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1章 驽马异变
    “怎么,你认识这是何种马?”

    

    凌天抬眼,问道。

    

    s…看h,正Q版#章/节/上Re

    

    “别问我,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对草木之精,我或许都还知道,但这飞禽走兽的,本小姐可没见过多少。至于这匹马,倒是有些那个感觉?”

    

    桃夭夭蹙眉道。

    

    “什么感觉?”

    

    “说不好,反正就是,它竟然能隐隐给我一些压力,这种感觉,我可极少碰到。总之,这匹马,你买的不贵,真的...这绝对是个稀罕物,只可惜那群人不识货罢了!”

    

    凌天点点头。看着那已然熟睡的驽马,浑身还散发着青色的微光,心中也不禁隐隐期待起来。

    

    “驽马驽马,你就好似原本的我。不过一介剑奴。但谁又会知道,今后的你,会如何呢...”

    

    ......

    

    第二天无事,秦明月也还未从得月楼回返,秦邵阳也没有来打扰。

    

    凌天吃了早饭,便负责指点紫云宗弟子修行。

    

    如今授勋仪式已然完毕,这些弟子本可以立即回返紫云宗,但紫云宗距此千山万水,能来一次,实属不易。另外正好赶上器丹大会,这般盛典。

    

    弟子们,也都极其希望能够多呆些时日,毕竟他们的师叔凌天,是会参加这次器丹大会的。

    

    那个屡次为紫云宗创造奇迹的人,不知道会不会在这云州的舞台上,再次创造奇迹。

    

    而凌天,也不遗余力,将自己的修炼心得,倾囊相授。

    

    一时间,不大的宅院内,元气盎然,刀剑破空声连连不绝,气氛高涨。

    

    “不对!你对惊雷剑法的经脉游走理解不对,你看,这里是天门,这里是地壳,要从下而上,在从中向这手臂延伸,元气贯透,无阻方能强力,懂么?”

    

    凌天站在一个金云峰弟子身后,在其身上的穴位指点着。

    

    “嗯,懂了师叔!多谢师叔教导。”那弟子脸上尽是恍然之色,而后,则是感激不已。

    

    “不必谢,另外,你在闲暇时间,多去体会雷电的感觉,仅仅苦练剑法,是万万不够的,这对于凝聚剑意,助力太小。”

    

    凌天拍了拍那弟子的肩膀,开始对下一个弟子进行考校好指导。

    

    那弟子抿抿嘴,开始按照凌天的指导舞起剑来,还真的要比之前,更为凌厉了些,只是几句话,就能有这般进步,一时间,其他的弟子看向凌天的眼神,越发期盼了。

    

    其实,这些内门弟子习练的,也不过时玄阶上品或者少数的灵阶下品武技,对于凌天来说,都太过简单了。

    

    指导这些,游刃有余。

    

    正当凌天巡视一圈,准备回座喝口灵茶之时,木铁胆慌慌张张的从后院跑了过来。

    

    “不好了不好了,师叔你快去看看你买的那匹丑马吧!”

    

    “怎么了?慌什么,慢慢说。”

    

    凌天豁然起身,道。

    

    “不是,师叔你的马,你的马它他褪毛了,还是一大片!都褪没了!”

    

    木铁胆指着后院道:“哎呀师叔我嘴笨,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凌天心中一动,下一刻,就化作一道残影,向后院掠去。

    

    “怎么回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马厩前,凌天看着在其中瑟瑟发抖的驽马,身周到处都是推掉的青色鬃毛,整个身子,只有那一块块的鳞甲毫无规则的分布着,越发丑了。

    

    而驽马的气息更是起起伏伏,极不稳定。

    

    “我也不清楚,上午我都是在练斧,就这会儿闲着没事,过来看一眼,就发现它这样了,会不会是中毒了?”木铁胆蹙眉道。

    

    “不会...”

    

    凌天摇摇头,进入马厩,用手附在马头之上,万千剑影直接窜去其中,但游走全身,并没有发现任何毒素,他反倒是被那极其狂暴和奔腾热烈的血脉之力,惊到了。

    

    豁然收回手掌,凌天站起身,想了片刻,还是退了出去。

    

    “你去忙你的吧,我在这里看着就好。”凌天开口道。

    

    “好,那我去忙了。”木铁胆挠挠头,出来后院。

    

    凌天站在马厩前,负手而立,原本的担心,已然烟消云散。

    

    “呵呵,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有变化了么?还真是及时呢!”

    

    四下无人,桃夭夭也从桃核里钻了出来,饶有兴致的看着马厩中的驽马。

    

    “是啊,没想到,或许是它本来就已经到了临界状态,距离蜕变,只差了你的那些灵药罢了。”凌天点点头。

    

    随手一挥,便是一套阵旗散落,将马厩周围,全部笼罩在内,从外面,是无法知晓马厩之中,发生什么的。

    

    “吼吼...”

    

    就在这时,好似还在睡梦中的驽马低声嘶吼了几声,四蹄在地上乱蹬,好似在疯狂奔跑。

    

    “对,就是这声音,本小姐听到,心中就怕,总觉得在哪听过,或者说,它的声音好像和我记忆中的某种声音很像,但是就差了那么一点点感觉!”桃夭夭拄着下巴苦思冥想道。

    

    “怎么会,你不是说,你对飞禽走兽,知之甚少么。按道理说,这兽吼之声,你应该不会有记忆才对。”凌天看过来道。

    

    “话虽这么说,但是本小姐身份特殊,这世间灵物,多少还是有些关联的,这是一个层面上的精神共振,你懂不?”桃夭夭撅嘴道。

    

    “共振?你从哪学来的这个词?”凌天蹙眉。

    

    这个词,根本不该出现在这方世界。

    

    “额,你说梦话的时候总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我听着听着,就学会了点儿...”桃夭夭转了转眼睛,不以为意道。

    

    “我说梦话?好吧...”凌天点头,没有再问。

    

    “所以,我们还是讨论这匹丑马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桃夭夭问道。

    

    “它...”凌天微笑道:“那我猜测一下,你说它体内流淌的,会不会是...”

    

    “龙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