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2章 血脉不知 极品战骑
    “龙血?”

    

    桃夭夭神秘一笑,道:“我就以为你会往龙族身上靠,但是你死心吧,它给我的感觉,绝对不是龙族,龙族后裔,也不是!”

    

    “哦?是么?”凌天挑眉,“你这么肯定,它就不是?”

    

    还别说,凌天当初买下此马,心中的期望,还真的和龙族有关。

    

    毕竟神龙乃四圣之一,是为神兽,就算这马有一丝龙族血脉,那在当今,也是极为了不得的事情了。

    

    可如今,他没想到,桃夭夭竟然直接就给否了。

    

    对于桃夭夭的话,凌天还是颇为相信的。

    

    因为桃夭夭的身世,本就神秘,曾经跟过她,确实见过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东西。而桃夭夭,也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说谎。

    

    “因为神龙,我见过....”

    

    桃夭夭提着头看着凌天的眼睛,“而且,你不是也见过么。你体内,就有龙族的印记,难道你觉察不出来,它的感觉,和龙族,并不一样么?”

    

    “这...”

    

    凌天蹙眉,被桃夭夭这么一说,他还真的有些怀疑了。

    

    开始,只是被这驽马的吼叫声,带来的威压所迫,再加上手臂上龙盾反应,凌天还真的一度将此马和龙族联系在了一起。

    

    但如今听桃夭夭如此说,凌天还真的有些怀疑了。

    

    “轰!”

    

    凌天心中一动,双肩颤抖,隐龙剑魂浮现而出,其上金龙嘶吼翻腾,龙威阵阵。

    

    但凌天细细体会,却是发现,这驽马的吼声虽然乍听起来,有些类似龙吟,但却不是一种。

    

    一时间,凌天动摇了。

    

    对于驽马的来历,更加的懵懂起来。

    

    “看看再说吧,或许他自己会给我们答案。”

    

    凌天看向那举动异常的驽马,期待起来。

    

    驽马的异常持续了小半个时辰,这之间,驽马的都被青色的气旋包裹,就好似一个茧一般。甚至凌天试着用神念渗入其中,都没能看穿里面究竟在发生着什么。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凌天一动不动的盯着,生怕驽马发生什么意外。

    

    但索性没有意外发生,最终青色气茧蛋壳破裂一般,一匹马从中缓缓站起。

    

    “额....这貌似,没多少变化。还是看不出来,它到底什么,或许,真的是就是一匹长相奇特的马兽而已。”

    

    桃夭夭摇摇头,也是蹙眉道。

    

    “或许吧,不过,我还是觉得它非同一般。”

    

    凌天上前,驽马从中牵了出来。

    

    此时,驽马和以往有些不同,仍旧是周身青色,可是那斑驳的毛发和鳞片却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层青黑色的鳞甲,通体都有,极为坚韧,远超玄甲。

    

    而驽马的体形,也比之前还要壮硕一圈,头颅依旧硕大,一双眼睛,呈幽青之色,獠牙虽然外漏,但却对称了不少,远远看起来,就像是马型的怪兽一般,极具威慑力。

    

    凌天绕着驽马转了一圈,发现这马的尾巴也和寻常马匹不同,仍旧没有鬃毛,反而格外粗壮,有些类似龙尾。

    

    背脊两侧,也有骨质突起。

    

    总的来说,这马长得有些四不像,不是龙,不是马,更不是瑞兽麒麟,凌天将其和他所知道的神兽凶兽对比了半天,可仍旧没有头绪。

    

    “罢了,看来运气并不是那么好,不是神兽血脉...”

    

    最后,凌天叹息一声。

    

    “也不一定啦,没准是我们不能了解的神兽血脉变异的后代也说不准,我看着马不错。”桃夭夭道。

    

    “嗯,当然....”

    

    凌天点了点头,拍了拍驽马的脑袋,道:“不管你是不是神兽后代,今后,你都是我并肩战斗的伙伴,就叫你小青吧!”

    

    “青青青!”

    

    驽马四蹄翻腾,眼中光芒闪烁,响鼻连连,极为兴奋。

    

    “呵呵...”

