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70章 驯服驽马 此马不凡
    凌天嘴角弯起,看向那驽马,没有一丝嫌弃之色。

    

    “好...”

    

    寇叔点点头,直接掏出令牌晃了一下,阵法便打开了一道缝隙。

    

    “公子,这畜生有些性情无常,这会正在进食,要不你等一会儿在进去,毕竟它有凝魄后期的战力,而您...”

    

    寇叔看了一眼,竟然能看出凌天的修为只有凝魄初期。

    

    “无妨...”

    

    凌天摆摆手,直接走了进去。

    

    “吼吼...”

    

    那驽马正低着头狼吞虎咽的吃着灵草,见到有人进来,抬起硕大的眼睛看向凌天,喉咙里,还发出一阵阵威胁的低吼声。

    

    声色,也跟寻常马类,完全不同。

    

    更像是某舟凶兽的吼叫声音,极其恐怖。

    

    听到这声音,叶宝儿吓的脸都白了,抱着秦邵阳手臂,抿抿嘴道:“宝儿怕,这声音怎么好恐怖啊,你别让凌天哥哥买了,能吓死人。”

    

    “是...是有些怪!”

    

    秦邵阳喉咙动了动,刚才那声音一出来,他也心中惊颤,出生在行伍之家,他见过不少威武战骑,但吼声这般恐怖的,他还从没见过。

    

    凌天丝毫不为这驽马的低吼威胁所动,上前几步,站在了那驽马之前。

    

    “吼吼...”

    

    驽马的低吼声愈发暴戾,也停止了进食,抬起硕大的头颅,死死的盯着凌天,将灵草,也护在了马蹄之下。

    

    凌天暗暗点头,这马头抬起的瞬间,狰狞的面目,怒睁的眼睛和恐怖的獠牙,都给他一种远不似马的威慑力,那种更像是某种神兽,才能具备的威压。

    

    而更重要的,他之所以要买下这匹马,还是因为那面盾牌。

    

    凌天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臂,伸出右手,直接摸向那马头。

    

    “嘶,吼吼!”

    

    不料,凌天刚要动作,那驽马就疯了一般,浑身青色气旋暴涨,直接横起马头就冲撞而来。

    

    如此进的距离,就是凌天,也根本无法闪避,惊疑一声,瞬间凝聚元气在胸前,只能防御。

    

    “嘭!”

    

    一声巨大的闷响。

    

    凌天竟然被撞的倒飞而出,撞在阵法之上,波纹震荡。

    

    秦邵阳身子一晃,惊道:“我去,天哥,你没事吧,赶紧出来!”

    

    他们可没想到,无往而不利,几乎百战百胜的凌天,如今竟然会被一个畜生击倒,而且还有些狼狈。

    

    “无妨,呵呵...”

    

    凌天揉了揉胸口,暗道这马的力量还只真是够雄浑的,比之一般的凝魄后期武者,强多了。

    

    “公子,寻常蛮力对这种妖兽是没有用的,必须是御兽之术,才能使其驯服为坐骑,它若是不认可你,你就别强求了,出来吧,这坐骑不卖了!”

    

    寇叔站在阵法外面,愁眉不展道。

    

    他看的出来凌天是个好人,所以不想他花冤枉钱,还要受伤。

    

    “不必担心我!”

    

    凌天摇摇头,站起身,又走向那驽马。

    

    这次凌天没有伸出右手,而是缓缓将左手伸出。

    

    “哎呦,天哥,就算你换只手也没有用啊,那畜生根本不听话!”秦邵阳摇头道。

    

    这次,连叶凡都是摇头不止,暗道这凌天根本就不懂的如何驯服坐骑。

    

    不过,就在他们闭上眼睛,不忍在看凌天被顶飞之时,却迟迟没有听到凌天被撞击的声音。

    

    不约而同,他们都缓缓睁开眼睛。

    

    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凌天仍旧稳稳的站在阵法中,左手前伸,就压在那驽马的头顶之上,而那驽马,也没有暴怒,而是像个乖宝宝一般,竟缓缓的趴了下来,嘴里哼着气,却没有嘶吼。

    

    竟然,就这样被驯服了!

    

    寇叔目瞪口呆,他还从未见到有人这般块就将这驽马驯服,就是御庭园的管事来了,也要废好大一番力气不可。

    

    凌天从被怒顶,到驯服,仅仅不过眨眼之间!

    

    这...这难道是非常高明的驯兽术不成?

    

    阵法外,所有人惊疑不已。

    

    而阵法内,凌天的嘴角却是弯起,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他左手臂内侧,一道金灿灿的金盾印记闪着微光,其上,更是有盘龙环绕,游走不断。

    

    “好,很乖。你以后就跟着我,我保证,让你每天吃到撑为之。”

    

    凌天拍了拍驽马的头,低声道。

    

    “津津...”

    

    最《新章节上

    

    驽马打了两个响鼻,还点了点头。

    

    凌天能感觉到,驽马精神上的服从。

    

    这不是御兽之术,能够做到的。

    

    “好了寇叔,将阵法解开吧,另外给我准备一个牌子,这马,我现在就带走。”

    

    凌天回身,对已然目瞪口呆的寇叔道。

    

    “好,好好...”

    

    怔了半晌,寇叔这才木讷的点了点头,将阵法直接打开,同时掏出一枚御兽令牌递给了凌天。

    

    “先进去呆一会儿。”

    

    凌天摸了摸马头,令牌一动,就将驽马摄入其中,同时那十几捆灵草,也一并装了进去。

    

    “天哥,这跟他说人话,他能听的懂嘛?”秦邵阳咧嘴道。

    

    “你觉得他能听懂,它就能听的懂。”

    

    凌天摇摇头,将令牌栓在腰间。

    

    “凌兄,三思。这马,真的不值一百万灵币。你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不想坑你。”叶凡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他之所以带着凌天过来,确实是想着给寇叔招点生意,但也没有卖驽马给凌天的想法。

    

    “呵呵,叶兄,你不让我带走这匹马,才是坑我。”

    

    “什么?”

    

    “没什么,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凌天没有理会疑惑不解的叶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带着秦邵阳走了。

    

    “小叶子,这...”

    

    看着凌天渐行渐远。寇叔看向叶凡。

    

    “罢了,寇叔,我知道如今寇兄需要钱,你些你就拿着吧,若是不够,去青云门找我。”

    

    叶凡说完,也不等寇叔说话,就闪身追向凌天。

    

    ......

    

    云州城西南宗门坊,紫云宗驻地宅院。

    

    凌天站在后院的马厩前,看着那狼吞胡言的驽马,哭笑不得。

    

    这马自从回来之后,别的什么都没干,就是一个字,吃。

    

    十几困灵草根本不再话下,为了这匹马,凌天还像桃夭夭借了不少一二品灵药出来,都给它喂了。

    

    一直吃了几个时辰。

    

    “津津...”

    

    终于,日落西沉,暮色升起。

    

    驽马打了两个响鼻,终于是吃饱了。趴在马厩里,眼皮昏沉,渐渐陷入沉睡。

    

    “呦,不错。这马,貌似不一般。”

    

    这时,桃夭夭坐在凌天头顶上,看着那驽马啧啧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