞气压制了回去。

    

    但他一直都在听着擎天宗的车驾队伍,等离得近了,却是见到一个身着玄色衣衫的年轻武者从一匹玄色的坐骑上一跃而下,带着十几个同样衣着不俗的年轻弟子上了一艘早已停靠过来的画舫之上。

    

    那画舫足有三层楼高,体量极大,其上雕梁画栋,很是奢华。

    

    和凌天身前的这些船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

    

    太寒酸了。

    

    这就是云州第一大宗门的排面。

    

    凌天摇摇头,刚想继续选择船只,脚下的地面却是又开始震动起来。

    

    而且,比之上一次,竟然还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