    

    凌天从戒指中又掏出一堆灵草和灵药放在马厩之中,就撤掉了阵法,回了前院。

    

    坐骑的事情已然解决,虽然不是神兽那般惊天动地,但如今的小青,要比秦邵阳的幽云,强横许多。

    

    一百万得此良骑,却是赚了。

    

    回到前院继续指点弟子修行,傍晚的时候,秦明月差人将林焱焱给接走了,说是去飞仙楼品尝美食,说道吃,林焱焱管不住弟子,招呼都没打,就跑了。

    

    凌天知道后也是无奈摇头,但有秦明月在,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天哥!”

    

    这时,外面一阵马蹄声响起,随后秦邵阳便从外面冲了进来。

    

    凌天站在院内练剑,此时收回剑势,递给身后的弟子,道:“怎么,你姐摆宴飞仙楼,你没跟着去?”

    

    “嗨!天哥你都没去,她怎么会让我去呢。我姐这次请的都是姑娘,宝儿和曦姑娘也去了。这不,咱们终于有空了,还不趁着如此夜色,出去玩玩?”

    

    秦邵阳眉飞色舞,贱笑道。

    

    “玩玩?你小子该不会又想些不着调的东西吧。告诉你,你可答应过我,要对得起宝儿!”

    

    凌天横了他一眼。

    

    “你看,天哥你想哪去了。我就是想带你去见识见识这云城夜晚的风光月色,和琴瑟之音。保证你没见识过,我也保证绝对不是那种萎靡的东西。而且对修炼还有不少助力呢,你难道不想见识下?”

    

    “风光月色,琴瑟之音?”

    

    凌天蹙眉,“你小子什么时候还有这爱好了?”

    

    :;g首e发*

    

    “哎呀,天哥你就赶紧跟我走吧,保准你不后悔便是!

    

    秦邵阳不由分说,拽着凌天就往外走,很是急色。

    

    “这么急作甚,等我把马牵出来。我可不想和你共骑!”

    

    凌天挣脱秦邵阳,让木铁胆去牵马。

    

    “天哥!别闹啊!你那马怎么能牵出去!还不丢死人...”

    

    秦邵阳一脸苦色,道:“天哥,你就跟我一起骑着幽云吧,或者我让人叫辆车给你!”

    

    在秦邵阳看来,凌天骑那匹丑马出去,一定会被笑掉大牙不可。他要去的地方可是格调极高,这跌了面子,可就太出糗了。

    

    “放心,怎么会给你丢脸呢?”凌天负手,神秘微笑。

    

    “可算了吧,那匹丑马,就算是给它套上一层铠甲,那也是丑啊!”秦邵阳摇摇头,还在想着如何打消凌天的念头。

    

    “师叔,您的马来了!”

    

    就在这时,木铁胆已经将小青牵了出来。

    

    当他看到犹如重生一般的小青时,也是着实吓了一跳,但他明白这可能关乎着凌天的秘密,也就没有表现出来。

    

    秦邵阳挠了挠紧蹙的眉,极不情愿的抬眼看了过去。

    

    可这一眼,便目瞪口呆。

    

    虽然马还是青色的,但身形更为壮硕,曲线优美,浑身上下,都披着细密的青色鳞片,头颅之上獠牙外漏。马掌虽然仍旧裂开,但却很整齐,还升腾着青色气旋,一看便知脚力不俗!

    

    这...这分明是一匹极其威武的猛兽坐骑!

    

    “这...这是昨天的那匹丑马?”

    

    秦邵阳指着小青,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昨天那个丑出天际的驽马。

    

    “津津...吼!”

    

    小青好似很不满秦邵阳叫他驽马,扬起前蹄朝天嘶吼,极其震撼的低吼声,让院内的紫云宗弟子一个个退后开去,脸色忌惮。

    

    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木铁胆,也脸色凝重,浑身的元气,都被压制的提不起来。

    

    至于首当其冲的秦邵阳,更是汗毛直立,悍然不已。

    

    “嚯!”

    

    退到了门边,秦邵阳用力的晃了晃耳朵,这才将小青的吼声消化。

    

    忍不住道:“我的天,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天哥!这家伙,就是天生的极品战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