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59章 阴碧落再现
    一时间,凌天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

    

    他自己自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凌家不行。虽然他已经做了周全准备,但是在云侯府面前,那些不过是小把戏。

    

    “是...不过凌天家族微末,族中不过百十口人,多是凡人...”

    

    “家世这东西,是上天注定。我们不想要都不行。但也不能妄自菲薄。你很出色,将来凌家在云州,必然有一席之地。你相信我...”

    

    “极为公子小姐你也都见到了吧,有什么评价?”见凌天不说话,岱秉德又问道。

    

    “这,凌天是外人,不好评价...”凌天摇头。

    

    “你啊!我也是外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岱秉德晃了晃脑袋,“我替你评价,他们很差,就是一群纨绔,一无是处!”

    

    “德老...”

    

    凌天没想到,岱秉德的评价会如此犀利。

    

    “这是事实,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如今的云侯府,远不如从前。他们加起来都不如你强。”

    

    “所以,凌天你记住,云家是云州之主,你凌家能走到哪一步,取决于你。”

    

    岱秉德说完,指了指前面,“走吧,这就是我的屋子,进去在陪我喝两杯!”

    

    凌天顺着岱秉德目光望去,却发现前方的墙角,只有一处破败的阁楼。

    

    ......

    

    坐在云侯府宽畅的马车里,凌天随着车驾摇晃着身体。眼神却是直直的。

    

    他已经想了一路。

    

    在想今天岱秉德的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外人,家奴,云侯府,凌家!”

    

    良久之后,凌天一声冷笑。

    

    “岱秉德,你还真是云家一条忠实的狗啊!”

    

    说了那么多,无非都是在旁敲侧击,在暗示,也在威胁。

    

    顺者昌逆者亡,不但要为云家办事,还要将奴性种进骨血里!

    

    “呵呵,我凌家子孙,怎么和你一样?云侯府...哼哼!”凌天嘴角弯起,眼中光芒闪烁。

    

    ......

    

    从马上下来,凌天便是一惊。

    

    退后两步看了看,便问云侯府的车夫道:“师傅,你是不是送错地方了?我要去西南宗门坊紫云宗驻地!”

    

    “没错啊,就是这里,凌公子你可这会说笑,小的在这云州城生活了二十年,绝不会送错地方的!”那车夫憨笑着,便催动马车走了。

    

    “这...这什么情况?”

    

    凌天回身,看向原本紫云宗的驻地宅院,目瞪口呆。

    

    虽然已是黑夜,但整排宅院却沐浴在青金色光芒中。

    

    院墙和宅院的顶瓦,都是青金石打造,金光湛湛。

    

    而大门更是雄伟,高足有三丈,通体荡漾着五色朱红光华,时不时的,还有各色光芒游走,一股股雄浑的能量波动,更是铺面而来。

    

    这哪里是早上见到的破败景象?

    

    “凌师叔!?师叔你回来了!”

    

    大门打开,却是木铁胆闪身出来。

    

    “铁蛋,这是怎么回事?谁弄的?”

    

    凌天指了指院墙和大门,怔然问道。

    

    “还能有谁?早上来的那三个母老虎呗,你前脚走,她们就开始拆墙了,我们不答应都不行!”木铁胆耸了耸肩。

    

    “还有这种事?她们真是疯了!”

    

    凌天摇摇头,走进宅院。

    

    “嘿嘿,师叔,这还不是全部的,你进房间看看就知道了,啧啧,真想不到,师叔的面子这么值钱啊,弟子们跟着沾光了!”

    

    “搞什么东西呢?”

    

    凌天横了木铁胆,摇了摇头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嗯!?”

    

    饶是凌天,在看到满屋子富丽堂皇的家具时,也是惊得眼睛滚圆。

    

    他白天看过的,屋子里除了满是灰尘的桌椅和床榻外,连茶盏都没有。

    

    如今,满屋子都是名贵材料打造的家具,焕然一新。

    

    “这...这也是她们给弄得?”凌天指着满屋子的家具问道。

    

    “当然,我们的也都换了。据说就这些玩意,价值这个数!”木铁胆伸出三个手指。

    

    “三十万灵币?”

    

    9正^版首发

    

    “错,是三百万灵币!”木铁胆遥遥手指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师叔你早些休息,我先回去睡了!”

    

    说完,木铁柱扬长而去。

    

    “唉!这叫什么事儿啊?”

    

    凌天看了一眼屋子,也是无奈叹息,还是走了进去。

    

    三百万或许在现在他的眼中,以及在云州,真的不算什么大数目,但也不小了。

    

    对于云顶商行、神兵府丹会三家,说白了都是商人,想让他们平拔毛,没有目的,凌天打死都不信。

    

    但是,仅仅是为了自己么?

    

    凌天现在满脑子都是浆糊,当初白飞云跟他说的话,他没有觉得有那么复杂,如今看来,真的是找不到头绪了。

    

    云州城太大了。

    

    “嗯?”

    

    绕过前屋,凌天掀开后屋卧室的门帘,心中蓦然一紧。

    

    看了一眼四周,凌天的目光凝在床榻上。

    

    此时,只见林焱焱穿着衣服,裹着被子在里面睡的正香。

    

    “这丫头...”

    

    凌天看了一眼床榻,也是有些好奇。

    

    床榻被光芒笼罩,竟然是一道隔绝气息的阵法,而且阵法级别挺好,凌天没有刻意审视下,竟然没有觉察林焱焱在里面。

    

    “焱焱,快回去睡了...”

    

    凌天伸手拍了拍林焱焱红润的小脸,道。

    

    “唔,我怎么...怎么就睡着了呢?”

    

    好一会,林焱焱才睁开惺忪的水淹,揉着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

    

    “凌天你回来啦,你别误会,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回来没有,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现在好困啊,可能是晕船了,我回去接着睡,你也早点休息...”

    

    林焱焱困傻了,摆摆手,也不看凌天一眼,就自己出去了。

    

    凌天遥遥头,不动声色的坐在窗前的黄花灵梨木桌上,倒了一杯茶,浅饮一口。

    

    “阁下,不用我请你出来吧?没有经过允许,进我宅邸,是不是过分了!”

    

    当的一声,凌天将茶盏砸落在桌子上。

    

    “怎么发现我的?”

    

    果然,凌天话音刚落下,千万道细若游丝的黑气便在凌天对面凝聚,片刻之后,一个身穿黑色斗篷面遮黑甲的身影端坐在椅子上,淡淡问道。

    

    “你又是怎么潜入我这里的呢?我想,该我先问吧?”凌天抬眼望去,早有预料。

    

    林焱焱如此昏睡,就是着了他的道!

    

    此人,正是当初在黔西有过一面之缘的,暗刀门暗影,阴碧落。